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钱庄这玩意必然是要开遍全国各大城市的,但是总部么,无疑就要开在洛阳了,这玩意注定是要大量吸收民间资本的,尤其是必须要存够大量的铜,以给白银做好储备。

    这不就相当于国家钱库搬到洛阳来了么?

    除此之外,铸币厂必然也是要在洛阳建造的,到时候洛阳这地方妥妥的金融中心没跑,依托于盐铁司,指挥起天下商人来几乎如臂使指,而开封是什么地方呢?商业中心,做货贸的。

    开封这地方之所以能变成首都,跟它商业中心的地位是分不开的,事实上全国也只有开封,可以有足够的漕运力量养活几十万大军,五代以来天下大乱,流民为了活路只能不断流浪,流浪来流浪去发现只有开封有活路,所以就都跑开封来了,朝廷又是依托于这些流民招募悍勇之辈,这才有了禁军,赵匡胤的禁军也是依此而来的。

    其实扬州也有跟开封差不多的地利优势,可惜南方政权向来乱糟糟的一片,扬州又一直处于南北要冲,见天打仗也就没机会发展商业了,估摸着想要见到扬州重现繁华,怎么也得祖国统一以后。

    所以简单来说开封这地方除了是首都之外,根子上还是一个商业社会,商人是那个城市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也是宋朝商人地位远高于其他朝代的主要原因之一。

    想想吧,是谁允许开封百姓随意做生意的?柴荣啊!这么乾纲独断,对人对己都近乎苛刻的一个钢铁直男,都不得不允许国都之内人人经商,并取消了宵禁,就知道商业在开封城中的重要性了。

    古今同理的一个事儿,越是自由的风气其实就越不容易保持领导权威,越是死板僵化的体制,越容易保持独裁,别说什么与民方便,发展经济,若不是实在不得已,谁愿意牺牲自己和朝廷的威严来给予百姓自由?这特么是封建社会!

    毕竟再怎么说,作为一朝国都,宵禁和坊市对城市管理甚至是国家管理其实都是很有必要的,好管理,而且也能保证朝廷威严。

    自由发展,与稳定从来都是两个概念,宋朝的确是富裕,但他的稳定性其实远比其他朝代要差,跟明朝相比几乎是两个极端,你看明朝穷成那个哔样了依然逮谁怼谁,宋朝都那么有钱了,国家却一点也不稳定。

    放到现代社会也是一样,你看看***的被高丽,多稳定,还横。你再看他边上那有钱的,多乱,这要是换了相同的武器装备,估摸着高丽早就统一了。

    又扯远了。

    总之,向来自比唐太宗的柴荣,实则是无奈之下允许了开封的自由风气,以至于开封城实际上早已经成为了大宋的商业中心,并韵养了大宋自由开放,看似阶级阶级矛盾尖锐,实则阶级界限模糊的社会风气。

    这也就导致了,商人在开封城实际上是拥有极大的话语权的,皇帝甚至会亲自关心某些大豪商的经营状况,而赵光义的权利又是以开封府尹作为基础的,商界乃是他力量构成中无比重要的一环,否则,他那些贿赂官员建立关系网的钱是哪来的?

    一个钱庄,足以将开封城的所有商人全都汇聚到他们燕王系的麾下,最起码也能狠狠挖一下赵光义的墙角,实在不行,甚至可以考虑想办法让开封的豪商搬家到洛阳来。

    不过这自然是下下之策,每个城市都有他独特的定位,开封城作为商业中心的地位起码在整个北方都是不可替代的,洛阳的定位是工业而不是商业,但不管怎么说这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手段。

    而这一段时间,韩德让忙的也就是四处串联这事儿了,有盐铁司和孙家牵头,其他的商人们倒也大感兴趣,纷纷表示愿意作出表率,将家中所存铜钱甚至铜锭兑换甚至捐献出来以求入股。

    大宋的国家信用……怎么说呢,至少赵匡胤还是很不错的,就是五代以来改朝换代的速度有点邪乎,但好在大多还都是继承前朝政体的,尤其像孙家父子这种人物,人们普遍相信,真就是改天换地了人家最少也是冯道那个档次的。

    也因此,韩德让现在大量的工作反而都在忙着拒绝和挑选,不过那些没能入上股的也表示一定会兑换,短期之内的铜储量应该不用担心。

    这俩人还给孙悦安排了活,那就是向军中筹钱,既然是以东印度公司为模仿对象,怎么可能没有股票呢,不过一点一点来,暂时这些类似于股票一样的东西只对军方和军属开放,有点类似于原始股,算是一项隐形福利,也就是军委的那一成。

    孙悦也很头疼,钱倒是不多,不到六百万贯,却要求必须以铜钱入股,绢布丝绸啥的都不要。

    一般的底层将士,说实在的就算给机会他们也不见得就抓得住,一来他们未必有那么多的闲钱,军人么,就算宋初时他们的军饷还算不错,但又有几个攒的下钱的?虽然这事儿换了孙悦那是砸锅卖铁,借钱也要买原始股的。

    可是几个人有他这开挂的见识?莫说这些当兵的了,现代的腾讯原始股不也有不少人‘高价’卖掉了么。

    高层将官倒是有钱,而且募集起来很容易,以孙家现在的名声,只要开个口,多少人都巴不得来给他们送钱入股呢,就算什么战略分析啥的都不懂,却也都知道这父子俩是一对小财神爷,跟着就有肉吃。

    但问题是这钱孙悦不想要啊,一来是跟这帮高级将领们一旦有了利益共同体很容易就会被赵匡胤盯上,毕竟赵普只是跟李崇矩结了儿女亲家俩人就都被收拾了,自己和孙春明这关系……再勾搭上军方实权将领……

    真当赵匡胤不杀人么。

    再者孙悦自问也镇不住,军委毕竟是接的曹彬的班,曹彬本人在军方大佬面前资历威望也很一般,更何况孙悦了,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

    所以孙悦想来想去,这事儿还是得落实到工会的头上,让他们筹钱也好,宣传也罢,总之都得靠他们出力,可偏偏这帮工会刚领回了孙悦的高度制度思想,正都重组呢,乱成了一锅粥,暂时貌似还没法担负新的任务,只好先过两天再看。

    结果没几天的功夫,韩德让又出幺蛾子了,领来俩秃驴,说是事儿太大他自己没法做主,让孙春明和孙悦自己谈,父子俩一脸懵逼着呢,俩秃驴就自我介绍道:

    “阿弥陀佛,贫僧少林主持慧凉,见过两位孙相公。”

    “阿弥陀佛,贫僧大相国寺主持无能,见过两位孙相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