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八十八章 众怒难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府。

    慕容嫣神色淡然的给孙春明布菜,有关昨晚孙悦彻夜未归之事,只字未提。

    孙春明倒是挺不好意思的,说实在的他挺喜欢这个儿媳妇的,长辈么,总是希望儿媳妇可以管着点的,媳妇管的多了,当爹的也就省的操心了,况且这诺大的孙府,没个主事的女人也确实不太方便,慕容嫣管理的手腕他还是认可的。

    “媳妇你放心,等臭小子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

    “不必了公公,我们没什么事,您让我们自己解决就是了。”

    “这……好吧,不过你要知道,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这事儿啊,肯定是臭小子的不对,有什么用得上我帮忙的,您尽管说就是了。”

    “多谢公公。”

    孙春明这是有点想当然了,慕容嫣又不是杨蓉那样的性子,受了委屈就憋着,被动的等待男人自己良心发现,这不是她的风格,她可是一个连鼓掌游戏都要在上面的女人。

    吃完早饭,服侍着孙春明去了衙门,转身对芙蓉道:“咱们也收拾收拾出门,把我的剑拿来带着。”

    芙蓉吓了一跳,连忙道:“啊?小姐您冷静啊,姑爷昨晚上是在三大王府上过夜的,三大王如今毕竟也二十多了,又是河-南府尹,您这要是打上门去,大家面上都不好看,这不是要气死姑爷么,小姐我求求你了,你就给姑爷服个软,好好过日子不行么,姑爷对你其实挺不错的。”

    慕容嫣弹了她一个脑瓜崩道:“谁说要去找他了。”

    “那您是……”

    “去玻璃厂,我倒要看看,这特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若真是那姓韩的挑拨离间,老娘非剐了他不可。”

    “哦。”

    这天下的女人其实是分成两种的,一种是普通女人,另一种,就是慕容嫣。

    青衣官靴,紧身长裤,随便扎了个绳子做腰带,头发在上面一扎,手里拿着个宝剑,就出门了,再加上一脸的英气,胸口却是平平,乍一看还以为是个长相俊秀的爷们。

    这货真的就只拎着把剑就去玻璃厂了。

    这派头,这阵仗,尤其是颦眉一冷笑,龙套们都感觉后脖颈子发凉。

    小心翼翼的给她斟了茶,问道:“少夫人可是来找韩掌柜的?这个……他现在有点事儿,正忙着呢,要不您……。”

    慕容嫣看似随意地斜眼瞅了他一眼,那答话的小厮感觉心脏跳的都有点紧了,却见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先不急着找他,卓柏鑫呢?把他叫来吧。”

    卓柏鑫是慕容家的家将,跟了慕容延钊十几年的亲信,既然要见他,那肯定就不是来闹事儿的了,众人闻言纷纷都松了一口气,慕容嫣也知道这帮人都忙,便挥了挥手,让他们都散去了。

    不一会,老卓便来了,慕容嫣把人请到边上坐下,柔声道:“老卓,你是自己人,跟我娘家婆家都算是关系匪浅,我对你,向来都是信得过的,昨天,因为一些事情,我跟夫君吵了一架,今天想起来,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我这人性子你是了解的,受了气若是撒不出来,会生病的,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三哥这人我了解,他不应该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

    卓柏鑫思索了半天,斟酌道:“少主母,这事儿本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韩掌柜几天前查账,确实是发现有一百多万不翼而飞了,这是千真万确的。”

    慕容嫣皱了皱眉:“慕容家干的?”

    “这个……目前还说不好,但就算不是三爷干的,想来,三爷肯定也是知道的。这么大的一笔数额,又做的这么天衣无缝,不是一家两家就能干的了的。”

    “你确定是少了一百多万?”

    “这个,应该不假。其实这厂子里,尤其是管理层的几个股东,说实话,对孙家一直都是有一点非议的,孙家父子的手段眼光自然不必去说,但有些事,确实……唉,这么说吧,每天厂子里光税赋都得上千贯,缴的乃是重税,您说,这厂子不提军方的股,便是这些东家,哪个不是跺跺脚都让朝廷抖三抖的主?仅此一项,每年少赚的,怕是也不止百万贯了。”

    “我公爹毕竟是权知河-南府,洛阳城百废待兴,正是用钱的时候,他这么做,本也是无可厚非,若他自己的产业带头偷漏税赋,以后他该怎么行政呢?”

    卓柏鑫道:“其实不止如此,许多孙家的规矩也都让人难以理解,比如,他不许工人们跟主家签卖身契,反而签什么三年劳动保障合约,而且这些都是小节,真正惹了旁人不满的是,他都现在了,居然还在张罗着扩建,这一段时日,又吸收了不少的资金,建了不少的钢炉,不但收权贵的股,他就连那乡下地主老财的钱也统统收下。”

    “厂子越做越大,难道不好么?”

    “唉,也好,也不好。其实我看得出来,孙家父子是有大抱负,大理想的人,他们不在乎钱,可是……别人在乎啊,玻璃这东西,终究还是富贵人家用的,现在通了运河,产量一下子就上去了,这价钱,已经有点涨不动了,甚至这洛阳周边已经有了降价的趋势,再吸收股资,加大生产,这玻璃非得降价不可,到时候虽然卖的玻璃会多了,可大家伙的占股少了啊,里外里一算,其实赚的反而是越来越少的所以……”

    “所以你是说,厂子里的其他人对此都感到非常不满,这才合伙坑钱,甚至不止是合伙坑钱,这厂子里的其他股东,已经都形成了一个反孙的阵线,是不是。”

    “这……是。”

    “那依你之见,我三哥,是这个小阵线中的一员么?”

    “这……三爷的性子,您是知道的,贪钱这种事,他肯定是不屑于做的,但您也知道,目前厂子里管事儿的,大多都是那些老将军们的子弟,咱们慕容家毕竟起于军伍,现在殿帅不在了,靠的就是那点关系,所以……唉,你知道他这人,最爱面子。”

    慕容嫣点了点头,他大体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儿了。

    说白了,孙家人做生意,想的是家国天下,是奔着政治目的去的,而人家都是奔着钱,自己三个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为了孙家跟所有二代们翻脸?

    “老卓,你夫人亡故,有两年了吧。”

    “额……是。”

    “一直都没续弦?”

    “啊,我……没这打算啊。”

    “我身边有一个侍女叫做腊梅,跟了我好多年了,也是个伶俐的性子,你若是不嫌弃,我就做个主,把他嫁给你。”

    “哈?”

    “从今天起,你来做我慕容家的代表,三哥那边,我去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