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经意间,日子已经到了五月下旬,许多事情都有了一定的变化。

    在这一周多时间里,魏龙恢复的很快,伤势大为减轻,饮食完全正常,只是医生要求规避油腻和辛辣食物。现在魏龙已经能够起床坐卧,还能下地活动,只是活动时间受限制,护工也忠诚的尽着看护和代为管理义务。据宁俊琦打电话说,她在去医院时,就曾扶着魏龙在楼道里走动,看着魏龙吃了好多才离去。

    魏龙能够如此恢复,楚天齐很高兴,心中的担忧也减去好多,但他仍电话嘱咐对方,一定要听医生的话,要安心静养。对方情形大为好转,楚天齐少了牵挂,也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项目申报的事,还没进行到下一步程序,但明若月又打来电话,说是经过复审,打通定风山项目的手续确实没有短缺。这是一个大项目,而且发改委有很多程序要走,肯定需要有相当长时间来做,楚天齐尽管希望越快越好,却也知道着急不得,便又耐心的等着。

    关于张鹏飞逃跑、乔阳失踪一案,省厅经过调查,已经确认,那两个拉肚子警察确实没有做案嫌疑。但却从二人粪便提取物中发现了巴豆成分,这进一步印证了某些人的预谋,乔阳嫌疑最大,但也仅是推测,还没有直接证据。

    另外,那三辆汽车的踪影已经找到,其中两辆车为人车俱获。经过询问,那二人都是受雇于人,是有人出钱,让他二人把车开到指定地点。但出钱者个人信息不清楚,那二人只知道对方是个矮胖子,出的工资高。不过,毫无疑问,这两辆车分明是干扰警方注意力,出钱者绝对和张、乔案有关。警方正在捉拿这个矮胖子,目前还没有所得。

    另一辆车也已找到,是在定风山附近,不过已经摔到山里沟底处。车上没有一个人,附近也无人员坠车迹象,同样没有发现其它线索。

    在对张鹏飞和乔阳外围关系调查时,倒是搜集到一些可疑线索,但也仅是可疑,无法证明与此案有直接关系,更没有挖掘出深层的东西。

    种种迹象表明,此次逃脱绝对是精心谋划的事件,是对相关环节都进行过精密推演的,这才能环环相扣、丝丝合缝。

    楚天齐明白,周子凯、高强、雷鹏等人比自己还急,肯定在千方百计想着破案,可他却也不由得跟着操心。他也相信,不管是多么严丝合缝的计划,指定有其薄弱环节,何况还是非正义的事项。只要打破这一环,很可能整个事项迎刃而解。

    可这薄弱一环究竟在哪呢?楚天齐又费起了脑筋。

    “叮呤呤”,铃声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楚天齐赶忙拿起听筒,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喂”了一声。

    电话里静了一下,然后才传出压低的女声:“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就我自己。”楚天齐给出回复。

    听筒里的声音高了一些,也急切了好多:“天齐,刚听我叔叔讲,说是你被人暗算、袭击了,究竟有事没有?”

    楚天齐一笑:“放心,什么事都没有,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当时先是有人持刀袭击,刀上还沾着巨毒,不过我早有发觉,还穿着防弹背心,匕首并没伤到我。后来又遇到有人打黑枪,以前一个老同事帮我挡了子弹,他受了重伤,我毫发无损。不过他已经脱离危险,在医院恢复的很好,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我这一个多月都在首都封闭培训,外面的事都不知道,何况这事也瞒的很严。今天到省城下车的时候,叔叔接的我,才提到了这事。当时他说的很含糊,我也没好细问,不过可把我吓坏了。现在我一个了,就赶紧给你打了电话。你真没事吧?”

    “真的没事,否则我能在这办公吗?”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倒是我要提醒你,要注意张鹏飞的报复。据可靠消息讲,张鹏飞曾表示,要狠狠报复我,尤其是我的家人、孩子,还有女……朋友。”

    电话了静了一下,忽然传来细若蚊蝇的声音:“我是你女朋友吗?”

    楚天齐先是一楞,随即不禁苦笑。本来担心引起不必要麻烦,才把“女人”二字改成了“朋友”,不想却让对方产生了新的歧义。于是他赶紧打着马虎眼:“张鹏飞的确那么表示过,也有很明确的趋向,他也知道咱们关系一直很好,只怕他要对你不利,你可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我明白。”对方声音依然很低,“不过你更要提醒她们,她们可大都是柔弱女子,不像我还有一定战力。”

    虽然对方是好心,说的也的确真诚,但被这样提及,楚天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转移了话题:“你好吗?”

    “我?我很好呀。”听筒里的声音高了起来,显得很是开心,“工作上顺顺利利,职务虽然没法跟你比,可也多少有进步。我儿子已经上小学了,学习特别好,几次考试全都是门门百分。”

    楚天齐连忙称“好”:“好,很好,看那小家伙从小就聪明,果然很优秀。长大了指定也能当县长、局长,还可能当更大的官。”

    “县长、局长太小了,怎么也得当个常务副市长吧,他……”说到这里,对方忽然“咯咯咯”笑了起来,然后便是致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说走嘴了,我的意思是好好向你学习。”

    当然知道对方说漏嘴了,不过楚天齐却感到了一丝暖意,还有一种复杂的情愫,只只得讪讪的“嘿嘿”笑了两声。

    对方又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周仝收住笑声,声音也郑重了好多:“天齐,固然大家都要小心,但你还是更要注意。毕竟张鹏飞跟你仇怨最大,他可视作与你有夺妻之恨,也已经不止一次向你出手。我听别人说,就因为对你的憎恨,他可没少打孟玉玲,有一次都把头发撕掉好多。能够打自己女人的男人,往往内心都很阴暗,手段犹为残忍。

    再一个就是乔阳,他对你的仇恨同样很大,把你视作他升迁的绊脚石。据说他在两次喝醉酒后,都吐露了对你的不满,说你不讲情面,对熟人、同学毫不留情。后来他更是成为了魏公亚的一条狗,魏公亚也才一直护着他,把他弄到了省厅经侦队。这次他更是亡命天涯,自然就是标准的亡命之徒,对他更要慎之又慎呀。”

    “明白,你也千万多加注意,包括乔阳、张鹏飞都要防备。”楚天齐认真的嘱咐着。

    “知道。我……有人敲门,应该是婶婶来了。”听筒里声音至此,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楞了一会儿,楚天齐又想到了周仝的提醒,确实应该注意,不但自己注意,更要让那些朋友注意,尤其是女性朋友。

    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在上面输入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不多时,一条短信回复过来:市长,我已经做了安排,都有警方予以关注,您看一下,全不全,她们分别是……

    看着那一个个女人名字,楚天齐不禁有些脸红。随即他又暗自自嘲:脸红什么?自己又与她们没有不正当关系,只不过是某些人硬要那么认为罢了。

    点过一个个名字,楚天齐回了一个字:全。

    刚刚抬起手指,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对方声音立即传来:“楚市长,我是董梓萱,现在忙吗?”

    “不忙,就我一人在办公室,说吧。”楚天齐给出回复。

    手机里响起董梓萱道歉声:“市长,对不起,没想到乔阳竟是这样的人。”

    楚天齐忙道:“他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称呼的这么生分。”

    “当初在党校的时候,由于我爸还当着官,他对我非常殷勤,我也正好利用他和你作对。后来你原谅了我,我还专门跟他讲过,以后不要和你为敌。他当时答应的倒是挺好,可是弄来弄去,他还是走到了你的对立面,和那个公鸭嗓搅在了一起,这次更是放走了张鹏飞。乔阳和张鹏飞没一个好东西,尤其这个乔阳更阴险,关键他还和咱们是同学关系,也知道你的一些事情,更要谨防他利用‘同学’作文章。”对方给出回复。

    “是呀,竟然有这样的同学,真是让人……”话到半截,楚天齐忽道,“梓萱,谢谢你,真是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呀。”

    对方很诧异:“你这是怎么了?我也没说什么呀。不就是让你防着他,小心他利用同学关系对你不利吗?”

    “这已经够了,先不说了,改时间再聊。”匆匆与对方别过,楚天齐挂断电话,然后拨打了另一个的号码。

    “嘟……嘟……”

    两声回铃音后,手机里传出声音:“市长,你好!”

    楚天齐可没寒暄客气,而是直接道:“雷鹏,在市里吗?现在来我这一趟。”

    “好的,我马上过去。”对方满口应承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