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九十八章 赵匡胤西幸洛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匡胤西幸洛阳,如石破惊天,一下子就将洛阳这摊水给炸开了。

    各级官吏和豪绅全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好好表现了起来,大街上干净的就仿佛用舌头舔过的一样,不少的商户酒楼纷纷打折以望人气,大冷天的,洛水边上不知何时已聚起了一帮坐着下棋的人,而且动不动就有一两句还算不错的诗词从这些人嘴里长啸出来。

    也是蛋疼。

    赵匡胤想干什么,朝中文武都知道,绝大多数都是想提一提反对意见的,可人家用的理由实在是太过光明正大,谁能阻止得了?你想陷官家于不孝?

    赵光美作为河-南府尹,自然要出城迎接的,赵匡胤下了马车之后也狠狠的夸奖了一番赵光美的表现,哈哈笑着,搂着赵光美就往安陵而去,祭拜亡父。

    这是赵匡胤来洛阳的理由,本来这也就是来走个过场,可是赵匡胤陵前一跪,不由得就想到了赵光义和赵普,当年,他们一家人是多么的幸福啊,兄友弟恭,和和美美,老两口拿赵普也是在当儿子看待,赵匡胤军务繁忙,赵光义的课业大多还是赵普监督着做的,再想想现在……一时间悲从中来,居然真的就在陵前放声痛哭了起来。

    赵光美就尴尬了,他人就住在洛阳,自然时不时的就过来祭拜一番,感情远不如赵匡胤这般强烈,可是赵匡胤都哭了,他不哭是不是不合适?可他又不是演员啊,哪能说哭就哭。

    无奈之下,赵光美只得狠狠掐自己的大腿里子,只掐的龇牙咧嘴,放声干嚎,可惜干打雷不下雨。

    赵匡胤也不搭理他,借机哭过一场宣泄一番之后,他也就重新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帝王,对赵光美道:“孙家父子呢?”

    “孙家父子现在都是白身,所以……”

    “什么白身不白身的,把他们叫来吧。”

    “是。”

    “算了,他们在家么?咱们过去吧。”

    “好。”

    赵匡胤转身欲走,却突然停下,吩咐了一句:“朕百年之后,当与父母同葬。”指着安陵边上一处空地道:“此处当为朕埋骨之所。”

    得,宋朝皇陵就此定下了。

    却说赵匡胤亲自到孙府做客,孙家父子自然远远的出门迎驾,俩人对此也算是有一些心理准备,府中诸多事物安排的倒也井井有条,不甚慌乱,赵匡胤闲庭信步一般的走来,父子二人微微躬身施礼,赵匡胤随意的一手一个挽过父子俩,好似老朋友一般,就朝着孙府的中门而去,看得身后接驾的众官员全都艳羡不已。

    “孙家狭小,就不用都跟着了,有老三陪着就行,你们都回去吧。”

    撂下一句话,孙春明一个眼神示意,孙家的家丁仆人便拥过去将门关上了,弄得随行百官互相之间好不尴尬,纷纷感叹不已,什么叫圣宠?之前还有人觉得孙家父子双双下马是药丸的前兆,现在看来,人家牛着呢。

    羡慕是没用的,谁让人家是真有本事呢,可却也没有人敢真的各回各家,能有什么办法?干等着吧,好在孙春明办事周密,不一会功夫便有丫鬟端了火盆和姜汤出来,又搬来胡床让各位大人歇息。

    却说赵匡胤进了府门,只见孙府的院子里雕梁画栋,鸟语花香,好不精致繁华,不由笑骂道:“你们父子俩,忒不地道,这院子比起御花园也差不了多少了。”

    孙悦连忙道:“官家可不要乱说,我们父子俩的钱都是家中曹伯伯做生意赚的,而且从不偷税漏税,全是合法收入呢,可没干过贪污受贿之类的事情。”

    赵匡胤哈哈大笑,倒也不再多说,毕竟孙家父子好多年前就是大宋首富,他又不是不知道,现如今随着洛阳的建设发展和玻璃厂的大规模投产,孙家的财富更是打着滚的往上翻,每年光孙家缴纳的税款都有一二百万贯,而且人家做生意是真的讲究个利国利民,比如炸药,就是人家几百万贯砸出来,还不以此牟利,真正做到了为富且仁。

    说笑中,有慕容嫣亲自端着些瓜果茶点殷勤伺候,赵匡胤看到香瓜不由就是一愣,此时正值深秋,早已经过了瓜果成熟的季节,他平素酷爱此物,倒也不是吃不到,可这时节的香瓜要么就是用温泉水养的,小而酸涩,要不就是放到冰窖里存的,瘪而少汁,可眼前的这些香瓜,却是各个都大而饱满,好似新摘下来的一般。

    咬上一口,果然是甜美多汁,赵匡胤不由得又感叹道:“我收回刚才的话,你们父子俩这日子,过的比我这个官家还要好啊。”

    父子俩哭笑不得,这话固然是玩笑,可若让有心人听了去未尝就不是一句诛心之言了,连忙解释道:“这是今年新实验的东西,叫做蔬果大棚,只要于暖室中以无色的玻璃为顶棚,保证光照充足,就可以使瓜果蔬菜在一年四季中都可生长,只是因为玻璃的价格如今还是居高不下,所以这东西还是只能在自己家里种着玩,今年才是第一年,之前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日后在大内之中,自然也是要设上一个的。”

    孙悦也接话道:“其实此物关键之处就是玻璃,如今玻璃厂的规模越建越大,玻璃的价格也越来越便宜,相信早晚有一天,这种大棚会普及到每个城市,让每个士绅甚至普通平民都能吃上反季的瓜果蔬菜。”

    赵匡胤大感兴趣,便让他们带自己去大棚里溜达了一圈,亲眼看见了大棚中一串串长势喜人的桃子、苹果、香瓜、寒瓜等物,不由眉开眼笑,吩咐道:“别的不管,宫里必须得要一个。”

    孙春明自然连连应喏。

    赵匡胤突然感慨道:“玻璃之利,竟至于斯,此物的价格若能降得下来,那才是真正的国之重宝,利国利民,玻璃厂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们做的不错,玻璃厂的扩建决绝对不能动摇,听说为此,慕容丫头还受伤了?伤势如何了?”

    慕容嫣没想到赵匡胤看个大棚居然会把话头转到自己这来,愣了一下之后连忙道:“谢官家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需再将养一些时日,莫和别人动武,过些时日自会痊愈。”

    赵匡胤点头道:“丫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个性我很清楚,孙悦这小子虽然才华横溢,却是个十足的惫懒无赖性子,正需要像你这样的夫人对他严加管束,慕容哥哥不在了,我就是你娘家人,若他日后对你不好,你尽管来找我便是,我来为你做主。”

    “多谢官家叔叔厚爱,夫君他……待我是极好的。”

    “哼,可不是好么,为了你都当街杀人了,还是特么王彦超的孙子。”

    孙悦无话可说,只得尴尬地笑笑。

    “夫妻恩爱是好事,可作为大妇,规劝夫君本也是你的责任,就上次那事儿,哪怕是光凭慕容兄长的面子,我还能饶过他不成?他年轻气盛,你比他大上几岁,就不能稳重一点么?”

    得,这下慕容嫣也尴尬了。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