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三章 韩德让的心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晃悠好大一圈,先是回了开封帮着朝廷处理了一下他宋辽战事的后续事宜,又花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跟朝廷正式请假,回洛阳打算先把婚事给办了。

    这样的日子他都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聚少离多,成天不是在外打仗就是在奔赴战场的路上,越来越像个将军而不是个文官,甚至天底下也没有谁还拿他当文官了,赵匡胤都动心思让他去当节度使,更遑论他人呢。

    反正物是人非,他离开洛阳的时候刚初夏,溜达一圈再回来就已经下雪了。本以为孙春明又会眼泪汪汪的搂着他心疼一番,结果人家只是淡淡的点个头,便道:“吃饭吧,准备了羊蝎子火锅,这天气正合适。”

    孙春明还瞅着一脸尴尬的站在边上的韩德让道:“这是谁啊。”

    “韩德让。”

    “哦……啊?哦……洗洗手,一起吃饭吧。”

    饭桌上,孙春明看着孙悦左手抱着个不到四岁的党项圣人,右边坐着个中兴大辽摄政王,他都替孙悦愁的荒。

    “爹,这么长时间了,您运河修的怎么样了?”

    “快了,虽说因为前线打仗有所耽误,但也就这一两个月之内,联通开封肯定是没有问题的,等通了开封之后应该还会再往西修。”

    “洛阳这边的建设呢?”

    “都差不多了,玻璃厂目前已经全面投产,不过需求还是很大,价格不但不降反而升了不少,外来人口增加了差不多也有一万户,你不在的半年里洛阳光税赋就收上来六百多万,等运河一通,起码就能先保证自给自足了。”

    “哦,那钢铁……”

    孙春明脸一沉,“你打了大半年仗回来,就这么关心这点公事?”

    孙悦觉得好笑,便逗乐子道:“私事啊,私事有什么可聊的,莫非是你有了喜,给我添了个小弟或小妹了?”

    孙春明更觉来气,哼了一声,不理他了。这自然是孙家父子的日常逗乐了,平日里两父子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下人们也都见怪不怪了,但第一次见此情景的韩德让却是目瞪口呆。

    汉人最讲孝道,讲礼仪,一般草根家庭也就罢了,稍微有身份一点的家庭,哪有这么随便的父子关系?哪个爹不是故意板着张脸,饭桌上那就更得规规矩矩的了。

    这货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本来还想偷学一下孙家的家风呢,要知道如今孙家的家风和家学,那都是天下公认的第一,虽然除了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以外谁也不知道还有啥其他内容吧,但事实胜于雄辩,谁敢说孙家没有家学?

    可结果此时的韩德让简直都已经傻了,别说特么家学了,他连家教也没看出来啊!

    要知道韩德让即使是在久失教化之地,自从他爹混出头来之后,也是学了大量的汉学的,而汉学这东西不管是什么年代怎么解读,都是要讲究个礼仪的,这个礼仪值得当然不是礼貌,而是指规矩,这么些年来,他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在他的印象里,他爹一年好像也对他笑不了几次。

    父严、母慈、兄友、弟恭。这是家庭伦理的问题,可孙悦这家庭气氛……那是喝嗨了连丫鬟也能上桌的。

    若不是一路上被孙悦从幽州绑着过来,他几乎都以为这对父子是暴发户了,不过略一琢磨,又觉得似乎如孙家父子这般相处,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来来来,韩兄弟,这一路把你绑来,过意不去啊,不过我是真的喜欢你,快吃快吃别客气,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我敬你一个,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异性兄弟。”

    孙春明也道:“韩小兄弟,犬子莽撞,真是对不住你了,若有什么地方我们父子二人能补偿的,或者说你有什么要求,你就尽管开口。”

    毕竟这倒霉还啥都没干呢,甭管历史上啥样,此时还是个懵懂的少年呢,孩子也挺可怜的,本来是辽国皇帝干爹的命,愣是给收到孙家当奴仆来了。

    韩德让淡淡道:“除了回家,我还真没什么要求。

    孙春明道:“很抱歉,回家你就别想了,这辈子你都别想了。”

    韩德让略微有些诧异道:“府尊大人也听说过我?恕在下愚钝,在下实在是想不出我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入两位的眼。”

    孙春明一时也想不出理由,只好道:“这样吧,悦儿你先安排他在咱们家住下吧,对了,你那个媳妇,已经把那十二金花给送来了,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哪有陪嫁这么多的道理,我看这样吧,你从其中挑两个出来,暂且跟在韩小兄弟的身边服侍。”

    孙悦了然,这当然也是一种监视,十二金花各个都有一手好武艺,有低有高,自然要找最高的来了。

    韩德让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聪明人施了一礼,就睡觉去了,众人又吃吃喝喝了一会也都散了,只留下孙家父子二人在书房,聊点私房话。

    “你把这位祖宗弄来干什么,若是怕契丹中兴,把人直接杀了不就好了。”

    “杀了不是舍不得么,毕竟是无双的大才,万一能为咱们所用呢?”

    “想得倒是挺美,你以为人家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呢么?”

    “所以啊爹,这样的人物一般人肯定没法用,可爹您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什么意思啊?我用?”

    “多新鲜呀,你儿子干的都是军政,怎么可能让他来掺和呢,您就让他帮您修修河,做做生意,管理管理田赋,能用尽量用呗。”

    “你小子自己惹下的事情,却要我来给你擦屁股。”

    “老子给儿子擦屁股,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况且辽国摄政王啊,给你当助手,你居然还嫌弃。”

    “行吧,这个烫手山芋交给我吧,那个李继迁呢,这个我可不管啊,他爹把他当质子给留下来了,你打算教他点什么?”

    “啊,之前有点想法,正好试验一下,看能不能教他一点真本事。”

    孙春明皱眉道:“他爹在咱们的支持下,都快成了党项实质上的首领了,你教真本事,就不怕养虎为患么。”

    孙悦耸了下肩“谁知道呢,正太养成,不是也挺有意思的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