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九十六章 赵光义的力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匡胤命人摆了一桌酒,自酌自饮,这对喜欢热闹的赵匡胤来说实在是太不寻常了,他很少一个人喝酒的,他总是喜欢让各种各样的老哥们进宫陪他一块喝的。

    金杯玉盏,琼浆佳酿,可喝进嘴里,赵匡胤却觉得这酒似乎是苦的。

    “千钧,跟了我多少年了?”

    “主子这话说的,大宋开国十年,奴才自然就跟了您十年了。”

    “嗯……十年,历朝历代里,像你这样的老宦官,不说权倾天下,也抵得上半个宰相了,我却一直没让你的手伸出这宫墙半步,你说实话,怨不怨恨我?”

    张千钧吓得脸都白了,慌忙跪下道:“主子您这是干什么,可是老奴做了什么不当之处?若是有,您杀了老奴就是了,可别这样吓唬老奴啊。”

    赵匡胤呵呵笑了笑,突然又问道:“我记得你本姓王是吧。”

    “额……对,后来入宫认了张公公做了干爹,这才改的姓。”

    赵匡胤皱眉道:“父精母血,生养大恩,怎么能随便就给改了呢?改回来吧。”

    张千钧一听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强忍着激动努力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跪地磕头道:“老奴,请官家赐名。”

    “就叫王继恩吧,还有,别总老奴老奴的了,谁拿你当奴才了?”

    “是,老奴……不,臣,谢官家赐名,官家深恩,臣必粉身碎骨以报。”

    赵匡胤笑骂道:“谁让你粉身碎骨了?就说现在这事,你有什么想法?”

    张千钧,不,现在是王继恩了,笑笑道:“既然官家想用,当那些折子看不见也就是了。”

    赵匡胤点头道:“不错,以后凡是交到我这的折子,你先替我看一遍,凡是有关孙春明的,不用呈递,直接给我烧了。”

    王继恩大喜,他只得这是个挨骂的活,历朝历代所有这么干的太监少有有名声的,可是太监么,不就是替主子挨骂用的么?有了这一次,以后再有这种挨骂的活十之八九还是得找他,这一来二去的,权利不就有了么?谁愿意老老实实当个伺候人的佣人?

    于是皆大欢喜,从此之后赵匡胤再也不用为此而烦了,谁爱参谁参,他也借王继恩摆明了他的态度,谁说什么都不好使,孙春明老子保定了。

    事情就在这样平缓的发展中,好像是安静下来了,渐渐的,也没人再去提孙春明的事了,一晃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一个月后的赵匡胤跟往常一样的上朝办公,三司使楚昭辅突然站出来,噗通一声的跪在了他的前面,高呼道:“臣,有事启奏。”

    赵匡胤皱眉道:“老楚你这是干什么,有事说事,别整这用不着的。”

    “回官家,臣有罪,如今开封的官粮,只够吃用到明年二月了。”

    赵匡胤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老楚你疯了?这是你开玩笑的地方么?”

    “回官家,臣之所言句句属实,为今之计,只有尽散新军与京中禁军,分驻在地方屯田自行解决口粮,让后征调民夫,从江淮之地运粮了,否则……”

    赵匡胤瞪着铜铃一般的大眼睛,还是不太敢确定地问道:“你……真不是说笑。”

    “臣有罪。实在是近些年来朝廷处处用兵,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哈……哈,哈?”

    赵匡胤气的在龙椅上都开始抽风了,一双刚劲而又有力的大手抖的跟帕金森似的。

    解散京中禁军?散往各地屯田?说特么梦话呢么?真要这么干了这天下还能姓赵么?

    国都重地,按常理粮食要保证九年所用,就算是连年征战,三年也是一个绝对不能低的警戒线吧?

    咱不提什么无米之炊这种混账的话,既然国库用度不足,你特么作为三司使,早干什么了?真没法解决的话,禀报总是会的吧,现在告诉我京中只有半年之粮,这是要直接亡国的意思?

    没什么可说的了,赵匡胤疯了一般就是一把飞斧,被楚昭辅灵巧的躲过,然后赵匡胤撸起胳膊就飞身冲了下来,一脚狠狠踹在了楚昭辅的脸上,飞出去好几米,尤不解气的冲上去还要再打。

    他最近已经非常克制喜欢动手的毛病了,但这次,他是真特么忍不住了。

    这时候赵光义突然窜出来把他抱住,道:“兄长您冷静点,冷静点,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您把他打死了,谁去弄粮食呢?”

    “靠他?他当三司使才不到两年,就把国库给弄空了,靠他能解决问题么?”

    “兄长息怒,臣弟的手下有一个叫陈从信的人,很有本事,臣保证,让他去帮楚大人的忙,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赵匡胤回过头深深地看了赵光义一眼,呼吸越来越粗,整张脸红的跟煮过的螃蟹差不多,一双牛眼瞪的跟要掉出来似的,咬牙切齿地道:“你……保证?”。

    而赵光义,则只是淡淡的,平静的,丝毫不见慌乱的看着他,与他对视着,轻轻地说道:“臣弟,保证”。

    还需要再解释么?事实上刚才他就觉出事情不对了,只要智商超过三岁,谁能办出这么二哔的事儿?三司使当到国家快要亡国了都不知,这得蠢成什么样?楚昭辅也是跟着他多年的老人了,就算不是什么聪明人,起码也不是白痴啊。

    现在看来,这特么是自己的好弟弟在跟自己出招啊!三司使都搞不定的事,他一个开封府尹,居然敢保证?

    假设,是楚昭辅悄悄将粮食偷出去并交给了赵光义,为的就是此时此刻,那么,这种破天荒之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而他在今天之前对此一无所知,这特么代表了什么?

    假设,是粮食真吃没了,这么大的数字赵光义不管用什么手段,他能补的上这个窟窿,又特么代表着什么?

    (这件事是历史真事,只是角度不同,史书中楚昭辅是作为一个蠢货的形象出现的,然后赵光义力挽狂澜,当时赵普还没下台,赵光义也不是晋王,谁爱信谁信,反正我不信,我把动机顺序加工了一下,感觉一下子就合理了)

    可以肯定,如果赵匡胤现在不是皇帝而是当年那个将军,他一定会气的冲上去把楚昭辅活活撕了。

    但现在不行了,他已经被赵光义给拿住了。

    他只能恨恨的说道:“楚昭辅,朕给你半月时间,半月后朕看不到三年粮食,必将你凌迟处死,杀你满门老小。”

    然后,赵匡胤又一次深深地和他亲爱的弟弟对视了很久,这才回到了他自己的龙椅上。

    再之后,群臣果然又掀起了一波反孙的声音,往常赵匡胤都是直接骂回去的,而这次,他沉默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