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零八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凉风有信,阳光正好。

    从赵光美的府上离开,抻了抻因为打麻将而有些劳累的懒腰,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

    赵光美的成长,让他还是有些不太舒服的,虽然他从没有想过要把赵光美培养成自己的傀儡,但这就好像一个成天啥都跟你说的小情人突然有了自己秘密一样,总会有些心理上的变化。

    不过孙悦相信,赵光美的本质还是好的,还是很善良的,他和赵光美的关系,肯定不可能恶化到像现在孙春明和赵光义这一步的。

    嗯,这么一想,貌似如果不是自己自打穿越过来那天就铁了心要迁都,老爹也许压根就不会跟赵光义闹到现在这一步,啧,这么一想貌似还挺对不住老爹的,于是孙悦决定,回去好好犒劳一下孙春明。

    结果一回家,发现家中居然又多了个故人,而且还是身份有点特殊的故人,以至于孙悦一时间都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应该打招呼,施礼道:“见过晋王妃”。

    符氏温柔地笑笑道:“悦哥儿何必如此见外,昨天还听我爹说,他已将毕生用兵心得尽数都传给了你,你也算是他老人家的半个弟子了,如此说来,咱们也不是外人,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六姨好了。”

    孙悦无言以对,他特别想说老子介意,可人家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以符彦卿之女的身份自居而不是赵光义老婆,他能有什么办法?符彦卿的面子总还要给的么,符家在河-北还是贼有影响力的,就算不能拉拢,总还是不能得罪的,况且他也确实算符彦卿的半个弟子,人家说的也没错。

    “王妃怎么来洛阳了?”

    “晋王听说孙府喜添千金,便想派人来祝贺,我正好想我爹了,便抢了这个差,过来看看。”

    你看,三句话不到,赵光义就出来了。

    “王妃有心了,我看王妃的气色不太好,还是要多多保重身体啊。”

    从历史上来看,这女人没几年就该死了。

    “怎么会?我身体康健的很啊,不过还是要多谢你。”

    孙悦皱皱眉没说什么,历来后宫都是阴谋诡计集中营,鬼知道这女人咋死的。

    “对了,这是晋王托我给你带来的礼物。”

    说着,符氏便拿出一个卷轴出来,孙悦刚要推辞,人家就已经给展开了,孙悦一看之下却也不舍得拒绝了,惊诧道:“这是……颜真卿的字?我靠,祭侄文稿?”

    “不错,正是祭侄文稿,文忠公大成之作,文忠公的字,便如其人一般,向来都是刚正雄浑,尤其是这祭侄文稿,杀伐之气颇为浓重,晋王说,此字非沙场儒将不可藏,除了小悦哥儿之外,倒是再难有人能配得上这幅好字了呢,晋王殿下说,希望小悦哥儿能如文忠公一般,终生不堕风骨。”

    “晋王殿下以如此厚礼相赠,不知是要我……”

    符氏笑道:“小悦哥儿这么说,不觉得看轻了殿下么?晋王与你们父子相交于微末之际,他也一直说,春哥儿对他多有帮衬,这份情谊,难道不比一副字要来的贵重得多么,我知道今日因迁都之事你们父子与他多有不快,可殿下以为,这是政见不合,君子和而不同,对事,不对人。殿下以为,就算他与你们父子政事上为敌,亦不影响大家私下里为友,春哥儿你说呢?你跟殿下,可是十年情谊啊,当初说好,永不相负的。”

    孙春明有点尴尬,可能是没想到赵光义会玩这么一手,有点接不上招了。

    神特么的君子和而不同,这话也就是个政治正确,就好像爱情与财富无关一样,人人都在说,可有几个人真信的?退一万步说,他认为自己真没到君子这境界,至于赵光义,他就更不是了。

    可不管什么时代,政治正确压倒一切啊,这年头讲究的就是这个,人家赵光义摆出这么个态度出来,真要拒绝了的话就该显得他孙春明人品有问题了,那是要挨骂,甚至将来写入史书的。

    嗯,孙春明已经确定,自己的名字死后必入宋史了,还是得单独列传那种,就是这么自信。

    于是孙春明只好道:“晋王殿下说的是,其实在我心中,也一直将殿下当自己的亲兄长一样看待,若无殿下,哪来今日的我,哪来今日的孙家?还请王妃帮我谢过殿下,悦儿,我知道你喜欢,收着吧。”

    孙悦也只好道:“是,谢过王妃,也谢过晋王殿下。”

    然后他欢天喜地的捧着祭侄文稿回屋了,留他爹一个人尴尬就得了呗,他还要欣赏颜真卿的风骨呢。

    实话实说,他还真喜欢这宝贝,上辈子就喜欢颜真卿,可惜,上辈子只是普通人的他无论如何跟颜真卿真迹也是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说回孙春明这边,符氏见孙春明收了字,也是很开心,便又拿出了其他礼物说是送给孩子的,都是些难得的奇珍异宝,包括大食的蔷薇露,东海的大珍珠,男孩的珊瑚对马等,看得孙春明眼花缭乱的,直到最后,符氏拿出了一套……笔墨纸砚。

    “这套文房四宝,是殿下亲自挑出来送给贵府千金的,这笔,笔杆用料是南汉的象牙,硬毫用的是江南的石上老兔,软毫用的是扬州的小湖羊毛,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呢,还有这砚台…………”

    孙春明一时语塞,沉默了。

    以如今孙春明的身份和财力,区区一支笔,一套文房四宝,就是秦始皇用过的他也不至于稀罕到哪去,可这东西……他和孙悦其实都是有一套的,一模一样的旧物,是当年他们父子俩弄倒王彦升之后,赵光义亲自送的,就连送笔时候的话,也几乎是一模一样。

    当年,他还在卖拉面,还在为孙悦读书买笔墨而发愁,而那时候的赵光义,真的算是折节下交,礼贤下士了,回忆起来,十年前的赵光义,真的让他感动。

    “春哥儿?”

    符氏不知道为啥赵光义让她特意介绍一下笔墨纸砚,反正赵光义怎么教的,她就怎么学的,见孙春明不知为何在发愣,便叫了一下。

    “嗯?哦,抱歉,走神了,谢过王妃,谢过晋王殿下,这礼物……我很喜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