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百零一章 突然一棒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脸红着跟老头打过了招呼,孙春明一时之间还真是挺不好意思的,简单又聊了两句,赵匡胤就让老头烹茶去了。

    喝了一会,气氛渐渐沉闷了下来,差不多也就到了说正事的时候,便听赵匡胤道:“我这次为什么而来,想来你们应该很清楚,之前在你们家打麻将的时候,老三说的那些话真不是你们教的?”

    孙悦和孙春明连连摇头,这个真不是。

    赵匡胤笑道:“老三的这番见识,倒也算是中规中矩了,能有此成长,我很欣慰。你们呢,你们父子俩的眼光见识一向是旁人都比不了的,说说,迁都洛阳这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父子俩对视了一眼,孙春明道:“你说吧。”

    孙悦点点头,倒也侃侃而谈了起来道:“臣愚见,为百年安邦大业,迁都势在必行,开封的限制,太大了。险要之说不过老生常谈,臣就不说这个了,臣就只从经济民生的角度来说说这个问题。”

    “经济角度?这倒是新鲜,你说说看。”

    “其实自周秦以来,国都都是安置在最富庶的地区的,比如周朝时在洛阳,汉朝时在长安,这在当时,国都既是全国的经济中心,也是政治中心,可是到了唐朝时,经济中心跟政治中心就逐渐出现了分离,长安依旧是国都,可经济中心却移到了洛阳和扬州,还有扬一益二的说法,可见,自唐朝起,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就已经有了分离的趋势。”

    赵匡胤显然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一时间大感兴趣,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其实造成这一切的很简单,隋唐以前,政治中心是没有能力脱离经济中心单独存在的,因为如果不在经济发达之地建都,粮食就不够吃,生活就没法保障,而隋唐之后因为有了大运河,并且江南之地得到了成熟的开发,国都只要挨着运河,就可以随时得到补给。试想一下,若唐朝时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都在长安,那么,安史之乱以后,郭子仪凭什么手提两京还天子?”

    赵匡胤恍然大悟,几乎有醍醐灌顶之感,这孙家父子果然是与众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居然如此的……奇特,却又一针见血。

    “长安作为唐王朝的政治中心,虽然几经沦陷,但益州、扬州、中州、还有整个江南大部分地区都可以随时给唐王朝以支援,这才是唐王朝在风雨飘摇中可以继续坚持一百多年的根本原因,若不是唐王朝内部宦官专权的问题始终没能得到解决,或许中兴大唐也不是不可能,这就是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分离的好处,臣说句不是太中听的话,若有朝一日,胡掳真的破了开封,宋王朝凭什么卷土重来?”

    “经济中心与政治中心一体,其实是有很多坏处的,比如经济上要时不时的给政治让路,政治运行又不得不考量一定的经济因素,到头来二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办法相互促进,反而只会相互制约,最关键的是,他耽误了其他经济中心发展的可能性。”

    “说回唐朝,唐朝时经济中心并不是一处两处,而是多点开花,苏州杭州扬州益州以及洛阳,都是明珠璀璨,而大宋呢?开封城固然是天下之冠,可却也直接断了其他地区经济发展的可能性,就说现在的洛阳吧,洛阳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依托于玻璃厂的,若不是您护着我们,您说,会不会有人干脆用行政手段把玻璃厂搬到开封去?政治与经济结合,其实塑造的往往都是怪胎,放眼全国,这么做其实是不利的。”

    “五代以来,开封作为国都,为历代君主提供了夯实的经济基础,包括官家您,也是因此而受益,这自然无可厚非,可是,您跟前人不同,您是一位即将一统天下的真正千古一帝,当眼光从一地一域扩展到全国的时候,开封,也就不再是不可替代的了,中华文明发展了几千年,终于拥有了将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分离的资格,难道,您要开历史的倒车么?”

    孙悦越说越激动,难免态度又有些过了,孙春明赶忙在一旁咳嗽。

    孙悦沉思了一会,突然道:“百官反对迁都,无非是触碰了他们的利益,这一点,我们父子早有准备,玻璃厂投产的时候就曾经大量吸收他们的资产,只要洛阳再继续发展下去,早晚有一天他们在洛阳的家资会比在开封时还多,到时候,自然也就不会去拼命反对了,再说将士,开封新军现如今越来越依靠洛阳在养了,除了玻璃厂之外,钢铁厂也就在这一两天就要试生产了,二者相辅相成之下,早晚有一天,洛阳可以养了整个开封的新军家属。

    到时候迁都,他们怎么可能不同意?至于百姓,只要再继续开拓运河,保证漕运不出岔子,我们父子可以保证洛阳城安置得下,如此一来,百官、将士、百姓,都不会反对迁都了,又是利国利民利百世子孙的大好事,还会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也就是晋王不想迁了吧!”

    孙春明连忙在一旁咳的肺都快咳出来了,这孩子怎么说气话来嘴上没把门呢,明明心理年龄都应该快四十了,办事居然还跟个孩子似的,人家哥俩的事儿也是你一个外人能胡说八道的?更何况这其中还包含了储君的问题。

    赵匡胤却伸手示意无妨,反而自己说道:“二弟的心思,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迁都这种事从来都是带头反对的得民心,想要一意孤行,便是朕也会力有不逮,好在你们父子俩干的优秀,不知不觉中迁都的条件几乎都快差不多成熟了。说实在的,他和赵普两个人,这些年确实是太过分了些,借着迁都之事,本也有打压一下他们二人的意思,没什么好避讳的,你们俩一个是赵普的徒弟,一个是二弟的支使,可现如今却又成了迁都的头面人物,也真是世事无常啊,对于他们俩,你们有什么建议么?”

    父子俩这下更面面相觑起来了,这特么即使是孙悦再怎么二愣子也不敢瞎说了,真要是给建议的话,肯定是快刀斩乱麻,直接把两个人砍了再说啊,可这话说得出口么?赵匡胤也不是这样的人啊,退一万步说,赵匡胤要真是这样的人,他们俩就更不敢给他打工了。

    赵匡胤见此不由也苦苦的笑了一下,他也知道这种事儿问别人是没有意义的,便道:“那说说老三吧,我说实话,我有点想把赵普先拿下了,毕竟老二再怎么不懂事,也是亲弟弟,不过赵普一走,老二可就是一家独大了,你们俩说实话,你们觉得老三,能立起来跟老二唱对台么?”

    父子俩都懵了。这话,怎么能跟我们父子俩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