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八十一章 狗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简单一番沟通之后,孙春明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情况,总的来说,蛋疼。

    五十多年前,老曹一家遭遇了耶律阿保机南下,把人都给掳走了,只留下曹母抱着刚出生不久的老曹,勉强逃过一劫。

    而那个被掳走的老曹他爹,就是特么的韩知古,也就是韩匡嗣的爹,因为被当时的皇后赏识,就成了阿保机这一脉的家奴,一直到韩匡嗣自学医术受到重用给了兵权,这才在他们这一辈混成了顶尖的奴才。(这块是bg,韩匡嗣其实也是生于辽长于辽的,剧情需要,微改历史)。

    至于为啥他们一个姓韩一个姓曹?很简单,因为韩知古当年是入赘的,就是这么狗血,一般这么狗血的事儿只有三流的网络小说中才会发生,还得是这个二哔作者为了怕读者猜出来特意改的姓那种。

    孙悦上辈子最烦这种作者了,为了不让读者猜出来剧情无所不用其极,碰上了非得打一顿不可。

    换句话说,韩德让其实是特么的曹军的堂兄弟!

    蛋疼啊!

    “娘,您还活着?孩儿,不孝啊~~”

    家里有老人的都知道,老年痴呆重度患者,如果突然间变得特别明白,那就真是没几天命了,这是一种回光返照,所以孙春明在一旁见到这母子二人狗血的抱头痛哭,心里也是又酸涩,又替曹母感到高兴。

    将死之际,可以清醒的见到久违的家人,这应该是上天对她的恩赐了。

    然而老太太是爽了,其他人,可就要面对无比的尴尬了。

    和韩德让一样,韩匡嗣也是忠于大辽的,这货是耶律贤最宠爱的奴才,耶律贤对他也是真的好,若找到的娘是宋朝的普通老百姓也就罢了,直接将人领回去享福就是了,可是……

    听说大侄子都已经是河-南的一军副都指挥使了?

    尼玛将来叔侄俩对阵沙场的可能性是真不小,而且他这次来是作为耶律休哥的使者来祝贺孙悦新婚的,当然,实际上是来下套的,但不管怎么说,孙悦这婚结完了,他也该回去了。

    老太太一听这儿子要走,七八十的人了,突然间就变得特别有力气,死死地抓住了韩匡嗣的手,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老瘦的脖子上青筋根根蹦起,看起来好像随时就可能挂掉一样。

    “娘,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而且,儿早已经成家立业,家里上上下下百余口人呢,我若是留下,他们就真的死定了。”

    老太太的眼神逐渐小了下来,满脸的失望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但嘴上却又重新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她知足了。

    “娘,这是我儿子,您孙子,韩德让,孩儿不能亲自留在您身边孝敬您了,便让他替我向您行孝吧,让儿,快叫大母。”

    韩德让此时的脑子已经快要爆炸了,整个人都傻傻的,晕晕的,嗡嗡的,韩匡嗣一扒拉他他好悬没摔地上,愣愣的跪着叫了声,大母。

    “这是我孙子?我孙子?好……真好……长得真俊,像你爷爷,你想吃点什么呀?大母给你做。”

    “…………”

    孙春明见此,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便也就撤了,还特意命人将曹军叫回来,又亲自给老曹写了封信,回去跟孙悦将这边发生的事一说,孙悦也跟着特么蛋疼了。

    现在肯定是不能把人家发南诏了,那就真要了老太太的命了,可是怎么处理呢?当家人?信不过呀。

    最后父子俩决定,回头问问韩德让的想法再说,这货倒也算是个君子,说实在的他都未必转得过弯来。

    晚上,老曹已经从开封赶过来了,开封离洛阳一共也没多远,快马加鞭一来一回一天的时间倒也是够的,曹军自然就更不用说了,一大家子人坐在一块,连韩匡嗣也帮忙做了道炖羊肉,然后坐下,一时间居然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是孙春明提议道:“咱们喝点酒吧。”

    老曹连忙道:“好好好,我去拿,来点好酒。”

    然后,这顿饭就吃的跟追悼会似的,喝点小酒小磕一唠,一群大老爷们哭的跟鬼差不多,纷纷说着这几十年的不易,孙悦和孙春明只能在一旁尴尬地不停给这哥俩倒酒。

    当然,更懵逼的就属韩德让了,这货对耶律家是真的很忠诚,虽然原本历史上他睡了耶律贤的老婆,但这种事在草原民族里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敬不是。

    不过同样的,正常情况下,一个忠的人,一定也是孝的,有句话叫忠孝不能两全,这话在后世大多都出现在当兵的战士嘴里,但其实在古人的概念里,这话是出现在丁忧的时候的。

    为了孝,忠就可以放一边去了,所谓百善孝为先,自然也就在忠字的先了,这也是历朝历代都在推崇的价值观。

    等第二天醒了酒,韩匡嗣又跟曹母恭恭敬敬地磕了好几个响头,磕的额头都出血了。

    “要走了?”

    “孩儿不孝。”

    “去吧,你也有你的难处,知道你们这些年过的很好,我就知足了。”

    韩匡嗣哽咽的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韩德让的头道:“大母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其实已经用命报答过皇帝的恩义了,以后,不用理会了。”

    “爹?”

    “听话。”

    “知道了,爹。”

    韩匡嗣转身欲走,孙悦突然道:“等一下。”

    “孙小相公有何吩咐?”

    “韩将军,您如今是契丹中的汉人第一人,深得辽主信任,而且在燕地威望很高,而大宋是一定要收复燕云的,将来你我若战场相见……”

    韩匡嗣闻言叹息一声,道:“到时候再说吧,若天时地利人和,我……唉,再说吧。”

    孙悦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至少是已经动摇了,这样其实就已经很让人满意了,这种事儿只要有个缝,撕出个洞来很容易。

    可惜了,如今的韩匡嗣还没混成南-京留守,或者说此时的汉人还没机会做这样的官,否则的话,孙悦都得把辽国的南-京军事布防图忽悠过来。

    不过孙悦记得历史上高粱河之战的时候,应该是韩匡嗣领汉军守于城,耶律休哥领辽骑战于野的,因为这货重伤还是生病来着,这才轮得着韩德让子承父业的,如果到时候这货能有郭无为一半的觉悟……

    不敢想不敢想。

    咦?这么一想,孙悦都有点把韩德让给送回去的心思了,这要是等他当了摄政王再跳反……嗯,这特么纯属做梦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