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五章 气死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最为人生四大喜事之首,成婚这种事自古至今都差不多,什么糟心事都得给它让路,男人尚且如此,对女人来说,自然就更是如此了。

    所以虽然慕容嫣在此时的道德体系之下并不是一般的女人,甚至许多被她收拾过的都认为这货不是女人,但事到临头,她还是很激动的。

    东市买绫罗,西市买红烛,慕容嫣到底是慕容嫣,别人家媳妇这时候早就躲在闺房偷着乐,将一切交给家人和夫家安排了,可她却非领着俩丫鬟满城的晃,甚至穿着大红的喜袍也不避讳,遇到来讨喜的孩子还会随手给个红包,而遇到乞丐无赖不但不给反而上脚踹。

    用她的话说,她就是下嫁,也得嫁出娶亲的架势,反正孙春明公务那么忙,孙悦又是个懒货,一应婚事用度索性她多张罗一些,慕容家管过几次,可惜没管住,加上孙家父子好像对这种明显失礼的行为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就由她去了。

    本来慕容延钊是给她专门留了嫁妆的,足足四十多口大箱子,结果她非说不喜欢不要了,要自己给自己制备,更奇葩的是她用的还是跟孙悦借的钱,用她的话说就是,孙家乃大宋首富,这钱不花白不花,给家里省两个。

    近些天,洛阳城的古董店差不多都被她逛遍了,不过她买个刀买个剑啥的还行,这类金石装哔之物,却跟瞎子没什么区别,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人傻钱多大肥羊,所以隔三差五的,她还总得去趟当铺。

    “掌柜的,真是不好意思,又来麻烦您了,我这有两幅顾恺之的仕女图,都是这两天买的,估摸着又让人家给骗了,您帮我掌掌眼,看哪一幅是真的。”

    当铺掌柜笑的跟朵菊花似的,连忙道:“瞧您这话说的,您信得过我,那是我的荣幸。”

    说着,当铺掌柜恭恭敬敬地将两幅画拿起来,帮着看了起来。

    “这画……”

    “这画如何?”

    “嘶,看不太准啊,都有些像,又都不太像。”

    慕容嫣不乐意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掌柜的呐呐不敢言,便听身后有一醇厚的声音道:“恐怕,这两幅画都不是真迹吧。”

    “嗯?”

    慕容嫣回头,便见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微笑着跟他拱手行礼,就连慕容嫣一见之下也感觉心好像漏了半拍,忍不住心想:不想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英俊的人物。

    “啊,小姐。”

    慕容嫣抬头再一看,那少年身后跟着的居然是她的陪嫁丫鬟腊梅,不由面色微微一红,诧异道:“腊梅?这位是……”

    “在下韩德让,乃是孙小相公带回来的。”

    慕容嫣了然,这几日孙悦倒是跟她提过此人,也知此人身份之尴尬,笑道:“原来是韩先生,有礼了。”

    “当不得先生二字,小姐可是在看画?”

    “不错,先生会看画么?”

    “略懂一点皮毛而已,不过这两幅画肯定是假的。”

    “这是为何?”

    “因为真的我见过,乃是大辽萧家的私藏,我想,以萧家的实力,总不会收藏一副假的。”

    慕容嫣闻言自然气苦,噘着嘴,不高兴了,恨恨地将两幅画扔给当铺掌柜,不爽道:“朝奉,我不要了,多少钱你看着给。”

    店铺掌柜陪着小心道:“成,那这两幅我算三百贯?您看如何?”

    “随便,回头给我送家去就行。”

    “额……敢问小姐是送到慕容府,还是……孙府?”

    “当然是慕容府,本小姐还没嫁呢。”

    韩德让笑道:“小姐不必恼怒,金石之道博大精深,打眼买假本就是常有之事,这本也是收藏的乐趣之一,若是因此而坏了小姐的心情,那可就成了我的不是了。”

    慕容嫣闻言更是羞恼,红着脸道“见笑了。”

    “久听闻小姐乃是当世巾帼,天下闻名的奇女子,韩某素来喜欢结交豪侠,早就想结识一番,不想今日却在此碰上,不知小姐可愿赏脸,在对面茶社闲坐一番?”

    慕容嫣闻言笑道:“巧了,我也喜欢交朋友,喝茶没意思,不如我我请你喝酒吧。”

    “恭敬不如从命”

    …………

    孙悦正惬意的坐在自家院子里乘凉,一边摇晃着躺椅,一边品着香茗,身后还有貌美的小丫鬟给他剥松子,十分自得。

    算是新婚礼物,朝廷给他的封赏提前下来了,因战功直封燕侯,极为少见的一字侯,单以爵位而论,堪称是国公之下第一人了,同时也是希冀他收服燕云的意思。

    至于官位,倒是暂时没怎么变动,只加了个枢密直学士的虚衔,让他继续当他的河-南都监,正好让他踏踏实实的把婚给结了,说是这两年没什么仗打。

    这是赵匡胤对他的体恤,他倒是也堂而皇之的就受了,毕竟辛劳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停下来享受享受生活了,正美呢,就见韩德让和慕容嫣有说有笑地进了家门,看起来颇为亲切,而且远远的居然还能闻到一股酒味。

    这让孙悦皱起了眉。

    “夫君可是在院中赏景么?好生悠闲啊,我为了买嫁妆腿都快跑断了,这天底下哪有这分道理。”

    “哼,天底下难道就有大婚之前新娘子跑去跟别的男人喝酒的道理?”

    韩德让闻言颇为尴尬,拱了拱手,就告辞了,孙悦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也并没多说什么。

    别说在宋朝了,就是二十一世纪,女朋友单独和别的男人喝酒,正常男人也是要吃醋的啊,所以这次孙悦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小题大做,气鼓鼓地等着慕容嫣给他一个解释。

    结果,慕容嫣瞅着孙悦气呼呼的样,居然还觉得挺可爱,使劲揉了揉孙悦的脸,啵的亲了一口,然后哈哈笑着就拎着大包小裹的东西,进屋睡觉去了,一丁点都不顾及自己还没有过门的事实。

    气的孙悦脸直青。

    “哎呀小姐,这回姑爷好像真生气了,您快跟他解释解释去呀。”

    慕容嫣懒懒地躺在床上道:“怎么解释?我跟一个比他英俊的男人喝了酒,这是事实啊。”

    “那……那就这么让他气着啊。”

    “对,气死他,他这一院子莺莺燕燕我都没说什么,我喝个酒他就受不了了,我就乐意看他生气的样子。”

    “可是小姐,您这是何必呢,那韩公子俊固然是俊,可我总觉得他安了什么心思,是故意接近你的。”

    “你都看出来了,我还能看不出来?腊梅这个没良心的,人家随便一拨弄,就忘了自己姓啥了,我看这丫头片子就是欠打。”

    “小姐,我不懂。”

    “府上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孙悦是个大醋坛子,我却听说这姓韩的半月之内就将家中的丫鬟侍女撩了个遍,自然是故意的,我估摸着啊,他这要不就是单纯的在给孙悦添堵,要不就是别有用心在玩什么阴谋,他想玩,我就陪着呗,至少暂时我们目的一致。”

    “啊?什么目的啊。”

    “气死他,哈哈哈哈哈,你刚才看见没有,孙悦的脸,都肿成大猪蹄子了,笑死我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