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七章 天潢贵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匆匆的看过耶律休哥的亲笔信,曹破虏的心情很不好。

    好半天,才自欺欺人地问道:“契丹真的有意要跟大宋争西域?”

    “呵呵,近两年来看,宋辽之争的焦点必然还是燕云的,或许大辽的确拿不出太多的心思,但是同样,大宋也不可能,光凭着党项那点义助,想剿灭沙州回鹘,基本没有可能。

    长远点看,若是宋军败了,没能争回燕云,他们这满朝文武得长着多大的心,才能舍了北边不管去开拓万里之外的西域?若是宋军胜了,让燕山山险重新回到了中原王朝,我大辽疯了去直面长城?除非就此认怂,否则再战,就只能是西域,所以,您应该很清楚,这事,你没得选。”

    曹破虏闻言更是纠结,良久,他才叹息一声道:“我们刚受了宋朝的册封,况且毕竟是汉人,不可能投降于你们,否则,列祖列宗的坚持就没有意义了。”

    “呵呵,两面讨好,骑墙而存,自古便是小国生存的唯一方式,我懂,就是不知你懂不懂。”

    曹破虏点点头:“想让我做什么?”

    韩德让露出了胜利一般的微笑,轻轻拍了拍曹破虏的肩膀,笑道:“一会闹洞房的时候,孙悦的新房左上角处,会有一个被红布盖上的小台子,你只要假装‘不小心’,把它碰掉了就行。”

    “嗯?你是想借此让我归义军与大宋起隙?”

    “不错,人家娶了你心上的女人,您因私心嫉妒,做了些冲动的事,不管发生怎样的后果,至少不会他影响政治走向,不是么?曹将军,我们大王已经很有诚意了,您要是连这点投名状都不愿意交,这说不过去了吧。”

    曹破虏闻言沉默了,孙悦因吃醋所以时不时拿话噎他,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是一直没影响了正事,所以旁人一直也都是当玩笑看的,不但不是什么污点,提起来反而都当茶余饭后的乐子调侃。

    所以,他如果以私人身份做出点什么,其实是说得过去的,谁都会对他有一原谅,毕竟,他们家还有好几万精兵呢,怎么也得给点面子不是。

    “那托盘上是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些祖先牌位,和一些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而已。”

    “孙家祖先?最近谣言传的沸沸扬扬,谁也不知道他们父子俩是从哪冒出来的,莫非真的是北地逃奴?”

    “呵呵,区区一个逃奴的身份,怎么配得上一门双相的孙家呢,人家可是地地道道的天潢贵胄。”

    “天潢贵胄?多贵?”

    “呵呵呵,其实也没什么,渤海国皇子遗孙而已,靺鞨族大祚荣的直系子孙,那托盘上,放的是他们家世系的族谱,以及,渤海国的传国金玺。”

    曹破虏闻言深深地看了韩德让一样,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果然恶毒。”

    很明显,这是耶律休哥使的离间计了,说到底,孙家父子来历不明没有出处,这破绽太大太大了,相当于把刀子递到人手里。

    当然,虽然有谣言说孙家父子是契丹人,但智商高于三岁都知道这是放屁,耶律休哥不可能设计的如此之蠢,事实上目前大多数人都比较相信,他们应该是北地逃奴,因为觉得丢人所以对世人有所隐瞒,因为怕揭了人家伤疤所以倒也没人问。

    可是本事大到孙家父子这般地步,逃奴不逃奴的又有什么关系呢?五代以来,士族门阀早就被打破了,人们更乐意相信,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说不定若干年后这还是一个励志故事呢。

    所以耶律休哥另辟蹊径,给他们安排了一个超牛哔的身份:靺鞨皇族。

    简单说,靺鞨族是一个生活在华夏东北和高丽半岛的一个少数民族,也叫高丽族,后世的某国臭不要脸的说这是他们祖先,唐朝的时候建了个渤海国,汉话程度很高,大概四十年前被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给灭了。

    自然,像是什么传国金玺啊,世系族谱啊什么的,也就成了契丹的珍贵收藏品,现在,用两个珍贵的收藏品一举废掉大宋的两个顶尖的无双之才,这太特么值了。

    不得不说耶律休哥真的是花了心思了,这身份安排的无可挑剔,而且越琢磨应该越是如此,现在人们都怀疑他们是北地逃奴,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们父子俩长相有点偏北,而且带着北地口音么,可谁特么规定了北方人就一定得是燕云一带呢?东北不是更北么?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而来的学问,如孙家父子这般的人物,说是哪个寒门小户培养出来的,说实话没几个人信,必然是家学渊源,莫说此时了,便是二十一世纪也是如此,这世上真正的顶级精英九成都是二代,宋朝更是特意规定了科考不得有四品以上官宦子弟参加。

    不是怕徇私舞弊,而是那帮平民家的真考不过他们。

    所以,如果给孙家父子一个皇族的名头,那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当然,孙家父子在大宋官场上,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契丹灭了渤海国,所以孙家父子仇视契丹,投靠大宋,这没毛病,可是谁能保证这俩货没有复国的想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么。

    就好像如果你是皇帝的话,你会放心给一个慕容复这样的人物兵权财权么?十之八九以后也就是把这爷俩给供上,当个庙里的泥菩萨,位高而权轻也就是了。

    杀人不见血,这就是耶律休哥的手段,要不怎么说他跟孙悦是恨君不死的好朋友呢,谁特么说这是个不懂政治的莽夫?人家那是身份地位太高,不屑于玩手段,像这种百年不遇的无双神将,有几个真不懂政治的?

    不过这事吧,曹破虏还真不能拒绝,政治不是过家家,不可能因为一口义气或是所谓的民族气节就拿整个归义军的性命前途去豪赌,人家的条件已经够不错的了,不是有这么句话么,优秀的政治家在生活中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好人。

    却见大厅上,喝嗨了的众人已经闹哄起来了,赵光美一拍桌子喊道:“弟兄们,都喝的差不多了吧,来啊,随我进去,闹洞房!”

    众人起哄。田钦祚还笑嘻嘻地道:“是不是太快了,人家没准还热乎着呢,多尴尬啊。”

    赵光美听了一乐,大咧咧道:“没事,我还不知道他?他快。”

    事后,孙悦好悬没因为这俩字跟他玩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