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八十章 震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阳光透过窗户,蒙上浅浅一层绿色照在韩德让的桌上,而他本人,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坐在阳光与阴影之间的位置上,喝酒。

    门被推开,孙春明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坐在了阳光明媚处。

    韩德让微微抬头,笑道:“虽然我也读了些书,但我爹却是武夫出身,我,武艺不弱的,你现在单独来见我,不怕我突然发难,杀死你么?”

    孙春明听后心里一慌,却还是淡淡道:“不怕,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其实他特么的就是忘了,因为韩德让给人留下的历史印象太文雅了,不自觉的就忘了,这货沙场上也是猛将型的。

    韩德让闻言不由在嘴角挂起了一丝嘲笑,不过似乎是想了一下,也就收回去了,淡淡道:“你是来杀人的,还是来劝降的。”

    “没想过杀你。”

    “哦?呵呵,那我真应该感到荣幸了,我差一点就害死了你们父子,你们居然还有心思招降?这心是得有多大啊。”

    “换个人,早就切碎了喂狗了,可是,你值这个代价。”

    韩德让摇了摇头道:“谢谢你们爷俩这么看重我,不过,我是大辽皇帝的家奴,生于辽,长于辽,也从没想过背叛辽,动手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我死在你们手里,我们韩家在辽国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这已经是我为大辽,为韩家,唯一能做的事情了,你们父子俩对我倒也还算不错,我就不和你动手了,杀了我吧。”

    孙春明难以置信地道:“可是你是汉人,而且在辽国,你是奴才,在大宋,我让你当士大夫。你以为这几日我为什么让你满洛阳的乱转?我就是想让你看看,什么是人过的生活?你跟着吕蒙正审过案,你应该知道,就连被告,都是站着受审的,我们是人,我们有尊严!”

    韩德让面上闪过一丝犹豫,坚定道:“可能是,我生不逢时吧,多说无益,动手吧。”

    人的人格,大半来自于他所受到的教育,你不能指望着跟你有不同教育背景的人跟你有一样的善恶标准,人家韩德让是奴才不假,但实话实说,耶律贤对他们韩家不错,是拿他们当自家人的,不然他爹也不可能在之后的几年中升官跟开挂似的。

    封建社会是没有国家的概念的,民族概念其实也有点淡薄,这年头讲究的是家天下,按照一般价值观,孙悦父子忠于的应该是赵宋,那么韩家父子忠于耶律辽,自然也没什么问题,况且耶律贤还是一位主张善待汉人的皇帝。

    事实上契丹对燕地汉人,还算是不错的,是,在萧后之前汉人都是奴才身份,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都很低,可是那又怎样,整个满清时期汉人都是奴才身份,即使是此时的契丹,在对待汉人的问题上放在整个历史长河中都算是比较好的了。

    耶律阿保机本人就是靠着汉人起家的,他掳掠了至少五十万的汉人人口,但死的人很少很少,他甚至剩下自己的口粮给这帮奴才吃。

    对比一下,康熙迁海,死者十之七八,多数都是饿死,还有些直接就是清军杀死的,结果施琅叛郑,消灭了最后一个汉人政权,好像也没人骂他汉奸,而且还有康乾盛世的说法。(我一直很纳闷施琅为啥不是汉奸,而且还立碑修庙了。)

    至于萧后以后,说实在的人家待燕地汉人比宋朝自己对川蜀同胞都要好一点,当然,现在没了韩德让,鬼知道辽国历史会发展成什么样。

    所以总而言之,韩德让这样有气节的人,有尿性的人,一旦他认准了所谓的忠君爱国,几乎就是说不动的了,更何况人家在幽州还有一大家子人呢。

    对此,孙春明也无能为力,他虽然是穿越者,但他并没有学会虎躯一震这种bg般的超能力。

    “我还是那句话,不会杀你,你去南诏吧,一身本事,去帮着建设建设边陲之地也是好的。”

    韩德让深深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回你是肯定回不去了,但让你们父子分离,却是也是我们不好,正好你父亲也在,让他陪你说说话吧。”

    韩德让终于动容了:“你就不怕我趁机向大王传递什么情报?”

    “既然敢让你看,就不怕你传,我还告诉你,洛阳城会一天比一天繁华,我们的装备也会一天比一天繁华,或许现在大宋对比契丹还没有什么优势,或者说优势并不明显,但十年,二十年之后,只要有我们父子在,这个优势只会越来越大!好自为之吧。”

    说着,孙春明略带惋惜地就走出了房门,并命人去把韩匡嗣请来,给他们父子俩关上门,一个人在院子里散步。

    突然间,府中闹闹哄哄的乱了起来,孙春明本来心情就不好,闻言不由呵斥道:“怎么回事!还能不能有点规矩了。”

    就见下人慌慌张张地道:“不是啊老爷,老夫人她又犯病了,这次可厉害了,她还打人,还摔东西了呢。”

    老夫人指的自然就是曹母,本来曹母是留在开封的,但后来随着曹军的官越做越大,就把老太太给接过来了,也算是这做孙子的在老人临走之前再尽一份孝心。

    老太太如今几乎没什么清醒的时候了,几年前就说没几天活头,可结果人家如今依然还活的挺好。他们家如今依然还是跟曹家共用一个宅门的,当然,洛阳新宅是个十进的院子,平日里两家已经是各过各的了。

    “你们都悠着点,别伤了老太太。”

    话音刚落,就见老太太披头散发,手持拐棍,呼呼的边走边抡,见什么打什么,尤其是下人,被打的龇牙咧嘴,却又只能生受着,一般来说这种情况过后主子都会给挨打的发些赏钱。一边打,嘴里还嚷嚷:“契丹来了~契丹来了~!”

    孙春明这些心情更糟糕了,更无奈地叹了口气。

    乱糟糟的,就连韩德让父子也推门出来看了一眼热闹,毕竟人家老太太嘴里喊得的契丹来了,见此情景,稍微问询了一下,便忍不住也跟着叹气了起来,一时间心情很是复杂。

    他们韩家,差不多也是那时候被抓去当奴隶的。

    却见老太太闹着闹着,居然特别神奇地停了下来,然后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韩匡嗣看,然后,眼中的焦距慢慢重回,直到一脸震惊地喊了句:“三儿?”

    韩匡嗣也懵了,仔细瞅了老太太半天,然后用更震惊的表情喊了句:“娘?”

    韩德让和孙春明更震惊地瞅着韩匡嗣说了句:“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