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九十章 回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管哪个世纪,男人的天性其实都是有点贱的。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妓,这话也特么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在某些时候上,其实是相当有道理的。

    顿顿都吃大米饭,总有吃够的时候,这时候一碗红烧肉摆在眼前,谁特么能忍住不去吃?可若是顿顿都吃红烧肉,不出三天就特么腻了,回过头想想,嗯,还是米饭离不了。

    不过呢,孙悦还是没走成。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心软,另一方面,他特么不得不承认,他就是怕老婆。

    出走三天,也没个理由,这特么真是没法交代了,万一让人家知道自己养了外室,这话可怎么说得出口啊,所以他就琢磨着,无论如何也得想一个能过得去的理由再回去,今天想不到,那就……明天再说吧。

    托得一天是一天。

    于是,三天之后又三天,三天之后又三天,这一拖,就又是九天过去了。

    越拖就越心慌,越心慌就越不敢走。

    别说什么窝囊不窝囊的,这事儿特么换了谁身上都一样。

    孙悦绞尽脑汁的给自己想理由,他甚至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要不我给我自己一刀?

    就说路遇刺客,重伤昏迷,被好心人家救起,这么长时间一直在昏迷?

    嗯,这个理由相对还是比较完美的。可这操作性……有点低呀。

    老子虽然上了很多次战场,也越来越像是个将军了,可老子没怎么受过伤啊,我又不是田钦祚那种猛人,扎一刀权当蚊子咬了,这玩意多疼啊。

    再说这位置也不好掌握啊,扎腿上?你们家腿伤了会昏迷半个月?

    扎肚子上?那特么扎死了怎么办?

    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别的理由来了,今天,他第十六次暗暗给自己打气,拿着把寸余长的匕首,在肚子上比比划划,开始琢磨着怎么下刀。

    理论上来说,如果只是砍翻皮肉不伤脏器,只要包扎及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到时候缠着纱布谁也看不出来他到底什么情况,就说之前昏迷是因为失血过多,也算是一个完美的解释。

    暗暗打气道:“孙悦啊,你可是男人,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人在社会混,挨打要立正,自己作的死,只能自己认。”

    终于感觉勇气攒的够了,深深的吸了口气,闭着眼就要下刀,猛然间,就听到外面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好不容易憋的勇气一下子就全泻了。

    “妈的,谁啊?”

    拎着刀,气冲冲的孙悦就去开门了。

    “三大王?”

    赵光美自然是知道孙悦住在那的。

    “悦哥儿,出事儿了。”

    “嗯?出什么事儿了?”

    “慕容嫣受伤了。”

    “啊?”

    孙悦脸都吓得发白了,刀子一扔,也顾不上身份了,拎着赵光美脖领子就吼:“到底怎么回事!”

    “一群本地的混混无赖闹事,一开始打了几个外地人,后来不知怎么的越闹越大,变成了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大火并,你爹去阻止,慕容嫣当中保护,伤着了。”

    孙悦感觉头发都快立起来了,不由抓着赵光美骂道:“田钦祚呢?韩崇训呢?洛阳城的十万禁军呢?你这个河-南府尹是真拿自己当摆设的么?”

    赵光美也怒道:“你麻痹的你还有脸骂我,你特么才是河-南都监,你爹调得了兵么?消息到了我这边,我特么是亲自拿着去了营地才把田钦祚派去,然后马不停蹄的就过来找你,你特娘的如果不是擅离职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么?”

    孙悦一懵,说不出话了。

    这里说明一下,北宋操蛋的军事制度,赵匡胤为了地方上分权无所不用其极,地方知府虽然名义上是地方军队的最高领导,但想要调兵,等手续办完黄花菜都凉了。

    尤其是洛阳的情况又比别的地方更特殊一些,因为韩崇训和田钦祚都是禁军的编制,不属于地方部队,原则上来说人家是分属殿前司和侍卫司领导的,理论上别说孙春明,就连赵光美也没法直接指挥,尤其是在没有自己这个都监用印的情况下。

    还能说什么?

    “快带路。”

    红棠这时候也跑了出来,倒也是个拎得清轻重的,拿了外套过来给孙悦穿上,“孙郎,你……”

    “郎你麻痹。”

    “…………”

    孙悦此时已经顾不上这女人心里怎么想了。

    快马加鞭的来到地方,远远的就闻到血腥味,可以判断事件相当严重,不过今日的孙悦间接死他手里面的人少说也有个二三十万了,早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面不改色的就骑马冲了上去,顺带着还抽出了手中宝剑。

    他现在心情极度糟糕,特别想杀几个不开眼的泻下火。

    不过说真的,他现在来不来已经没啥用了,田钦祚都来了,难道还差他一个么?几百个大盾兵从外往里一手举盾,一手持刀,噗呲噗呲的就杀出一个血圈,谁还敢不服?不一会就纷纷扔下兵器跪地投降了。

    慕容嫣在最中间,一只手捂着肚子,血流如注,面色惨白地喊道:“田都指挥使,住手吧,不要再杀人了,他们已经投降了。”

    孙悦见此心中更绝痛苦难耐,骑马冲进去,几乎快要发狂,瞅着一圈圈跪了一地的这些闹事儿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挥剑就砍死了两个。

    与慕容嫣对视了一下,只觉得这眼神中信息有点多,似是欣喜,又似是埋怨,又有一种放松,孙悦一时间居然不太敢看。

    田钦祚这时候也凑了过来,“孙监……”

    孙悦也不知是不是肚子里的邪火太旺,也不等他说什么,当着三军将士的面,回手就是一特别响亮的耳光。

    将士们都看傻了,一时间场面可安静了。

    孙悦想想似乎也不对,抬起手,又狠抽了自己两下。

    “姑爷,你可算是来了,这么多天你都去哪了。”

    “我……”

    慕容嫣摇摇头道:“芙蓉,算了。”抬起头又道:“我受伤了,可能会死。”

    “你……你是慕容嫣啊,你怎么可能会死呢?你逗我呢对不对?”

    慕容嫣笑道:“啊,我现在想回家。”

    “嗯嗯,咱回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