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零五章 震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九月初九,重阳佳节。

    开封城的大小官吏难得的放了三天假期,一起呼朋唤友,登高望远,或是各自聚会,挨家挨户的乱窜,却少有几个肯拿出这宝贵假期用来陪家人的。

    实在是这段时间的政治变动,让人有点目不暇接,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首先是楚昭辅被冷落,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包括他自己,不管是压宝下一代也好,被晋王抓到了把柄也罢,既然做了自然就要承担责任,事先其实已经都做好了准备工作,哪怕是撤职查办,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后手。

    可是谁能想到,官家直接把三司使给拆了,直接扔了三分之一去洛阳,一下子就把他们给打的有点懵,虽然极力反对,但胳膊毕竟拗不过大腿,再加上赵普一系,尤其是之前当过三司使的李崇矩力挺,他们最终也还是只能认了命。

    赵匡胤这一次格外的强硬,直接就封了赵光美为燕王,政治地位几乎与赵光义持平,标志着以赵光美和孙家父子为首的燕王党正式成型,搅和的文武百官,包括之前已经铁了心跟着赵光义走的官员一时间心里都有点画弧,因为他顺手还给赵德昭给推了出来。

    赵匡胤之心,路人皆知,赵德昭毕竟都二十一了。

    开封的府库包括官办作坊现在天天都在往洛阳搬,赵匡胤一旦强硬起来,还真没什么人敢去捋虎须,毕竟赵普和赵光义又不可能精诚合作,以至于现如今的朝廷可以说是官心浮躁无比,人人都有点忐忑,简而言之就是官心惶惶。

    有人愿意搬,甚至主动请缨要去洛阳任职,也有人死活不愿意动,恨不得死也要死在开封,都在打听自己在不在搬迁名单里,又在第几批名单里,不管是愿意去的还是不愿意去的纷纷都在找门路,不过大体上,愿意去的还是小官和清水衙门居多。

    要知道先一步去洛阳,等洛阳迁都以后在政治洗牌的时候无疑是会有很大优势的,不过同样,万一没搬成,搞不好这就成平级外放了,上哪说理去?

    一个字,乱,估摸着南唐李煜肯定会很开心,大宋内部都乱成这个哔样了,哪还有闲工夫管他?可惜,这货并没有趁机发愤图强,积蓄实力,而是欢天喜地的把他小姨子给娶了,也是奇葩。

    相比之下,耶律贤就好多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之余,理都没理,继续跟国内的叛军对垒,若不是有耶律休哥死挺着他,他特么也许都已经让人家给乱刀分尸了,哪还顾得上宋朝迁都不迁都?

    本来就波谲云诡的朝堂,突然间冒出来了一个商钞盐引制,天下的震动可想而知。

    说实在的这一招赵匡胤都没什么心理准备,何况是赵光义呢,直接就有点被一棒子打懵了的感觉。

    这一招最直接的锋利之处自然就是架空楚昭辅了,赵光义理所当然的串联群臣反对,可结果他悲哀的发现,他的反对并没有什么用,甚至连赵匡胤都没办法反对。

    因为军方支持。

    一招,直接关联了政、商、军,三界,政界商界他倒是说得上话,可军队,向来都是他所薄弱的,军方大佬们都看得出这一招的好处,这是惠及每个将士的福利啊,谁敢不玩了命的支持?要知道孙悦在军方的威望是很高的,新军改制是他提的,并且现在军委就掐在他手里,军属大半也都在洛阳的工厂里上差,再加上这么多年南征北战,就算没跟过他的将士也必然听过他的威名,在这方面,赵光义差的远了去了。

    赵光义突然升起了一股危机感,因为他这么多年来如鱼得水,靠的其实就是政商军的三者勾结,他就像一只蜘蛛,勤勤恳恳地织着一张大网,勾连着帝国的每一个角落,可现在他突然发现,有人比他勾连的还要厉害!

    孙悦的军、孙春明的政、再加上孙家的商,如今赵光美又封了王,他突然发现这个新冒出头的燕王一系,几乎可以做到他所能做的一切,织出了一张比他还大的网,而且更加的全方位无死角耐冲击,而这一张网伴着这个商钞盐引制正在变得更加牢不可摧,赵光义突然发现,之前他所有的依仗,似乎更像是一个笑话。

    而且赵光义还突然醒悟,他之前所打下的家业,其中倒有大半都是孙春明帮他办的,比如京城富商的信任,让他拥有巨大的财力,财力再与权力进行捆绑,这不都是孙春明当年帮他搞的么?就说最终让他成功封王的淮河大堤,也是孙春明牵头修的,嗯,貌似他在军方的那点关系,也是在孙悦破成都之后才渐渐打开的,而现在随着他跟孙春明几乎决裂式的分道扬镳,这些力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回流到孙家的手里了。

    他发现,他能有今天,几乎大半都是孙春明的功劳,而现在孙春明站在了他的对立面,自己似乎,又慢慢变成了一个看似华丽却内腹空空的花瓶。

    他有点后悔了,不,是非常非常后悔,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跟孙春明不和来着?这不是自己用刀戳自己么!那是他的支使出身啊,这天底下难道还有比这更紧密的政治关联么?怎么就一步一步的给推到敌人那去了呢?

    于是他给孙春明写了封信,是不是代笔不知道,反正写的是极其感人,大体的意思就是跟孙春明回忆这十余年来相互扶持携手的时光,感谢孙春明为他做的各种事情,同时还很隐晦的提到了他对孙家的种种恩义,最后又归结到两个人的哥们情感,看得孙春明还多多少少有点愧疚。

    当然,这信并没有什么卵用,孙春明已经铁了心要跟儿子一条道走到黑了,甚至连一封回信也没有。

    其实何止是赵光义,几乎所有人都是伴着商钞盐引制才认识到孙家父子的力量的,不知不觉中,天底下居然有了这么牛的一个庞然大物。

    十年,仅仅十年,孙家父子居然从一介白身,混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着实是太难以置信了。

    说实在的就连赵匡胤心里也有点拿不准了,这要是驱虎吞狼乐子可就大了,不过仔细想想,赵光美绝不是那种有野心的人,若是自己亲弟弟都眼瞎看不准,那他就认了,反正结果不会比现在差,至于孙家父子,琢磨了一下还是选择一如既往的信任。

    倒不是多放心他们父子俩的野心,而是他们父子俩其实是属于那种必须依靠赵光美才能成事的那种人,很简单,因为他们俩都是文官,至少是文官出身,别看孙悦打仗打的好像挺爽,可他却并没有嫡系,虽说韩崇训跟他关系很好,田钦祚似乎跟他也不错,但韩崇训能跟着他造反么?

    顶多顶多,也就是下一个赵普而已,换句话说,他支持燕王一系,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跟现在一样,那还有什么理由畏首畏尾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