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吵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听了慕容嫣的话,孙悦也顾不上腰了,沉着脸坐了起来。看来这事儿,十之八九真的跟慕容家有关系。

    “夫人,咱俩把衣服穿好,认真谈一谈。”

    孙悦的话比较严肃,慕容嫣一听也愣了,坐起来后面上也不太好看。

    “怎么,孙家还有后宫不得干政的规矩不成?”

    孙悦叹气道:“你说着话就没意思了,你看这天底下除了我还有哪怕半个带妻子打仗的将军?只是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我们孙家的媳妇。”

    慕容嫣冷笑:“你是说我胳膊肘往外拐?”

    “今天韩德让跟我说,玻璃厂的账目差了一百多万对不上,你知道要让一百万贯消失不见,上上下下需要多少人么?这是公然在偷咱们家的钱啊,难道还不能查一下了么?就算是你三哥,咱们也得公事公办不是?”

    慕容嫣气的脸都红了,怒骂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他说少一百万就少一百万了?你特么倒是查一下去啊,一边是我的亲哥哥,一边是差点把你们爷俩害死的契丹奴才,你问都不问就相信后者?若真是我哥偷咱家的钱,你以为我能饶他?”

    孙悦怒道:“别一口奴才的,人家是曹伯伯的侄儿,是我认可了的自己人,是兄弟。”

    慕容嫣闻言一枕头砸了过来,吓得孙悦连忙躲开,任凭枕头摔在地上稀碎(瓷的),不由更是怒道:“你疯了!谋杀亲夫啊你。”

    “他是你自己人,我哥就是外人?你干脆说,我也是外人得了呗。”说着,慕容嫣气极之下竟然还要再砸。

    “够了!慕容嫣,你平日刁蛮霸道嚣张跋扈,我忍你已经很久了!真以为老子怕你?”

    慕容嫣气的都乐了,“呵呵?现在说我刁蛮?我特娘的帮你处理军务的时候你说什么了,我特娘的救你性命的时候你说什么了?忍很久?你忍多久了?说啊,你是不是还要写修书啊。”

    “你……不可理喻!”

    说着,孙悦抬腿就走了,而且出门的时候还使劲地摔了一下门,只留下慕容嫣,呆呆地瞅了半天,突然下面一凉,手一模,是刚才孙悦留下的小牛奶,还能闻到一股怪味,然后小嘴一撅,埋下头无声地哭了起来。

    却说孙悦出了门,风一吹,其实也稍稍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毕竟,他对韩德让的信任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他人品的信任而不是单纯的那点血缘关系,韩德让也算半个儒生,而且从历史长河来看,他幽州城下不降赵二,终其一生不负萧后,若不是有着一层民族大义隔着,此人其实是当得上忠义二字的。

    可是这些东西,慕容嫣肯定是不知道的,甚至于这女人压根就没怎么读过四书五经,那都是应试教育的东西,人家从小是舞刀弄棒研习兵法长大的,估摸着这些日子以来别说信任了,时时刻刻提防着韩德让还差不多,毕竟他们家差点就毁他手上。

    所以一边是自己哥哥,一边是这么个玩意,估摸着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都差不多。

    不过,怎么说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孙悦发火其实说的也并不就完全都是气话,他确实是忍了许久了。

    这女人,手段确实霸道了些,如果是一夫一妻的现代社会自然没什么,都是特么一群出个轨就敢剪你丁丁的主,但在一夫多妻制度下的宋朝,那就有点不太那啥了,男人么,生活作风这种事思想滑坡是很快的。

    凭什么赵光义田钦祚韩崇训他们都可以成天在外边风流快活,老婆收拾的跟乖猫似的?人家老婆也是将门虎女啊,就你特殊?

    吵架么,这时候脑子里想的全是不好的地方了,他也不想想,慕容嫣对他有多少的恩义,哪里是别人老婆比得了的?明明之前他爱的就是这独立自强的性格,结果现在就成了刁蛮霸道了,婚前红玫瑰,婚后蚊子血,想来说的应该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了。

    反正他家这么大,又不愁没地方睡,想想好久都没宠幸小蝶了,今天终于从这女魔头的魔抓下逃了出来,不趁着这个机会多找俩女人大被同眠,万一过两天俩人床头吵架床尾和怎么办?

    想想还真有点小鸡动呢。

    果断进了小蝶的屋,此时人家正在刺绣,没看见他,气不顺的孙悦直接从后面一把横搂过来,往床上一扔,就开始扒衣服。

    “少爷?你……你怎么来了,你这是干什么,门,门还没关呢,唉?小晴,你快去把门给关上。”

    和谐社会…………

    “少爷,你……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猛。”

    孙悦摸着她没有说话。

    “少爷您今晚是要在妾这里安寝?”

    孙悦皱眉道:“你还不乐意不成?”

    “瞧您这话说的,怎么可能会不乐意呢,只是,您这是跟少夫人吵架了吧,您今天若是真睡在妾这,她以后非恨死妾身不可,您让我们姐妹以后,可怎么相处呢?少夫人这人性子确实是急了些,可她对您那可真是很好很好的,要不妾来做个席,说和说和?”

    孙悦这下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你就这么怕她?她还真能杀了你不成?是不是她对你用刑了?”说着,孙悦在小蝶身上找了一圈,好像也没找到什么伤口。

    要说小蝶不敢争宠,这倒是很正常,从出身上来看,小蝶也没争宠的资格,可特娘的孝顺到这个地步,过分啊!

    莫不是用竹签子插过指甲缝之类的?嗯,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小蝶扒拉开孙悦摸上摸下的手,笑道:“少爷这却是太冤枉少夫人了,妾对少夫人只有感激,可从来没有半点怨恨啊。”

    “感激?”

    小蝶伸出手道:“这个镯子,就是少夫人送给我的。”

    “一个镯子就把你给收买了?”

    小蝶闻言低下头,咬了咬嘴唇道:“少夫人前些时日,托慕容家的势力,找到了我爹和我弟弟,爹已经安顿好了,送了两百亩的良田,还安排我弟弟进了新军,做了个伍长。”

    孙悦闻言愣了一下,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道:“对不起了,我这人心思太大,你都跟我这么久了,一直都没过问过你家人的事儿,还得她想着,我……抱歉。”

    说完,孙悦也没脸待了,穿上衣服灰溜溜的就走了。

    特么的,他这么多年愣是把人家小蝶的家人给忘了一干净。虽说小蝶当初是以罪奴的身份买进来的,亲人早已失散,可既然慕容嫣托慕容家的势力能找得着人,难道孙家就找不着么?

    要知道慕容延钊死后,孙家的势力可是比慕容家大的多得多的。

    这种事儿还得人家想着办,自己还啥都不知道,这感觉……真特么不爽,这慕容嫣丫的就是有病,这种事都不表功,还特么玩上一张一弛了。

    想了想,孙悦好像好久都没跟赵光美一块夜宿花街了,正好今晚上自己也没地方去,便冲着慕容嫣的房里大声冷哼一声,就找赵光美去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