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零七章 赵光美的成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家的投效,甚至薛家的表态,着实让孙春明暗爽了好一会,他们父子俩之前貌似将事情给想的有点难了。

    毕竟他们很清楚宋朝是个大王朝,哪怕光算北宋也是个大王朝,可问题是别人不知道啊,别人都在拿日子当五代十国过,眼见着赵光美甚至孙家都有要崛起的意思,根本不用做什么,就过来一堆的墙头草。

    于是孙家父子带着王家父子去见赵光美,孙悦心里还琢磨着这货会不会不靠谱,到了门房没让通报就进去了,本打算在客厅等会的,结果到了客厅一看,赵光美正和曹婉坐在那不知在聊些什么,好像还挺高兴,逗得曹婉哈哈大笑,似乎是在说段子。

    孙悦和孙春明直接就愣了,孙悦鬼使神差的就脱口而出道:“不是,你们这样……吕蒙正知道么?啊呸!我是说,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赵光美似乎有点尴尬,曹婉却端起了桌上的半盏残酒,直接朝他泼了过去,吓得孙悦慌忙躲避,却还是不免溅到了一点。

    “不是,阿姊啊,虽然咱们是一家人,可是,吕蒙正也是我结拜大哥啊,他对你可是挺不错的,这么大的官,连个妾室都没有,咱可不能……”

    赵光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连忙咳嗽了一下道:“悦哥儿误会了,是我找正哥儿说事来着,他人出恭去了,我夫人身体有些不适也就先回房中休息去了,我便跟吕夫人说起了一些少年时的趣事。”

    “额……好吧。”孙悦姑且信了。

    孙春明连忙介绍了王家父子跟赵光美引荐,赵光美也算是举止得体,无功无过的寒暄了一番,又过了一会吕蒙正果然回来了,见到王旦也挺高兴,赵光美就提议哥四个打麻将,孙春明和王祜便懂事儿的下棋去了。

    孙悦略有些尴尬地问道:“你们俩刚才这是聊什么呢?”

    吕蒙正特自然地道:“哦,我们在做运河规划图,你来了正好帮我们参谋参谋,洛阳直通的运河所过共有三十六州一百七十二县,这些州县官员,天然就是迁都派,哪怕是他们不愿,当地的士绅胥吏也得逼着他们表态,我们正琢磨着怎么拉拢他们,你看看?”

    孙悦大感兴趣,他还以为赵光美沉迷于新婚燕尔呢,没成想人家已经开始琢磨着通过运河来拉班底了,其实同理可知,工部、河道衙门、户部、吏部、都可以通过这条运河拉到班底。

    正要让吕蒙正拿过来看看,就听赵光美突然道:“有什么好看的,打牌打牌。先让我赢上几把再说。”

    孙悦也没在意,就跟着先玩了起来,不过牌一码上就琢磨出不对味来了,赵光美这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啊!

    其实想想很好理解,赵光美如今已经贵为燕王,大宋除了赵普和赵光义之外的第三大势力,可是谁都清楚,他能有今天几乎全是孙悦在推着他走,换句话说,他跟孙悦几乎就是一体的,离了孙悦,他……不能说啥也不是吧,但也确实差不多。

    一个稍微合格一点的政客也知道,不能对某一个下属太过依赖,别说这么大一个王爷,开饭馆的也知道不能啥都让大厨干呀。所以,赵光美这一个多月可能压根就不是沉迷于新婚无法自拔,而是故意在躲他,甚至,摆脱他。

    而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纨绔,年龄又小,说实在的他能信得过的人一共也没几个,正好吕蒙正跟他算是互相知根知底,这些年在洛阳又一直做他的推官,所以,这算是他给自己找的第二智囊?

    好像要验证孙悦心中所想一样,赵光美打着打着牌,突然说道:“对了,洛阳城的通判空悬好些年了,现在孙伯伯离了府君的位置,我又不负责实际事物,一直都是正哥儿在操持着,我打算跟朝廷上表表他为河-南府通判,你觉得如何?”

    孙悦能说什么?只得道:“自然是极好,大哥的能力当通判早就是绰绰有余,只是,大哥毕竟还年轻,当初做推官本就是过蒙拔擢,如今洛阳成了准都,又要提拔通判,朝廷能同意么?”

    吕蒙正自己也道:“是啊,官场终究还是要讲一点规矩的,河-南通判无论如何也算是高官了,我的资历年龄,实在是有点担不住,底子薄,骤得高位,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而且徒惹朝中非议,到时候反而让殿下为难,我看还是算了吧。”

    赵光美皱眉道:“你比我还大了两岁呢,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说你年龄小,小的过悦哥儿么?什么资历不资历的,现在兄长为了迁都挺我,我只要提,应该就能同意,过了这村以后可就没这个店了,就这么定了吧,洛阳的事儿我说了算。”

    吕蒙正摇头苦笑,打了张幺鸡出去,其实心里应该也是挺美的,毕竟是给他升官,二十三岁的通判,全国也找不出几个,何况还是河-南府的通判。

    至于孙悦,他也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看着赵光美看上去挺有气魄的样子,一时间感觉有点欣慰,又有点酸,吃醋什么的倒是不至于,就是觉得吧……说不上来。

    一直都希望赵光美能成熟一点,担起来一个政治势力首领的角色,现如今他果然长进了,却跟自己也不再那么亲了,以前他们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现在看来,以后应该是回不去了。

    暗暗摇摇头,甩开这些荒谬的想法,人本来就是一种随着成长逐渐和朋友疏离的生物,就好像十四五岁的人通常都愿意为了哥们跟别人拼命,而三十多岁的人恐怕连借钱都要犹豫,这没什么可感慨的,这才是一个政治人物应该有的样子。

    “对了,还没跟你说呢,我四弟王旦,也是时候出仕了,你不是想让我三哥跟你去修河么?让他当你掌书记,你看咋样。”

    赵光美乐了,“那还有啥可说的,你推荐的还能错?你们结拜四兄弟,三个都是人杰,我估摸着这位小旦哥儿应该也不是什么池中之物,嗯,就是长得难看了点。”

    众人闻言哄然大笑,王旦也略有尴尬地站起来给赵光美行了一礼,算是谢过赵光美的赏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