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一章 迎男而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剑眉星目,锦帽貂裘,身材看起来雄壮,模样看起来俊朗,举止文雅,气质不凡,孙悦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可以满足女人对男人的所有幻想。

    “你就是韩德让?”

    “是。见过孙小相公,孙小相公,在下是真的不会医术。”

    孙悦闻言哈哈大笑道:“会不会医术有什么打紧?哎呀韩兄弟啊,本使一看见你,就觉得,怎么这么亲切呢,咱俩结为异性兄弟吧。”

    “…………”

    “韩兄弟啊,我太喜欢你了,这样,你跟我回大宋去吧。”

    韩德让嘴角抽了抽,“孙小相公说笑了。”

    孙悦特别认真地道:“一点都不说笑,要么,你就跟我回去,要么,我就现在把你给杀了,你猜,耶律休哥会不会因为你而跟我翻脸。”

    韩德让被孙悦给整的有点不会了。好半天才道:“在下与孙小相公素昧平生,此前应该毫无交集,不知何处得罪了孙小相公。”

    “谁说你得罪我了?我不是说了么,喜欢你,太喜欢你了。”

    “…………”

    孙悦这还真不是说笑,韩德让这个人,他是一定要带走的,哪怕是这盟约不签了,也绝不可能让此人再回去,实在不行,他就算再舍不得,也一定会将此人给弄死。

    若说对此人的观感,其实真是挺复杂的,要说汉奸吧,其实也有点不地道,人家生于辽长于辽,忠于大辽难道还有错了么?如果这是错,那那些满清时候所有的汉官都可以骂一句汉奸了。

    再说了,狗腿子才叫汉奸,人家一个汉人,最后愣是混成了大辽的摄政王,入朝不拜,上殿不趋,圣宗皇帝对他‘至父事之’,真的都叫了爹了,权势比后来的多尔衮也不差分毫,你能说这特么是汉奸?

    这要是也算汉奸,那我也想当汉奸了。

    萧燕燕再怎么厉害,毕竟也只是个女人而已,没有韩德让,她拿什么中兴大辽。更扯淡的是,萧燕燕跟他之间的纽带并不是忠诚,而是特娘的爱情!

    真是爱情,这可能是厚厚史书中,唯一的真正的爱情,据说萧燕燕除了韩德让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男人了,而韩德让似乎连妻子都没有,两个人彼此扶持,彼此信任,共同将大辽的国力推向了历史的最顶峰,甚至奇葩的还搞了一场太后下嫁的婚礼。注意,是下嫁。

    人生巅峰啊!

    当然,孙悦关注他并不是因为这些花边新闻,此人的能力绝对也是当得起举世无双这四个字的,文能安邦治天下,武能死守幽州败赵二,几乎一手将汉人拉到了与契丹人平起平坐的位置,还建立了科举,这对辽国汉人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也从根本上断了大宋北伐的希望。

    孙悦有理由相信,没有萧燕燕的这份爱情,韩德让或许一辈子都只是大辽一个普普通通的汉官,同样,如果没有了韩德让,萧燕燕,也许和大辽两百多年历史上无数的萧太后一样,没什么了不起。

    当然了,那是几十年以后的韩德让,此时的他们家只是勉强在汉人奴才里熬出了头而已,耶律贤毕竟刚登基,他爹都没来得及真干什么大事呢,简单说,还是奴才。

    此时的辽国法律,契丹人杀汉人是无罪的,但需要赔一匹马,而一般稍微富裕一点的契丹人家中都有个十几二十匹马,所以汉人的地位可想而知。

    虽然他们这一次将耶律贤给坑的不轻,契丹怎么也得乱上几年,想再像历史上一样中兴大辽估摸着希望也不大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带走韩德让,孙悦会更放心一些。

    而孙悦的这些想法韩德让自然是无从得知的,所以当他被孙悦瞅的浑身发毛之后,理所当然的就是菊花一紧,就连耶律休哥脸上也不太好看。

    起码就目前看来,韩德让除了长得英俊之外,实在是看不出这货还剩下什么优点了,尤其是孙悦瞅他的时候那目光似乎还带着强烈的企图心,这不摆明了是要知男而上么。

    在韩德让的视角里,孙悦特别奇怪的抓住了他的手,又特别温柔的把他请到了身边坐下,不停的摸着他的手说:“韩兄弟啊,你可一定要跟我回大宋啊,等签完了约之后啊,不,从今天开始,咱们兄弟俩就抵足而眠,同床共枕,你看如何?”

    可怜的孩子感觉浑身都麻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地的,几乎是哭着道:“回孙小相公,我就是一奴才,当不得您如此礼遇,一个人睡惯了,您就……”

    “没事,睡两觉就习惯了。”

    “韩兄弟可成家了啊?有没有未婚妻?”

    “没……没有,但是我。”

    “哦……没事没事,你这婚事啊,等到了开封我亲自给你搞定。”

    孙悦问这话是想看看他跟萧燕燕到底有没有婚约,要是真有的话,兴许还能一块打包带走呢。

    当然,没有他也并不失望,之前就有心理准备,这事十之八九也是萧燕燕为了太后下嫁搞出来的噱头,毕竟人家姓萧,真跟一奴才有婚约才不正常。

    但这话听到韩德让的耳朵里,那可就太不一样了,饶是他向来头脑冷静睿智,此时也难免慌了,甚至在孙悦拍他肩膀的时候整个人激灵一下跟被电了似的。

    如果这姓孙的真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自己拿什么来拒绝?耶律休哥么?虽然耶律休哥平日里对汉人很不错,堪称是他们这些奴才最喜欢的贵族之一,但怎么可能为了他一个奴才而影响宋辽结盟?

    他倒是真宁愿一死了之,可问题是这样会不会惹这位孙小相公不高兴?会不会间接的惹了耶律休哥不高兴?如果耶律休哥不高兴,会不会找他们整个韩家的麻烦?

    聪明人么,总会想的很多,想的一多,碰上孙悦这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选手难免就会不知所措。

    结果当天晚上,孙悦居然命人用绳子将他一个大老爷们的两只手绑了起来,真的就在一张床上睡了,吓得他浑身上下哗哗的出汗,孙悦这么干当然是为了怕他跑了,毕竟这是耶律休哥的地盘,交给别人看管他不放心,他太重视这个人了。

    别人怎么想么,他就真管不着了,反正一直到孙悦呼噜都打起来了,韩德让才稍稍的放了心一点,却也不敢真睡。虽然什么都没发生吧,可等第二天他出门之后,发现所有的人瞅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尤其是今天正式谈判了,那货居然还跟他一块绑着,羞的韩德让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