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一十七章 距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金榜题名,着红袍游于金鳞池上,取一把折扇,在大冷天里时不时的摇一摇,尽显哔格。

    此时只是宋初,自然还没有金鳞赐宴的常例,但这并不妨碍高中的士子们在这一天过来装哔,朝廷也并不去管,没溜一点的逗一逗围观的小姑娘,有正事一点的则会展开交际的手腕,为以后当官打下基础,毕竟同科进士本就是一段了不得的香火情。

    自然而然的,新科状元孙悦,就成了最热门的巴结讨好对象。

    只是这状元跟往届的状元却是大不相同,别的状元了不起也就是去翰林院观政学政,孙悦可是马上就要去湖-南当监军了,若能得胜归来,一个枢密承旨是必然跑不了的,与其他考生的差距未免实在是大了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

    也因此,对那些上赶着过来结交的士子,他大多都没怎么搭理,他们已经不是一个级别,一个世界的了,也就是主考官;卢多逊来的时候他稍微客套了一会,副主考都没兴趣搭理,众人提议去丰乐楼搓一顿大餐,孙悦也是兴致缺缺,哪怕那是他们自己家的产业。

    说实在的他今天之所以来,无非是想穿着状元袍,光明正大的去政事堂拜见一下魏仁浦和王溥,也算是另一种变相的报答师恩,其他士子所在意的那些与他而言,不说不屑一顾也差不多了。

    这些新科进士们也知道孙悦攀不起,便纷纷将主意打到了榜眼吕蒙正的头上,而孙悦,则简单跟大家意思了一下,便去政事堂了。

    魏仁浦和王溥也很高兴,虽然孙悦如今已经不差这么个状元头衔了,但是这本事毕竟是他们亲手教出来的,能金榜题名,学以致用,也算是稍有欣慰。

    “化龙,来来来,快坐下,好久没与你聊聊天了啊。”

    孙悦惭愧道:“总是瞎忙,来得少了,不过魏师,咱能不提我这字了么?听着太土气。”

    “怎么?我还以为你要投笔从戎,所以故意让王老将军给你取了个莽一些的字呢。”

    “就我这小身板子,投什么笔从什么戎啊。”

    “将者在智而不在勇,谁敢说你这白袍神神将不能打仗了?正打算问你,将来到底是什么打算?我看你倒是越来越朝武人的方向发展了,轨迹上越来越像你那个上司曹彬。”

    “这还真没想过,我其实不太喜欢上战场的,您教我的那些兵法,也都是战略上的东西,我这样的,在枢密院当个笔杆子挺好,真抡起刀子来,其实还差的远呢。”

    “哦?看来你是想当赵普啊,也罢也罢,他既是你师父,对你未来想必也早有一番规划,此人堪称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了,听他的总不会错,不过说来,这一年里你功劳也立下不少了,怎么感觉你跟他越发疏远起来了呢?多久没单独跟他聊聊了?”

    孙悦闻言也是无语的苦笑道:“还能是为什么,晋王殿下呗,这几年,朝廷的局势变得太快了,许多事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直转急下了,您也知道,我跟他之间本就并无太多的恩义,所以……他可能也不是特别信任我吧。”

    魏仁浦闻言也叹息了一声道:“老夫起于后晋,这么些年来,倒也看了不少,但似你们父子俩这么拧巴的,确实是头一回见到,听说,你爹跟晋王闹翻了?”

    “闹翻可能还谈不上吧,只是之前因为天雄军的一点事儿,他们闹了一些意见。”

    魏仁浦点点头道:“我大致也听说了,想听听我的意见么?”

    孙悦连忙正色道:“正要求您老指点,您老见多识广,肯定比我们有经验。”

    “我的意见啊,你们要是听我的,让你爹去洛阳之前,去拜访一下晋王,请他吃个饭喝个酒,表达一下姿态,你们父子俩都是有本事的人,但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墙头草,你爹的那个出身就决定,他没有转换门庭的资格,懂么?”

    “倒也是懂的,只是我爹已经恶了他两次了,而且几乎都是今年一年之内,那晋王殿下还会愿意信任我爹了么?况且,我爹这人看似圆滑,许多事也是有自己的原则坚持的,晋王殿下的格局……我怕明年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啊。”

    “你想多了,晋王殿下这个人,至少这点胸襟还是有的,你爹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晋王只要脑子不糊涂,就不可能把这样的人物往对手那里去推,之前跟你爹的几次矛盾,其实根本上他还是将你爹当成他的私臣,事实上你爹这个出身,按规矩也确实是应该一辈子当他的家臣的,他这么想,其实也并不算就错了,可是你爹他实在是太优秀了,而自古以来,这种人杰一样的人物都是不适合真的当一个私臣的,哪个优秀的人物没有自己的原则呢?这也是赵普跟你若即若离的原因,相较之下,他确实是比晋王要高明的多,而晋王,也不过是火候还浅了些罢了,经此一事,我估计他会明白其中的道理的。”

    孙悦闻言不由沉思了一阵,发现魏仁浦说的确实是很有道理,这一年多以来,赵普虽然明显跟自己疏远了,好像也没那么当自己人了,但从他的本心来说,他确实是觉得,跟赵普这样的距离和相处方式,很舒服。

    “您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爹跟晋王的距离,像我现在和我师父一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了?”

    “其实只要不是随时可替代的狗腿子,人与人之间还是保留一点距离的好,有距离,才有体面。不管你是不是赵普的徒弟,比方说,那卢多逊同样也是早早就投靠了晋王的人,怎么不见晋王给卢多逊那么不合理的手令啊?”

    孙悦点头道:“我懂了,我们总是能很好的处理和外人相处的分寸,却总是难免和亲近的人闹矛盾。”

    魏仁浦一脸好笑地道:“你真懂了?”

    “懂了啊?不是说让我爹在走之前请晋王吃顿饭么,我会把您的话转达给他的。”

    “那,你呢?”

    “我?我怎么了,我又没跟谁……”

    “你跟三大王之间,不比你爹跟晋王之间近得多了?”

    “这……不一样吧,三大王是个纨绔子弟啊,他又不是什么政治势力。”

    “官家亲弟,河-南府尹,又在西北有大威望,为什么不是一股政治势力?不管他自己意没意识到,打他答应要当河-南府尹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一股政治势力了,甚至于是仅次于晋王和赵普的,朝中第三大势力。你,要何以自处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