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六十五章 线索中断 2/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须这么做。

    令楚天齐担忧的还是张鹏飞,他不知道对方去了哪,更不清楚会对何人下手。本来楚天齐也可以让岳继先出手,应该很快能够找到张鹏飞踪迹,但他不能这么做,不是十分紧急的事项绝不能随便参与。其实前阶段参与的几件事已经为自己带来负面影响,致使个别人对自己产生了质疑,而自己确实又无法直接解释。

    从种种迹象来看,张鹏飞的出逃绝对有人帮忙,是某人直接策划导演的,而乔阳就是最直接的演员,应该也包括省厅那个人。至于其他人是否有参与,究竟参与多少,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楚天齐始终相信,正义终究会得到伸张,那些蝇营狗苟也肯定会得到严惩,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抓到张鹏飞,因为这个家伙最危险,既危及自己和家人、朋友,也危及社会安定。

    无论张鹏飞现在躲在哪,无论是什么境况,但对自己的恨最深,肯定恨意还在与日俱增。以张鹏飞的性格,加上现在的亡命心态,肯定在想着对自己进行报复,但直接报复的可能性不大,张鹏飞现在已没这样的实力和资源,背后的人应该也不会为他冒险。但在复仇心态驱使下,势必要对自己的家人或朋友出手,这个朋友应该就是所谓的“那些女人”。

    那么张鹏飞会对谁下手?又会怎么下手呢?楚天齐脑中闪过一个个女人的名字,也浮现出那家伙可能下手的种种方式。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来电号码,楚天齐微微一楞,按下了接听键。

    ……

    远在另一个城市,一个男人正在接听电话,正在听着沃原市的“新鲜事”。

    听着对方的讲说,男人连连称“好”:“好,太好了。一定要继续关注,确认他们是否真的死了。”

    对方应答着:“明白,我一定时刻关注。现在倒是没传出两个家伙死亡的消息,不过俩家伙肯定没醒来,也不可能醒来,我都怀疑是警方刻意隐瞒着死讯。你想啊,直接从脑袋打进去,有几条命也不够活呀,没准当时就死翘翘了。那个自做聪明的家伙,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能摔不死?说什么让树架住了,哪那么巧?退一步讲,即使真的挂树上了,那么摔的过程中也难免磕到脑袋,怕是早撞出窟窿了,也绝对没有生还的道理。”

    “按说应该是这样的。”停了一下,男人又道,“不过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要是他俩没死,万一要是也没傻掉,怕是他们的嘴就不老实了。”

    “怎么可能。”否认之后,对方接着说,“即使他们真是这样,真说出了什么,也绝对牵扯不到您,跟您就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您。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存在系数仅为零。”

    “小心无大错。”男人说完此句,挂断了电话。

    尽管刚才和对方说的很谨慎,可现在男人却满脸笑意,自得的说:“这条线索是断了。”他根本就不相信那两人能活,更不相信那两人还能记着什么,原原本本说出来更不可能。

    “已经解决了两个,还有……那个家伙千万别出什么乱子,他可是和自己有关联的,要不要让他永远闭嘴,要不要……”自语到半截,男人眼中现出冷厉,牙关也咬了起来。

    冷脸思考了一会儿,男人拿出手机,在上面摁起了按键。

    “叮呤呤”,铃声毫无征兆响起。

    男人被铃声惊的一震,随即笑着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摁下绿色按键,男人直接说:“我觉得现在有必要让姓张的……”

    对方急急的打断了:“张鹏飞跑了。”

    “跑了?”男人先是一楞,随即道,“是跑了,从河西省厅眼皮子底下跑的,跑到我们手里了。”

    “不是。”对方否认后,又强调着,“我说的是从咱们手里跑了,他们刚刚汇报的。”

    “什么?怎么能跑了,怎么会让他失去控制,他藏哪去了?”一连串的质问后,男人破口大骂,“妈了个*的,一群蠢货,都是蠢猪。”

    对方期期艾艾的解释起来:“事情是这样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