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六章 婚宴与阴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却说孙悦这边,那慕容嫣嬉皮笑脸的一句解释没有就回了屋,他这差不多也就暴跳如雷了。

    “你你你……你们看看,看看,有这样给人家当媳妇的么?我就是太惯着她了。”

    芍药在后面点头道:“就是就是,小姐太过分了,少爷我支持你,去问个明白,她要是今天说不清楚,您就揍她。”

    孙悦听了心里胆气一壮,可是一想起自己打不过她,于是冷哼一声道:“谁稀罕问啊,爱干啥干啥,跟我没关系。”就又重新坐下了,惹得身后丫鬟们纷纷窃笑不已。

    一码归一码,他对慕容嫣和韩德让还是放心的,自己这个老婆,乃是个奇女子,才不会因为区区男色就动什么心思呢。

    闲言少叙,一晃眼到了正式成亲的日子,慕容嫣难得的女人了一回,乖乖的坐上了花轿,硬着头皮折腾完了全套的礼仪流程,便回到房里等着挑盖头了。

    而孙悦,虽然也惦记着洞房花烛,但作为新郎官却不得不先在前厅应付客人。

    说起来如今他的面子也真大,就连赵匡胤也送了一对玉如意表示祝贺,千八百件贺礼堆了一屋子都不知道是谁送的,总得跟使者客气客气喝上两杯。

    其他人就算了,有几位大人物却是不得不陪,比如,赵光义的正妻符氏,也不知怎么这么巧正好在洛阳省亲,便拿着一对比拳头还大的夜明珠,代表赵光义亲自来了,孙家也就当做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感激涕零地表了一番忠心。

    再比如,赵德昭,居然亲自带着礼物从开封过来了。

    毕竟赏赐因为修运河的事,他们之间其实挺不愉快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了些嫌隙,赵德昭此举,也是主动修好之意,孙悦又不能拒绝,却也只好笑脸相迎,无形中却感觉好像被动的上了他的船一样,心里并不如何高兴。

    哦,还有,大辽新任南院大王耶律休哥也派人过来送礼了,因为现在两国已经互相通使,又是名义上的兄弟之邦,所以表面上还是得招待人家,况且他跟孙悦确实也有私交。

    这使者倒也不是外人,而是韩德让他爹,新皇帝耶律贤最信任的奴才韩匡嗣。这就有点添恶心了,果不其然,人家给耶律休哥带完话之后就管他要儿子,弄的孙悦好不尴尬。

    一番寒暄不值得多费笔墨,孙悦简单跟客人寒暄一番之后就猴急猴急的去洞房了,虽然他在攻伐南汉的时候已经跟慕容嫣把能干不能干的都干了,却也并不妨碍他期待洞房花烛。

    盖头一掀,孙悦都美呆了,要知道慕容嫣这样的女人平常是半点脂粉也不擦的,而男人么,所谓的喜欢素颜其实指的是喜欢素颜但好看的女生,更搞笑的是大多分不出素颜和素颜妆的区别,结果这一下子看到一个跟平常完全不一样的慕容嫣,一下子整个人都激动了,借着上头的酒劲,一个虎扑就扑了上去,也不管身下这是不是个母老虎了。知道这种具体内容你们都不爱看,所以我就不写了。

    说回厅堂上喝酒喝得正热闹的前厅。

    如今的洛阳权贵,要么就是如符彦卿之流的老不死,要不就是如吕蒙正之流的小年轻,而这两类人喝起酒来从来都是最疯的,喝着喝着就喝乱套了,曹破虏身份高贵,又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可以说是来者不拒,三圈两圈下来整个人就不行了跑到外面,哇的一声就吐到了花圃里。

    众人哈哈大笑,倒也没人理他,只有没什么人跟着玩的韩德让追了出去,帮着拍了拍后背什么的。

    “没事吧。”

    “还好,就是刚才喝的急了点,一会就好了。”

    “曹兄,似乎很喜欢慕容姑娘?”

    曹破虏闻言皱眉道:“什么意思?”

    “若是心中没有情愫,曹小王爷这般尊贵的身份,又怎么会借酒浇愁呢?”

    “姓韩的,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怎么?曹小王爷可是担心孙悦因私人好恶耽搁国事?呵呵,瓜沙二州远在万里之外,那孙悦却能用手段将你收拾的如缩头乌龟一般,倒也是好手段。”

    “韩先生可是活够了?本将倒是不介意送您一程。”

    “当然,你们曹家有七八万的精兵强将,如今在帮宋朝守着河西走廊,这份天大的面子,莫说杀我区区一个被虏之人,便是皇亲国戚,想来杀也就杀了,只是好奇,您这样的人物居然也会受气,所以,特意来看看你的笑话。”

    曹破虏闻言醉醺醺的一把抓住韩德让的前襟,怒极而笑道:“看来你真是想死。”

    说着,曹破虏抄起了沙包一样大的拳头就要打来,韩德让却不慌不忙地道:“你曹家卑躬屈膝,灭了沙洲回鹘了么?大宋,真的有能力帮你们打沙洲回鹘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两年了吧,你们跟大宋称臣,有两年了吧,为什么我听说,沙洲回鹘依然强盛如昔啊。”

    “哼,两年来我金城联合吐蕃党项,共向沙洲回鹘征讨六次,大宋还传授我们水泥神方铸城,这两年沙州回鹘每次来打草谷都没占着什么便宜,瓜州百姓的日子已经好得多了,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们可以把沙州回鹘,赶出河西走廊。”

    “呵呵,曹小将军说笑了,水泥的配方你们已经到手了,再称不称臣,又有什么差别呢,至于沙州回鹘,就凭大宋的这区区十余万骑兵么?再说,若是我大辽支持沙州回鹘,你觉得,你们挡得住么?”

    “哈,哈哈哈哈,韩先生,原来你是来跟我讲笑话的,你的意思,莫不是要我们曹家投靠大辽?笑话,太好笑了,我曹家世代汉家忠魂,岂会跟你这等数典忘宗之人为伍。”

    “说笑的,是曹小王爷吧,三岁的娃娃都知道,大宋与大辽之争斗,并不会因为一纸盟书而告停,云州方向,我们放弃,不争了,南线争燕云,胜负还不太好说,可是西线……呵呵,我大辽可以一个月之内征调六十万以上的控弦之士,消灭沙州回鹘,如反掌而。大宋呢?他好像只能给党项下一纸诏书。”

    “曹将军看中民族气节,韩某自然是佩服的,可是,战争毕竟不是靠一口中气就能打赢的啊,大宋一没有骑兵,二来与瓜沙二州远隔万里,他有什么力量庇护你们?当然,暂时来看,宋朝似乎是比我大辽略强一线的,可是自古以来,二妇之间难为媳,当年强汉与匈奴争夺西域,论军力国力,强汉都要远强于匈奴,可是小王爷应该不会不知道,那些铁了心跟着强汉的小国,死的最快,谁让大汉离着远呢,如今时移世易,今日之宋比之汉武如何?今日之辽,比之匈奴又如何?”

    “契丹,要攻略西域?”

    “谁知道呢,这次我父亲北来,除了带来南院大王给孙悦的贺礼之外,还带来了一封写给归义军的信,曹小将军,看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