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少主母慕容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群喝高了的少年,甭管是什么身份层次,总会做出些不那么无礼的举动,比如说闹洞房。

    反正这帮吭货撞门的时候是吓了孙悦一跳,慕容嫣也吓了够呛,所以,当韩崇训莫名其妙的被推出去打了头炮之后,慕容嫣丝毫不给面子的就是以脚,直接将人踢到了窗户外面,再一次让他回想起了被女魔王所支配的恐惧。

    接下来,自然就是闹洞房了,虽然孙悦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对此极度讨厌,但是风俗如此,也没有办法,好在这帮家伙多少都还有点分寸,不敢做的太过分。

    当然,这个不敢可不是冲着他,毕竟这帮货色中赵德昭赵光美都不用给孙悦面子,人家主要是怕慕容嫣,韩崇训刚才飞出窗外的姿势太帅气了。

    这其中,曹破虏的心思就比较沉重了。

    大喜的日子,给人家添堵,毁人家前途,这跟他一直坚持的君子之道差的实在太远了,尤其是当他抬头看见慕容嫣的眼神时。

    慕容嫣在笑,眼角都在笑,而且瞅他的目光很友好,她是真心拿自己当结拜兄长一样对待的。

    这世上有一条很奇怪的基本原则,那就是女人通常都是真心相信所谓异性友谊的,但男生么,至少绝大多数都是有那么一点小心思的,所以种种乱七八糟的心思,让他头脑很乱,更觉得愧疚无比,甚至有心想不干了。

    可是回过头瞅见韩德让意味不明的眼神,整个人从头到脚就是一凉。

    他其实真的没什么选择的余地的。

    所以咬了咬牙,他还是只能闭着眼睛的掀开了那块红绸。

    “咦?这是什么?”

    果然,就听洞房内的各路少年惊呼连连,曹破虏压根都不敢抬头看,只觉得心如刀割,浑身冒汗。

    却听慕容嫣自然地笑道:“是我爹的灵位。”

    “嗯?”

    一屋子人,全都懵了。

    也包括孙悦,他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挺诧异道:“这……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商量啊。”

    “咱这婚事是我爹牵的,现在事情成了,我让我爹见证见证,怎么,你不高兴?”

    “没有,哪能啊,岳丈大人对我们孙家恩深似海,这么大的事是应该祭奠一下。”

    众人虽然觉得怪异,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况且慕容延钊是大宋追封的河-南王,官家的老哥哥,既然见着了,倒是也不好意思不祭拜一下,就连赵德昭也不例外。

    只是这感觉却是有点奇怪了,毕竟……红白事儿放一块怎么都觉得诡异啊,这洞房,自然也就闹不下去了,只好泱泱而去。

    赵光美还嘀咕道:“用这招拦着咱们闹洞房,这也太……那什么了吧,真不愧是女魔头,不按套路出牌啊。”

    众人倒是也没多想,不过坐在地上的曹破虏,却只觉得整个人都跟炸了一般,再抬头去瞅慕容嫣,果然,感觉已经完全变了,他甚至能感觉到眼神中隐隐的透着一点杀气。

    像他们这种军旅中人,对杀气是极为敏感的,他知道,慕容嫣可能是真想杀了他。

    可是能说什么呢?只能跟着众人,无奈而又落寞的走了。

    屋子里就剩下两个人,孙悦也感觉到了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不由诧异道:“怎么了?”

    “怎么了?你呀,我若不是把我爹请出来,你现在就是渤海国的皇室遗孙了。”

    “啊?”

    说着,慕容嫣变戏法一般的就变出了靺鞨族的祖宗牌位,家谱,以及传国金印。

    孙悦的脸都紫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韩德让?”

    “除了他还能有谁,这玩意应该是耶律休哥给他的,如果不换一下,你说你解释得清么。”

    孙悦不语。

    他跟孙春明自然是对过口供的,也想过怎么圆身世的这个慌,却发现怎么圆都不合适,索性就干脆不圆了,咬死最开始的版本,你们爱信不信。

    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个坑,他们爷俩咋也想不出来的假身份,居然让耶律休哥给想出一个完美的,而且差一点就栽在上面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当我这个少主母是白当的?真以为我派十二金花过来是伺候你的啊,孙家没有主母,这么大的家业我不得看着点?你知道我安插了多少眼线么。”

    孙悦讪讪不说话了,他这人,还真是从来没关心过家宅里面的事儿,倒也不是心大,而是总觉得家里没大事儿,毕竟在他心里真正的家人就他爹一个,今天之后也不过多了一慕容嫣而已。

    “韩德让有问题,他一来我就知道了,腊梅那妮子被他勾了魂,让我收拾了一顿,倒也老实了,所以之后他干了什么,要干什么,我这都了解,也跟公爹说过了,是公爹说暂时不要告诉你的,不想坏了你成婚的心情。”

    孙悦还能说什么?只好颇为惭愧地道:“辛苦夫人了。”

    慕容嫣阴阳怪气地道:“呦,可不敢辛苦,某些人不是还嫌弃我跟他喝酒么,我听说,有人说我没有妇德?”

    “谁?谁说的?谁敢这么说我夫人,你把他找出来,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就这种恶意造谣的混蛋就应该切碎了喂狗。”

    “噗呲!”慕容嫣笑了,笑得很开心,一边掐着孙悦的痒痒肉,一边道:“我就是看他长得英俊才跟他喝酒的,就许你娇妻美妾左拥右抱的,喝个酒你就不高兴了啊。”

    “哪能啊,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不就是俊俏小生么,回头咱买两个大戏班,让那些青衣小生什么的啥事儿也不干,成天就在你眼前晃悠,吃饭看喝水看睡觉之前再看一看,权当养眼。”

    “德行,我可不敢,你就是一大醋坛子,不过我可告诉你,你最近可是有点过分了,前两天是不是跟田钦祚他们鬼混去了?我听说你们玩的挺开啊。”

    “不是,你这都听谁说的,你到底多少眼线啊你,田钦祚家里不会也有你的人吧。”

    “老娘可告诉你,以前我没进门,可以不追究,但是以后,你要是再敢胡来信不信我真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不守妇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