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九十一章 怒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经大夫诊治,慕容嫣受的伤并不算重,起码没伤到脏器,大概休养个十天半月就可以下床了,这让孙悦他们全家都狠狠松了一口气。

    关于孙悦这一段时日去了哪这种问题,慕容嫣并没有问,但孙悦却总觉得她好像已经知道了,这更让孙悦难受,说实在的他真宁愿慕容嫣骂他一顿甚至动手之类的。

    服侍着慕容嫣换了药睡下,孙悦走在自家的院子里,嗅着这绿肥红瘦的花香,脑子里一片混沌。

    刚才抽自己那两巴掌有点重,整张脸现在都是肿着的。

    赵光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吧。”

    孙悦苦笑:“我真希望受伤的是我。”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思?你想想怎么善后吧,接下来怎么办?”

    “唉,你帮我去跟红棠说一声吧,那个院子送给她了,以后我也不会再去了,若是遇上了合适的良人,自嫁了便是。”

    “怎么,没想过纳了她?”

    “心里这槛过不去了,说实话我这辈子都不想看见她了,对了,你再帮我跟她说一声,别来找我,也别试图用任何方式接触我,我这个夫人脾气不好,我又怕媳妇,若她真要杀人,我也拦不住。”

    “这话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说?”

    “我渣啊。”

    “……”

    “对了,今天这事儿,我感觉背后应该有人捣鬼。”

    “所以呢?”

    “麻烦你这个河-南府尹病上一段时间,省的你不好交代,我一会去跟我爹说,这案子我亲自办。”

    “你要干嘛?别玩火啊,你……”

    “你爱病不病,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今天这事儿我特么要不宰他个百八十人,我心里不痛快,我烦了,不乐意跟他们过家家了,太久没杀人,这帮人都特么忘了我们父子是怎么混到今天这步的了。”

    “你……别冲动,理论上来说,你是负责军事的,你没有司法权,况且咱大宋的死刑是要报给我兄长去批阅的,就算是我也不能轻易断人生死,你这是拿你自己当节度使了?不对,就是节度使,现在司法权也差不多都收回来了啊,尤其你还是一个大将,洛阳离开封这么特么的近,你要杀人,不可能兜得住的啊!”

    孙悦淡淡道:“我意已决,他们敢伤我夫人,我自然要杀他们全家。”

    “我……行吧,我特么的昨天好像吃坏东西了,身上一会冷一会热,头迷糊还浑身没劲,哎呀,不行了,我下不了床了,不,我特么得回京,洛阳的这帮庸医,根本就治不好我,我得回京让太医们都给我来会诊,明天就走,不治个十天半月的根本就回不来。”

    孙悦点头道:“谢了。”

    赵光美一边走一边举起手摆了摆,显然是不太想搭理他。

    可惜了,这货明天才会回京治病,自己今天还是不太方便出手。

    于是他想了想,去药房打算给慕容嫣煎药,结果忙活半天,愣是把药给煎的都糊了,反倒帮了倒忙,被水仙给赶出来了。

    他又想去厨房做点吃的,结果人家医生给开了专门食补的方子,他看了半天全都不会。

    他也不想过问案情,他怕自己忍不了今天就大开杀戒,给赵光美填麻烦。

    最后无事可做之下,孙悦只好又回到了卧室,安安静静地坐在慕容嫣的边上,干瞅着。这丫头睡得很香甜,脸上好像也已经恢复了一丝红润。

    真好看。

    这么好的媳妇,傻哔才会去养外室呢。

    这么好的媳妇,怕媳妇就怕媳妇吧。

    明明觉得看不够,却不知怎的,看着看着自己就睡过去了,好像还抓着她的手,再睁眼的时候,慕容嫣已经醒了,对视一笑,尽在不言之中。

    回头瞅了眼天色,估了一下时辰,孙悦道:“药应该煎好了吧,我去看看,咱们把药先吃了吧。”

    说着,孙悦就要起身,却被慕容嫣拉住,柔声道:“陪我躺一会吧。”

    “好。”

    于是孙悦轻手轻脚地上床,搂过慕容嫣的肩膀,发丝传过阵阵幽香,很舒服,一时间居然又有些困了。

    慕容嫣突然道:“你养了外室了么?”

    孙悦闻言突然浑身一僵,然后特坚定地道:“没有。”

    “哦。”

    然后两个人就不说话了,沉默了半天。

    “这几天,我也想了一下,我确实……是有点太霸道了些,而且醋性很大,换了别人可能早就不忍让我了,我以后会尽量改的,要不然,给你纳一个小妾吧。”

    “不用,你若是改了,跟其他的女人还有什么分别?这几天我也想来着,我喜欢的就是这个不一样的你。”

    嗯,好像说完之后有点后悔。

    不过慕容嫣看上去好像还挺开心。

    唉,知足常乐吧。

    “你还困不?”

    “有点。”

    “那你转过去,搂一搂试试再睡一觉吧。”

    “我不,你转过去,我搂着你睡。”

    “不要,我喜欢搂着你,不喜欢被搂。”

    “要不别搂了,怪热的。”

    “行。”

    …………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睁开眼,浑身舒畅,服侍慕容嫣将药喝了,看窗外,惹柳烟浓,双燕细雨归来,心情好不舒畅。

    “夫人家中歇息,为夫去半点事情,去去就来。”

    “嗯。”

    孙悦在慕容嫣额头上轻轻一吻,嘴角含笑,出门于烟雨中打了一把油纸伞,再看面上,已是杀气磅礴。

    赵光美应该已经走了,没走的话自己也有点忍不了了,与孙春明简单话别了一下,便匹马直奔军营,跟韩崇训调了百余名跟自己南征北战的老人,持弓按剑,径直便入了洛阳大牢。

    昨天这事儿毕竟太大了,参与人数众多,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放了的,法不责众,自古便有这样的道理,不过领头闹事儿的却是绝对跑不掉的。

    孙悦倒也不客气,进了牢房让狱卒将牢门打开,然后手一挥,身后的百战精兵便一拥而上,将昨天最开始打人的大约三十来人全部拎小鸡崽似的拽出。

    “哎哎,侯爷,您这是要带他们去哪啊,您这连个手续都没有,小人可担当不起这个责任啊。”

    “已经跟家父商议过了,天塌下来本侯父子顶着,看你的门去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