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七十章 跟你要个奴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雄赳赳气昂昂的骑着高头大马,身穿一雪白雪白的绸缎外套,身边带着百十来个白马白袍的大帅哥,溜达在耶律休哥的大营里用马鞭指指点点,时不时的跟身后的伙伴哈哈大笑一下,说实话看上去挺二的。

    但孙悦的心情可好可好了,尤其是当他看到耶律休哥铁青铁青的脸色的时候。

    所以说,二哔和装哔,有时候真就是心态的问题,同样的行为看在不同的人眼里,总是有不同的感觉,虽然耶律休哥这个人孙悦内心深处是非常佩服的,但这并不妨碍孙悦现在故意给他添堵,甚至略微羞辱一下。

    这也是胜利者的特权么。

    耶律休哥的心里,那叫一个恨啊,他这样的人物,这辈子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忍无可忍之下也只好略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孙小相公,我知道这一仗是你们大宋赢了,可是你如此作态,就不觉得难看么?”

    孙悦也特自然地道:“不觉得呀,我觉得我挺潇洒帅气的,你觉得我不好看么?”

    耶律休哥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稍微温柔一点道:“孙小相公,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孙悦撇嘴道:“蛮夷就是蛮夷,一点待客之道都不懂,远来是客,你不得招待招待我么?来来来,耶律大王咱们并马而行,你陪我溜达溜达,转一转咱们檀州的景色,陶冶一下身心,你看怎么样?”

    耶律休哥闻言,捂了一下感觉上已经被气炸了的肺,然后道:“好,不过我对此地也不熟,咱们就随便绕一绕吧。”

    “没事,我熟,来来来,跟上我领路。”

    “…………”

    这话倒是真的,檀州就是后世的密云,孙悦上辈子硕士是在京城念的,所以这地方孙悦还真是熟得很,难得有机会过来溜达,下次再来还真不一定是啥时候,所以他这么做倒也并不光是为了气耶律休哥,倒也有三分真情实意在里面。

    在孙悦想来,一边溜达,一边回忆后世的样子,再互相印证对比,故地重游,其实也挺有意思的,今天去黑龙潭,明天去白龙潭,后天去云蒙山,最后又去了趟司马台,兴致来了在吟风弄月一番,唱歌跳舞作乐,还特意上了几个身材模样都挺好看的契丹小妹妹。

    反正六七天了,让耶律休哥这么大的腕屁事都干不成,整日的陪他玩。

    终于,耶律休哥忍不住了,因为孙悦的官再怎么大本质上也不是独当一面的人物,可他们大辽的南面之兵可是全指着他呢。

    “孙小相公,您要是乐意玩,我来安排别人陪你玩,你随便玩,可劲玩,我跟韩重赟接着打我们的,您什么时候玩够了,您什么时候再叫我过来谈,您看怎么样。”

    孙悦也知道差不多了,再装下去就过火了,此时的大宋根本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强,粮草都已经有点供不上了,现在大军都已经开始吃汉阳的储备粮了,那么老远的运送过来,十成中剩下两成都算不错了,所以大宋其实也打不起了,他之所以这么放肆也是有点装大尾巴狼的意思。

    “哈哈哈哈哈,大王不要生气么,我差不多也玩够了,行吧,今天就不看景色了,听说你有个容貌异常漂亮的女儿,你看我也算是一表人才英雄豪杰吧?要不你让她今晚上服侍服侍我?”

    耶律休哥闻言眼珠子都有点冒火,冷笑着瞅着孙悦的脖子,琢磨着到底要不要直接在这砍了他。

    孙悦连忙道:“开玩笑开玩笑,大王不要生气么,我孙悦可不是***女的那种人,不过,说正经的,有一个人我想见见。”

    “谁?”

    “韩匡嗣,大王听说过此人么?”

    耶律休哥想了想:“韩匡嗣?你怎么会听说过他的?你见他干嘛。”

    孙悦哈哈大笑道:“听说此人尤擅医道,想把他带回去,跟我交流交流,你还不知道吧,我也是个医术大家,知道顺产侧切术不?我发明的。”

    “孙小相公是在跟我说笑么?韩匡嗣是我大辽皇帝的爱奴,曾为我大辽立下过赫赫军功的,如何会让他跟你走?”

    “这话让你说的,奴隶么,有啥舍不得的,今天咱要是谈不好,他这个皇帝能不能当的稳都还不知道呢。”

    耶律休哥脸一板,不搭理他了。

    此时的契丹和后来的满清还是有一点像的,汉人不管当了多大的官,本质上依旧是个奴隶,但这样的奴隶哪有说送人就送人的道理?无稽之谈么,况且耶律休哥很清楚,韩匡嗣是耶律贤身边老人了,是打算重用的。

    “你这次来的任务,是想要谈个兄弟之邦吧,我也实话跟你说,我是想谈个父子之邦的。”

    “绝无可能,我大辽宁愿玉石俱焚,也绝不受此侮辱。”

    “别激动,别激动,你们要是真乐意接着打也不会火急火燎的要和谈了,我吧,是真的很欣赏韩匡嗣的医术,你把他送给我,兄弟之邦,我认了,行不?”

    耶律休哥皱眉道:“你想要医生,我大可以给你找别人,何必非要韩匡嗣呢?”

    “唉,我这病啊,真不怕您笑话,有点……难言之隐,听说韩家这方面很厉害,这不是病急乱投医么,这是我的一点私心,大王,帮帮忙。”

    “这……哎呀还是不行,他虽然是奴才,但……但他是已经当了将军的奴才啊,真要把他就这么送出去,这军心还要不要了?真不行,这样,我来负责给你搜罗,我给你一百个杏林圣手,行不?”

    孙悦沉吟道:“这样啊……既然这样的话,那算了,不过我听说他儿子的医术已经尽得真传,这样吧,你把他送给我,兄弟之邦,我就答应了。”

    “谁?他儿子?韩德让?那孩子根本不会医术啊,他爹现在都当将军了,干嘛还要教儿子医术?孙小相公,你这肯定听错了。”

    孙悦闻言勃然大怒道:“岂有此理!耶律休哥,我不过就是想要一个奴隶,你就跟我推三阻四,真当我这么好说话么?我看咱们也不用谈了,要么,父子之邦,要么,咱们接着打就是了。”

    “啊?这……别别别,这样,这样,韩德让人现在就在幽州城,我让人把他带过来,让他现在就给您诊病,您看行不?不过他真不会医术啊。”

    孙悦闻言大喜,笑道:“只要你让他过来,一切,都好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