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零九章 倒霉的赵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回朝堂之上,依然是大动作不断。

    王祜领衔上书迁都虽然只有四十来个官员支持,而且大多都是小官,却也依然代表着燕王系的正式形成,即使很快就被反对的声音给压了下去,却也至少代表着朝廷之上终于有了不同的声音,赵匡胤感觉很爽,赵光义就感觉很慌了。

    尤其是三司使楚昭辅,更是惶惶不可终日,随时准备着革职查办,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叫郑伸的小人物,突然间状告李崇矩谋反,直接就将一直以来都聚焦的迁都之争给转移了。

    这个叫郑伸的,真的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人物,可他偏偏又是李崇矩养了十年的一个门客,这就很尴尬了,虽然谁都知道这是这个姓郑的忘恩负义,下流不齿,可这下李崇矩就说不清了。

    虽然赵匡胤表示不信,但李崇矩还是上表请辞枢密使,哪怕是做个样子也得有这一步不是,结果,赵匡胤居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就同意了,让他出京去当一个镇国节度使。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虽然谁都知道赵匡胤收拾他其实只是单纯的因为他将女儿嫁给了赵普的儿子,这俩老货走的实在是太特么的近了,可李崇矩总不能说,我不辞职了,我接着干吧。

    除了埋怨自己养了条白眼狼之外,还能说什么呢?好歹出去当个节度使,也还算荣耀吧,再作下去,可就不好看了。

    倒是也有几个人说这是赵匡胤在收拾赵普,但赵普却表示很淡定,该上差上差,该开会开会,原来啥样还啥样,反倒是赵光义兴致勃勃的想出点幺蛾子,尤其是卢多逊,又开始三天两头的弹劾赵普贪污了,他这边的势力跟赵普斗得已经太久了,久到已经形成了惯性,哪怕赵光义本人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不过可惜的是,接棒枢密院的并不是他的人,而是曹彬,曹彬是个很忠直的人,向来跟两边的关系都还算凑合,却也并没跟哪边走的特别近,最关键的是这货作为一个墙头草居然还保持了不错的人缘和官声,也是厉害,所以他上去,大家都还算是能接受。

    结果曹彬上了枢密使之后干的事儿却颇有点让人惊诧,他以军委司前负责人的身份,上书官家,说军委现在主要的事儿都在洛阳,干脆把军委给挪洛阳去吧,另外他既然之前干的是枢密副使不如,把这个名头给孙悦吧。

    群臣都炸了,这忍不了啊,知道孙悦是你老下级,可不带这么明目张胆的硬捧吧,他那枢密直学士的衔才刚撸下来没两天好不好,合着他当街杀人,还得给他升个官呗?

    于是众官员就揪着孙悦当街杀人的这一点不放,说啥也不同意,想借着此事阻挠枢密院的拆分和搬迁,要知道李崇矩虽然已经走了,但政治洗牌哪有那么快,枢密院暂时还是赵普的势力范围呢。

    不过反对也没啥用,因为枢密院的事儿,武人的意见总比文人更重要些,赵匡胤对武人的控制力很高,孙悦在军中的威望又不低,于是党进这糙汉子直接在大殿上光了膀子,对着一帮文官破口大骂,还说了句,不服练练。

    神经病吧这是!整个大宋谁敢跟你单挑?于是这事儿就算是定下了。

    孙悦得知这件事的时候还挺诧异,因为他跟党进其实没有什么交集,他还以为帮他说话的会是崔彦进呢,不过这人情他算是记下了。

    枢密院拆分固然是一件大事,但却并不是朝廷唯一的大事,相比起来,另一件事似乎更牵动人们的神经。

    起因也是很简单的一件小事,就是有一次赵普身体抱了点小恙,请了一点小假,人么,谁还能没点私事儿呢,就算真有什么比较重大的事,去趟他家禀报一下不就是了么,可结果也不知怎么就这么巧,赵匡胤正好就溜达到政事堂去了,就问薛居正,你们怎么不开会呢?

    薛居正答,因为赵普不在。

    赵匡胤又问,赵普不在你们就不能开会了么?

    然后,薛居正就组织政事堂大伙开会了。

    好像挺小的一个事,可这个层级的事,有小事么?

    就像前面说的,赵光义一党和赵普一党的斗争啊,已经有了惯性了,他们俩自己想停都不可能停得下来,根本就不用挑唆,闻着一点腥味都会乌央乌央的杀过去。

    突然一个叫雷德骧的小官,因为犯了点鸡毛蒜皮的小错,被贬了官了,这下可算是让赵光义逮着机会了,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就忽悠的这位雷先生的儿子进京告了御状了。

    有什么关系么?还真有,因为这位雷大人几年前还是个京官的时候,曾干过一件特别牛的事,他竟然直接冲进了讲武殿,跟赵匡胤大声的嚷嚷赵普贪污,赵匡胤心里寻思赵普贪污还特么用你说?天下人谁不知道啊,于是随手就是一玉斧飞了出去,生生砸掉了他两颗大板牙。

    于是赵二一党就纷纷上书给这个姓雷的求情,反正是一场恶斗,最终证明,姓雷的无罪,无故被贬肯定是赵普在徇私报复他。

    神经病么这不是!姓雷的得罪赵普都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儿了,赵普要是真想报复他他还活的到现在?伸跟手指都能碾死的小人物而已么。

    可能赵光义自己也觉得这说法不是很靠谱,于是矛头一转,就转向了赵普的堂前官,说这事儿肯定是他们弄的,堂前官已经太久没换过了,难免有人生出了惰性,建议朝廷,应该让他们适当的轮换轮换。

    赵匡胤从善如流,也同意了。

    所以总结一下,现在的赵普,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他在押班用印,但作为参知政事的薛居正偶尔也会开个会什么的,他已经再不是独一无二,而他的老班底枢密院,虽然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要听他的意见,但自从李崇矩走了之后,曹彬好像并没有太听话的意思。

    至于他用惯了的私人班底,倒是也没罚,只是一个个的都被调离到外地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赵普啊,貌似是要倒霉了,而且向来强横的他,这次光挨打了,压根就没有还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