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一十一章 所谓军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稍微回忆一下,工会的成立,貌似是吕蒙正结婚时候的事儿,他们父子俩跟曹彬随意那么一聊,就把这玩意给聊出来了,记得当时曹彬还特意拿出了小本本做了记录。

    不过之后的事儿他们父子就再也没管过了,对孙春明来说,他走的是文官的路线,跟这事压根不挨着,他又不是赵普,不可能两手抓两手硬,甚至于他一直都在尽量避免自己跟武事扯上关系。

    而孙悦这边呢,也没管过,一方面是因为后来他就领兵打仗了,走的路子越来越莽,作为一个实际带兵的人去掺和枢密院的事儿有点不合适,另一方面随着他这些年地位和威望的提高,虽然也没盖得过曹彬,却也不太适合再去瞎掺和了,容易影响曹彬的威信。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懒。

    而曹彬呢,当时其实人家也是理解了孙悦的意思的,可是在实行的时候,他毕竟不知道真正的工会是什么样的,于是难免的就走样了,因为赵匡胤的立国思想是制衡,这些年来官场上的种种改良也都是为了这个,就算是矫枉过正吧,但人家为了避免五代悲剧,这么做其实也未尝就不是对的。

    可这套玩意要是落在厂子里,那不就成了有病了么。曹彬在建立工会的时候不管是因为惯性使然也好,掌控力不够也罢,总之,工会成了一套几乎纯粹是为了制衡工厂里面的官吏和大匠的东西,所以,那些军方势力很大,纯粹的国资企业如水泥厂、官窑厂的工会,都在瞎几把忙,而那些专业程度稍微高了一些,股东势力很大的公私合营的工厂如玻璃厂、钢铁厂,工会就基本上成了摆设。

    嗯,很像宋朝官场上的散官啊,要么就是没点屁用的,要么就是纯属捣乱的。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当时建设这玩意的初衷不就是作为一个出身,一种奖励,奖励给那些战场上英勇杀敌最后受伤的将士或烈士家属的么,从这个角度上说,人家至少没让这肥差被一些关系户给垄断喽。

    对了,顺便说一句,这些工会主席还真是特么的皿煮选上的,这一点特么的贯彻的倒是很到位。

    当然,曹彬作为自己的老上司,也算是对他有一点知遇之恩的,他不可能真的对曹彬有什么意见,而且这事儿仔细想想也确实不能怪他,毕竟人家作为一个古代人理解能力肯定还是有限,受制于眼光见识,能搞成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我算是基本明白你们的情况了,看来我的任务比我想象中还要重很多,从现在开始,你们忘记以前的工作方式吧,我来定几个新规矩。”

    “首先,像是官窑啊,水泥厂啊之类的,你们几个,回去以后给我好好的传达我的会议精神,以后工厂里的具体运营,就不需要你们插手了,这是那些大匠和官员们的事,工厂赚不赚钱,有多少利润,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么?这跟军委又有什么关系呢?跟特娘的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严格来说,盈利是三司的事,尤其是盐铁司的事,额……好吧,跟我爹有关系,不过这个先放一边不管。”

    “首先,你们要弄明白,军委的主要职责是什么,是照顾好将士家属和遗孀的生活,对吧,这样将士们在打仗的时候才会奋不顾身,这样将士们对朝廷才会更加的忠诚,我说直白一点就是建立一条在朝廷绕开了带兵将领和普通将士们之间恩义的通路,这样朝廷不用担心将士们造反,也就不用费劲牺牲了战斗力的方式来制衡各军将的关系,将士们也能得到实际的好处。”

    “你们都是工会主席了,有些事其实你们是需要理解的,对你们没什么需要避讳的,我举个例子,现在除了新军之外其他的禁军都是实行更戍法的对不对,也就是带兵的将领和将士们都不熟悉,比如说张三和李四两个将领调换了军队,来了敌人张三对李四训练出来的兵说,你们给我摆一个一字长蛇阵迎敌,李四的将士们就会说,我们不会,没练过,我们会八门金锁阵。张三一拍脑子说,娘的,这特么我不会。”

    众人闻言纷纷笑了起来。

    “你看,你们笑了,这说明应该是有共鸣的,你们都是当过兵的,都是当兵当的不错甚至当过军官的,否则也轮不到你们来当工会主席,那你们就应该知道,我说的这个现象是存在的,而且越来越严重。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现在这都还算是好的,因为现在是建国之初,天下乱了一百多年有余了,不管是兵还是将,素质都还是比较高的,经验也都比较丰富,但用不了几年,这些老兵老将退下来,问题就会尖锐起来了。

    比如一个军团里十个将军会的阵法都不一样,十万人的大军里找不出一个所有人都会摆的阵型,甚至连大家指挥的方式都不一样,到时候怎么办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研究出一个万能的阵图,不管是兵还是将,统一都练同一个阵,用同一种方式指挥,只要这个阵图能保证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面对任何敌人的时候都有用,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有那忍不住的工会主席就笑道:“哪有这样的神仙阵法啊,那岂不是是个人就能当将军了?再说你要是全军都用一个阵法,那敌人全军都研究怎么破你的阵法不就得了,那还打个屁的仗了。”

    孙悦笑笑不说话,毕竟只有他知道原本历史中十年后就会出现一个叫做平戎万全阵的东西。

    不是给赵光义洗白,而是这确实就是平戎万全阵的背景,赵光义自己不知道授图布阵蠢么,就算他不知道,北宋那么多的皇帝都不知道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他把军队制衡的稀烂呢,顺便说一句,平戎万全阵我还真研究过一点,单以阵法而言,真算不错的,中规中矩,适用性也挺强。

    “是啊,天底下哪有适用于任何时间任何地形任何敌人的阵法呢,可是不这么干又不行啊,朝廷怕当兵的造反啊,你们都是老兵了,你们自己算算你们自己都换了多少个皇帝了,那怎么办呢?

    于是乎,就有了军委。刚才说的那些问题,在新军中都是不存在的,这就是军委成立的目的,也几乎是军委的唯一任务,所以,你们说军委真正在乎的是什么?特么的你们所在的工厂赚多少钱有多少利润遇到了什么难处,跟本相有关系么?跟你们有关系么?老子只在乎,你们这些军属的日子过的好不好!这特么才是你们的任务,懂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