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八十九章 厌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玻璃厂只是洛阳城中的一个小缩影而已,说到底,这其实是商人和权贵阶层斗争的一种表现形式,孙家作为调停者,不自觉的就把屁股做到商人那头去了,自然要引起那些权贵股东们的反感。

    当然,孙家自己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的,他认为他蛋糕分的很好,可蛋糕分的好不好,大多时候并不是被分蛋糕的人决定的,而是吃的人心里反应决定的。

    其实何止是玻璃厂,整个洛阳都差不多。这些时日以来,洛阳城越建越是繁华,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新增数万的人口,最近山-东大旱,难民们都不去开封了,都知道开封居大不易,乌央乌央的都往洛阳走,都知道洛阳有活路,只要有一把力气,不但饿不死,还能过上很不错的生活。

    今天多一个当铺,明天多一个酒楼,到处都在施工,到处都在建设,市面上大把大把的银钱流水一般的花出去,再收回来,昨天还是荒凉冷清的河滩,也许回个头的功夫就多了一群汉子在这里讨生活。

    都说孙春明盛世能臣,全国各地的目光都在看着洛阳,可就连改革开放都会飞进来苍蝇,任何的快速发展都不可能不留下问题和隐患,谁也不是上帝,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其实何止是玻璃厂,如今整个洛阳,平民、难民、商人、权贵,四个阶层之间泾渭分明,矛盾重重,最多的时候一天之内出了四十余起的命案,若不是这变态一般的经济发展,再硬的靠山也够孙春明喝一壶的了。

    洛阳要发展,就要不断吸收新鲜的劳动力,而这年头家里有地有产的人肯定是不会离开故土的,正好山-东大旱,所以这些新来的劳动力,十之八九都是难民。

    难民要吃饭,要给个地方住,要工作以赚取收益,这自然严重的侵害了原本的洛阳本地百姓的利益。

    除了劳动力以外,洛阳的发展也离不开资金、资源、这就要孙春明大规模的吸收商人的力量,吸收外地土豪的力量,他希望这些人拧成一股绳,大家才会越来越好。

    但实际上这却严重侵犯了本地权贵们的利益。

    这些,自然都是孙春明的工作了,官府么,不就是调和矛盾,寻找共同目标的么,这也是这段时间他忙成狗的主要原因,玻璃厂这点破事儿,扒开了其实就是现如今洛阳城的最主要矛盾。

    没有人知道慕容嫣是怎么跟慕容家谈的,但反正最终的结果,慕容家的本家人几乎全部退出了玻璃厂的管理层,留下的卓柏鑫,与其说代表的是慕容家,不如说代表的是慕容嫣,也代表着孙家与慕容家的联系。

    慕容嫣还跟韩德让详细的谈了一次,亲手收拾了几个以符家的几个纨绔为首的二代,便不再多问玻璃厂的事了。

    他有点理解为啥孙悦这么信任这个韩德让了,因为这几天,韩德让处理的真的很好,让她有了点刮目相看的感觉,这份能力已经当得上人杰二字了。

    而这样的人杰,通常都是大格局的,不可能贪图那么点蝇头小利,同时她也感觉得出来,孙悦要交给他的,远不止一个玻璃厂。

    反正折腾了一大天,慕容嫣先后约谈了卓柏鑫、韩老三、韩德让,劳心又劳力,等她的事情办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疲惫了。

    毕竟,只是个女人。

    当天晚上,孙悦还是没有回来,她派人出去找,却没找着,就连赵光美也说不知道他人在哪。

    也不知是真不知,还是知道却不愿意说。

    一连三天,都是如此,她已经有一点担心了。

    “小姐,你若是实在放心不下,我就再陪你去找一趟三大王吧,他肯定知道,最起码知道点什么,他要是不说,咱就赖在他府上不走了,看他能怎么办。”

    慕容嫣闻言其实也是有些意动的,她跟赵光美其实很熟,毕竟年龄上差不多,小时候总一块玩,甚至还把他绑起来打过,只是想了想,却还是道:“算了,传出去惹人笑话,我倒不怕别人笑话我,可对孙家的名声还是不太好,况且人家现在基本已经是半步亲王了,闹起来,再给他找麻烦。”

    “可是小姐,你说姑爷他这么多天不回来,会不会……会不会是养了外室了。”

    “这……”

    慕容嫣也有点说不准了,千万别小瞧女人的第六感,这玩意虽然不如杜蕾斯好用,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很准的。

    “应该不会吧,我们成亲毕竟才半年不到,我不信他会这么对我。”

    “哦……”

    “算了,不管他了,歇息吧。”

    说着,慕容嫣吹熄了灯,合衣而睡,闭上眼睛,感觉心里都空落落的。

    另一边,孙悦躺在床上,瞅了瞅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一时间心里也有些空。

    温柔乡里过了三天,他特么已经有点后悔了。

    红棠的技术很好,他这三天里又解锁了许多新的姿势,许多慕容嫣绝对不会同意的新姿势,腰子都快被榨干了。

    红棠也很漂亮,最关键的是,她现在很温柔,非常非常的温柔那种,轻声细语,既能跟他聊诗词歌赋,也能跟他聊天下大势,而且做饭很好吃。

    所有他讨厌慕容嫣的地方,在这个女人这都能得到慰藉。

    他应该满足的。

    可是,他却想慕容嫣了。

    很想很想,感觉心里都长了草一样的想,想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在红棠身上又开了一炮,然后腰子更伤,心里更乱。

    鬼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这特么简直不可思议,甚至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他跟慕容嫣的吵架都不可思议,这种事儿说开不就得了么,至于吵成这样?

    人生气的时候总是没什么理智,尤其是跟亲近的人,吵的往往都是情绪,而非事情本身。

    慕容嫣太不给他面子了,这让他有点不太痛快,毕竟他如今好歹也是国之栋梁,封了一字侯的人物了,成天被别人背后说怕老婆,这特么换了谁也多少会存点芥蒂的。

    可是,稀里糊涂的怎么就养了个外室了呢?

    这两天他都回想好几次了,好像人家说自己怕老婆,一激,就特么上套了,这特么是老子办的出来的事儿?又特么不是没见过女人。

    昨天他特么就想走了,可是呢,一想到慕容嫣知道了他养外室,他整个头皮唰的一下,全都麻了,所以想了想,就又躺下了。

    今天……要不回家?

    “红棠,你今天自己睡吧,我回家看看。”

    结果红棠整个人树袋熊一般的就抱了上来:“不嘛不嘛,再多陪我一天好不好,就一天,你家的夫人那么厉害,你又怕老婆,这次一走,都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了,你再多陪陪人家呗,我给你做汤喝啊?要不然……明天让你试你一直想试的那个姿势啊?你要是走了,人家多无聊啊。”

    孙悦瞅了瞅她,突然感觉特别没意思。

    突然感觉,有点讨厌这个女人了。

    你特么没了男人活不下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