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代理市长 1/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天开始。

    早上八点多,沃原市委第三会议室便坐了许多人,全是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们。其实本来通知的是九点开会,但大家都“积极性”很高,都想提前探知一下会议内容。

    以往无论是常委会还是扩大会,大都会提前告知议题,也会给出一定的准备时间。当然也有特殊的,比如发生严重自然灾害,或是出现其它突发状况。

    可今天明明没有听说自然灾害,也没有诸如大面积断水断电的事,更没听说哪个学校发生了食物中毒,但偏偏就在天刚亮便接到了开会通知。

    事出反常必为妖,肯定有什么特殊事。

    简单一想,人们便觉得肯定跟一人有关,肯定跟一事有关。

    得出这个判断后,有人高兴,甚至兴奋的想要大喊大叫,即使现在尽量绷着脸,可那笑意却根本掩不住;有人则是担心,既替当事人,也替自己,担心墙倒屋塌砸伤自己;当然也有人真心替当事人担忧,担心其位置不保或受到处分;还有一部分人完全事不关己,就想着看热闹。

    尽管人们对此事都很热心,有些人更想得到属实消息,但真正坐到一起后,却又不便问出来。不过越是这样,想要急切知晓答案的心情越急切,心里也越是倍感煎熬。

    终于有人不再矜持,说了话:“今天这着急忙慌的开会,是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话音,人们都把目光投到发声处。

    被人们这么一盯,刘一有些不自然,遂讪讪的说:“你们不是早上四、五点接的电话?难道就我一个接到的晚。”

    “老刘,这不明知故问吗?你这排名那么靠前,都是天刚亮才接到电话,我们这靠后的还能早接?”邵明宇嬉笑着说。

    刘一也笑了:“老邵,尽拿我打镲,咱俩不是挨着吗,我能有什么特殊?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明知故问,到底是什么事?我怎么不清楚?你给大家说说呗。”

    “老刘,你可不要偷换概念,我指的是打电话的事,又没说开会。”邵明宇否认后,又问道,“确实今儿这会有点特殊,谁能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别装了,这几天省里都传遍了,你能不知道?”

    “什么传遍了?我没听说呀。”

    “装,还装,谁不知道?大伙都知道吧。”

    邵明宇、刘一二人一唱一合,既都想挑破,又不想承担说话的后果,便互相扯扯起来。

    其他人则一声不吭,各怀心思的听着。

    “咔咔咔”,一阵女式皮鞋声响起,夏雪进了屋子。

    现场的“对口”适时停下。

    与邵明宇对望一眼后,刘一看着夏雪说:“夏秘书长,今天通知的这么急,是什么会呀,能否提前透露一下内容,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你问我吗?”夏雪转过头,反问之后,又说,“找错人了吧?这是市委会议,我不过是来打杂倒水,怎么知道?”

    被女人当众噎了,刘一脸上有些挂不住,却又不便发作,只能在心里骂了句“骚*,装什么装,怕是心都碎了吧?”

    随着夏雪的到来,刘一、邵明宇的“讨论”也就没再继续。

    陆续有人到来,全都一声不吭的坐下,却又不时偷*窥着别人的神情。

    八点五十五分,楚天齐走进屋子,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屋子里气氛又是一变,人们的目光也全都集中的楚天齐身上,但却不是那种正大光明的看,而是偷偷摸*摸的瞟。

    人们注意到,楚天齐神情严峻,眼窝较深,眼圈有些发暗,脸色也不太好看。

    看到楚天齐这个德性,刘一心里乐开了花:姓楚的,你也有今天,真应了那句话“露脸和现眼只差一步”。

    邵明宇同样心情酸爽:怎么样?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太狂了,狂得都没了边,早晚有这一天。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时辰一到,立马就报。

    其他人等也是心思各异。

    无论幸灾乐祸也好,还是无比同情也罢,但几乎屋里人全都看衰了楚天齐,觉得他这次是栽大跟头了。

    差两分钟的时候,市委副书记也到了。除去近一段缺勤的韩鹏程外,就差市委书记吴嘉霖了。

    人们偷偷看着时间,也不时望向门口。

    九点了,

    超过十分钟了,

    吴嘉霖还没有来。

    肯定是有事了,事情严重了,怕是上面也要来人吧!人们都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想要听一听、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刘一、邵明宇等人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脸上也忍不住满是笑纹,只不过尽力低着头,尽力不使自己笑出声来而已。可如果一直这样憋下去,只怕会憋出个好歹来。

    ……

    幸灾乐祸的何止刘一、邵明宇?明若阳早已在千里之外乐不可支,而且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