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游戏世界旅行者 第六百七十一章 再遇 2/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然嗜酒而且暴虐,而且脾气相当差,但也算是一个豪爽的人,见到他后,竟然知道他的来意,并且也知道希里的情况,曾经让伤痕累累,从沼泽里面逃出来的希里在乌鸦窝疗伤休息,但更多的情况,却要他找回他的失踪的妻子安娜以及女儿塔玛菈才肯透露。

    杰洛特无奈,只能接下这任务,只是通过他的侦察,发现他妻子与女儿,是在经过一阵打斗后才离开的,这死胖子表示毫不知情。

    随后通过村外一个擅长占卜以及与鬼魂交流的巫医,并回去揍了醉酒的男爵一顿,才逼问出是他醉酒后的一顿家暴,竟然让她妻子流产,之后更是草草将这死婴埋葬,而且还变成了尸婴--一种邪恶的受诅咒者。

    这尸婴乃是由被遗弃、没有下葬,并且没有姓名的死去或者夭折婴儿所化,看起来就像是半腐烂的胎儿,尚未发育的筋肉收到憎恨、恐惧与邪恶所扭曲,往往在黑也是离开巢穴,潜伏在孕妇的床边,在她睡觉时吸取她与孩子的生命力。

    受害妇女一开始夜里会做噩梦,接着就会发烧、产生幻觉,身体越来越虚弱,过上几晚便会弱到无法保护自己,这时候它就会主动攻击,用尖锐的长牙咬近孕妇的身体,喝它的血,直到母子双亡。

    不过这个诅咒也是可以解除的,杰洛特让男爵重新建这尸婴承认为自己家人,并取名为蒂雅,随后埋葬在家里门槛之下,并通过一番手脚,解除诅咒,转变为家事妖精--一种专门守护家人的妖精,除此之外,还能追踪它生前亲人的下落。

    杰洛特跟这它外出一路追踪,果然发现了男爵妻女出逃的痕迹,并最终找到一个渔夫家里。

    而这渔夫也坦然承认他帮助经常受到男爵家暴的男爵夫人出逃,还发现她手掌心有一个图案特别的烙印,不过后面马车被一只怪物袭击,并将夫人抓走了,无奈之下只能将男爵儿女塔玛菈送到威伦北方的奥森弗特城投靠渔夫兄弟。

    杰洛特无奈,只能骑马前往奥森弗特,并顺利找到了塔玛菈,不过她已经跟永恒之火教会的人一起,并且对男爵十分反感,明确表示不愿意跟杰洛特回去见男爵,无奈之下他只好空手而归。

    随后男爵继续透露了一些事情,大概就是男爵好好招待希里在乌鸦窝养伤,并把希里当女儿一样照顾,甚至说更好,毕竟很少有父亲会为了女儿宰一头野猪来吃。

    而他的手下也相当喜欢她,因为她狩猎技巧高超,还对骑马特别有兴趣。

    后来有天晚上,他们围着营火庆祝打猎丰收,希里提议要跟男爵比赛赛马,如果希里赢了,男爵就要送她一匹马。男爵接受了她的挑战。

    第二天中,希里在赛马比赛中打败男爵,作为终点的高塔刚出现在视线范围内,却突然有只石化蜥蜴出现在塔前,并锁定了两人。

    后面的事情,这男爵又来了一次说书人的‘下回自有分晓’中断了,可谓断得一手好章,硬是要杰洛特找回她老婆才肯说剩下的事情,而男爵夫人安娜又没有任何下落,线索到此中止,只是外出四处打听。

    “...大概就是这样子了。”杰洛特摇摇头道。

    “嗯...你说的图案是不是这样子?”

    楚其琛沉吟一下,随即凌空画出一个标记,杰洛特当即认出来,正是渔夫说男爵夫人被抓走那一晚,她手里面出现的那一个!

    得来全不费工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