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四章 魅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夜无话。

    却说第二天早上起来,韩德让睁开眼睛发现有丫鬟已经用铜盆给他打好了水,一应洗漱用具也都一一摆放完毕,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一副要服侍他的样子,不由微微诧异了一下。

    从丫鬟的模样来看,不可能是便宜货,稍一打听,原来是孙悦未婚妻的陪嫁,心思不由更深了几分。

    “少爷,让妾来服侍您洁面。”

    韩德让笑道:“你叫我什么?”

    “姑爷让妾来服侍您,您自然便是我们的少爷了。”

    韩德让笑着伸出手与腊梅握了一下,道:“辛苦了,不过洗脸这种事,我倒是向来不太习惯别人来的。”

    要知道韩德让可是个大帅哥,是一个可以满足女人所有幻想的大帅哥,彬彬有礼的一笑,居然撩的腊梅脖颈子都跟着红了,胸口小鹿乱撞。慌乱的跑开到了一边去了。

    而韩德让见此倒是也习惯了一样并没表示什么,他很清楚自己这幅皮囊的优势,也从不吝啬使用这样的优势,洗漱完毕之后还回过头朝腊梅甜甜的笑了一下,用他深厚而有磁性的嗓音道:“有劳腊梅姑娘,帮我修整一下胡须。”

    说着,韩德让还亲手将刀递到了腊梅的手里,还拽着腊梅的手老半天,羞的人家姑娘脑袋都快埋到胸脯了。

    要知道孙悦此前撩了这货大半年,雅的痞的都试过了,也顶多就是牵牵小手之类,可见此时这腊梅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推到了都不会反抗一样,只能说,人比人气死人。

    “听说你们家小姐是慕容帅的掌上明珠,而且天赋过人,慕容帅的一身本事得了七八成?”

    “是啊,我家小姐很厉害的,以前,京城里的纨绔们,都叫他女魔王呢。”

    韩德让笑笑道:“是么,这世上若真有这样的女子,我倒是挺想见见。”

    腊梅娇笑道:“少爷可别,最好啊,您跟我家小姐见不着才好呢。”

    “哦?这是何意?”

    “您有所不知,我们家姑爷对小姐好倒是极好,却是个醋坛子,尤其见不得小姐跟比他英俊的男子交往,归义军的二公子曹破虏,那还是小姐的结拜之交呢,就因为长得比姑爷帅,处处都被姑爷挤兑,他都这样了,要是看见您,那还不得泡醋缸里。”

    韩德让闻言心中微微一动,却道:“我可不信,你这肯定是在骗我,孙小相公少年英雄,乃是天下无双的人物,怎么会这么不自信,定是你这丫鬟在逗弄于我。”

    “真的,我发誓,姑爷真是个醋坛子,小心眼,你若不信,过些天你见了曹小王爷便知。”

    “曹小王爷?哦,是归义军曹家是吧,人家远在金城,我如何见得着?”

    “少爷有所不知,归义军降宋之后官家封了他们做异姓王,大宋在瓜沙二州也都派了安抚使,听说,过些时日还要派转运使哩,那曹小王爷便留在京城加入了控鹤军,官家学习唐朝天子,还让他做宿卫,封了千牛卫将军呢,他是我家小姐的结拜兄长,小姐大婚之日,必然是要来祝贺的。”

    “原来如此,对了,我听说宋朝的那些功勋元老都留在洛阳养老,那这归义军的异姓王,可是也在此地?”

    “自然是在的。”

    韩德让点了点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了少爷,给您修好了,您看看满意不?”

    说着,腊梅端来一面镜子,给韩德让照了照。

    “啊,好清晰的镜子,这应该就是什么玻璃吧,端的是神物啊,我听说这东西乃是孙府君所发明,全天下只有洛阳能造,好生厉害啊。”

    腊梅得意道:“那是自然,为了这玻璃,废了好大的力气呢,等到运河修成,这东西一定能货通天下,赚回好多好多的钱。”

    “真是太神奇了,想不到如此神物居然真是人力所造,孙家父子不愧无双二字,若是日后有机会,我还真想见见这东西是怎么造的。”

    “少爷想见,何必要等到日后,一会若是无事,妾就可以带您去。”

    “嗯?腊梅姑娘,韩某如今乃是一阶下之囚,如此机密重地,我如何去得?”

    “少爷您可不是阶下之囚,府君说了,您是孙家的贵客,这洛阳城中,您想去哪就去哪,不仅要参观玻璃厂,以后恐怕还要您帮着管理呢,他已经请示了三大王,要向官家表您为支使了。”

    韩德让闻言更惊,却苦笑道:“我一个北地胡掳的奴才,说句难听的,这叫汉奸,我爹,就是如今天底下最大的汉奸,不知被多少人千夫所指,我还有何德何能,去做孙府君的支使?唉!造物弄人啊,其实我们韩家,以前本是中原人来着呢,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哪还敢奢求其他,只要有茶有饭,不要被旁人折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少爷您别这么说,您父子二人生于辽长于辽,难免要为胡掳做事,这怎么能怨您呢?要怪,也怪那契丹的胡掳不好,在妾心里,您跟汉奸两个字可是毫无关系的,妾相信,天下人也都不会这么想的,只要您好好为府君做事,为百姓做事,所有人都会敬仰您的。”

    “真的么?腊梅姑娘您这的是这么想的么?”

    说着,韩德让激动的又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腊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化了一般。

    “腊梅姑娘,你真好。”

    “少……少爷……”

    “别,别这么叫,我如今身在异乡举目无亲,谁都不认识,你要是不嫌弃,以后就叫我韩大哥吧。”

    “这……这怎么能行呢?”

    “怎么不能行呢?”

    “韩……韩大哥?”

    “嗯。”

    韩德让甜甜的应了一声,伸出他温暖的臂膀,轻轻的,柔柔的,就将腊梅抱住了,好半天腊梅才慌慌张张的将人推开,红着脸道:“我……我去安排车子,您不是还要去看玻璃厂么。”

    “啊,实在不好意思,一时失礼,还请姑娘勿怪。”

    腊梅也不敢再答话,连忙低着头顶着一张春心荡漾的脸就跑了。

    却说孙悦回家之后忙活着自己成婚,几天下来也没怎么搭理他,加上他们家没有主母,平日里爷俩又一没架子二没规矩,等他注意到不对劲的时候,发现家中的丫鬟侍女们几乎人人都跟着货的关系挺好,据说光干妹妹就有七八个之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