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九十五章 孤家寡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理解赵光义为什么有胆气跟赵匡胤叫板,这还得从一年多以前说起。

    那时候出了震动天下的晋王行贿案,赵匡胤终于狠了一把,一个大棒子分别敲在了赵光义和赵普两个人的脑袋上,原意是让这俩人都特么老实一点。

    可结果,不得不说一句,事与愿违。先说赵普,政事堂这么中枢的衙门被他搞成了一言堂,两个参知政事本是要制衡他的,结果却让他使的跟助理似的,他不在,就没有人开会,而原本的军国重地枢密院,确是人虽走茶未凉,新任枢密使李崇矩跟赵普的关系好的几乎穿一条裤子,赵普说什么就听什么,完全没有丁点自己的意见,最狠的是,他特么居然还跟赵普结了儿女亲家。

    一言垄断了政事堂,又一只手把着枢密院,军政两方面全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这已经算是标准的权臣了,比之当年的王峻只强不弱,就连赵匡胤想干点什么,也得顾及他的意见。

    再说赵光义,赵匡胤把他中书令的位置给拿掉,可他的地位却不降反升,因为之前赵匡胤征讨北汉,赵光义是留守监国了的,那场仗打了半年多,等赵匡胤回来的时候许多事直接就是物是人非了,尤其是此人对新军的渗透,再加上管着三司的楚昭辅向他投诚,他现在比以前当中书令的时候可要牛哔多了。

    天下的权利是固定的,有一个总数,赵普和赵光义的权利都特么的增加了,谁的权利变小了呢?很显然,就是赵匡胤他自己。

    一个五千年历史前所未有的过的情况发生了,那就是皇帝本人的威望与日俱增,可实权却越来越小,翻遍史书,这样的现象还是独一份。

    十年不到,赵匡胤先灭荆湖后灭后蜀,南扫南汉北伐契丹,连燕云中的云都收回来了,一扫自唐末以来汉人屡遭欺凌的惨状,复盛唐天下之势已成,而老百姓却几乎没增加什么负担,不管是民望、官望还是军望,全都已经达到了唐末以来所有帝王的最顶峰,如果一切顺利,等到他收回燕云十六州之后,赵匡胤这三个字,一定可以跟千古一帝李世民相提并论。

    但,他特么的实权却越来越小了。

    很诡异,却是事实,因为赵匡胤性格中有两个致命的弱点:恋旧、和仁德。

    赵光义和赵普揽权揽到这个地步,说实在的这已经不再是他的左膀右臂了,而是他这正意义上的敌人,别说什么储君不储君了,就是真太子权势这么大也没有几个爹能忍得了,李隆基那种除外。

    不过话说回来,现如今这个政治局势,除了赵匡胤本人拥有的无与伦比的威望之外,他比李旦又能强出多少?赵光义和赵普已经越来越像唐朝时的李隆基和太平公主了。

    如果跟朱元璋相比较,你会发现,赵匡胤各项能力指标几乎全都远在他之上,不管是统兵还是治国,甚至就连驭下的手段也比他高明许多,可大明江山就是比大宋稳固,哪怕朱元璋定下的祖宗家法中尤其经济部分漏洞百出,(我只说经济上,明粉不要喷我)致使他的后世子孙苦不堪言,与宋朝连可比性都没有,可人家大明确确实实坚持了将近三百年的国祚。不服么?

    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一个开国之君,应该是越残忍越好的,江山社稷,应该是杀的人越多就特么越稳固的,也许作为人,朱元璋许多做法挺不是东西的,可是作为开国之君,他就是比赵匡胤干的棒!

    可以说,以赵匡胤此时的威望,他真的是想杀谁就杀谁,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朱元璋能干的事儿,他没有一样是干不了的,面对两个明显已经尾大不掉甚至可以与他分庭抗礼的货,再没有什么比先杀了再说更好的办法了。

    可是赵匡胤就是不杀,因为这两个人一个是他亲弟弟,一个是他一路走来的知己和好哥哥,别说他们俩了,赵匡胤当皇帝以后除了敌人之外几乎就没杀过人,可以肯定的说这货真的是不喜欢杀人。

    历史证明他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比如说他两次杯酒释兵权,实质上造就了相当一大批的大地主,使得宋朝土地兼并的问题远比其他朝代迅速得多,最后这些大地主全都尾大不掉,甚至后来将门的形成也跟此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当时直接杀了,后面也就没那么多事儿了。

    更比如说,原本历史中的德险之争,甚至是烛影斧声。

    说回此时此刻,赵匡胤只是想要用更温和的方式来处理这政令三出的问题,可以肯定他从来都没有动过杀人的念头。

    然后,他就被赵光义给怼了。

    怼的简直是戳肺管子一般的疼。

    他满心希望他的好哥哥赵普这时候能站出来帮着他怼一怼这个不听话的弟弟,就如同一直以来这两货所干的一样,可是他却失望了,赵普那一系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

    很无情的一个现实,随着孙春明越干越好,迁都的难度现在是一天比一天低了,而赵匡胤的意思,也一天比一天明朗了,而在迁都这种事情上,赵普跟赵光义的利益几乎是一致的,迁都固然会要了赵光义的大半条命,可对赵普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因为迁都,必然面临着政治洗牌,旧势力要给新势力让一让路,这也是历朝历代的天子摆脱旧势力最好的方法,比如武则天,一招迁都直接把李唐势力拦腰给砍了,迁都之后的赵普还会像现在一样风光么?

    肯定不会了,赵匡胤只是不想杀他,又特么不是不想办他,他还真打着借迁都把俩人一块给办了的主意。

    所以赵普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谁让孙家父子这回是真的有把柄呢,某种程度上,这事儿算是赵普和赵光义一块在怼他。

    这个无情的现实,让一直以来都很重感情的赵匡胤有点懵了。

    他呆呆的坐在万岁大殿上,对身边几乎唯一还能信得过的人说道:“千钧,你说这皇帝,是不是都是孤家寡人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