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七章 对不起,先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青砖淡瓦,小桥流水,翠绿色的竹海点缀着水墨画一样的院子,三三两两的仕女或着粉裙,或着罗裳,三五成群地说着笑话,眉宇间尽是风情。

    这是李煜的院子,这货的治国水平虽然不怎么样,但艺术修养却着实当得上天下无双,每天看着窗外这样好看的景色,温一壶老酒,提笔再写上几首诗词,再大的烦闷也会一扫而空。

    只是今天,大词人提起笔来,却是半点灵感也提不起来。

    唉!

    随手撕了手中的拙作,李煜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乱了。

    他不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人,此生最大的乐趣也就是填词弄曲而已,若是这样悠闲而美好的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简直就已经是不负此生了,可是,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几年呢?

    大宋正在以横扫之势攻略南汉,堂而皇之的在他家的后院点火,连普通百姓都知道,大宋横扫南汉之日,便是他们南唐授首之时,他们连个退路可就都没有了。

    今日若天下无我,君又何以存?

    李煜也知道刘鋹说的有道理,眼下这局势,不作为,那就只能等死,可是若真的干点什么,难道不是找死么?

    若是一个雄主,宁可九死一生,也一定会拼死一搏,可是李煜不是雄主,他是一个诗人,他只希望,这样的美好,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所以刘鋹的信来了,他就装作完全没看到一样。

    然而可惜,诺大一个南唐朝廷,不是所有人都能体察上意的,刘鋹的一封信虽然没能在李煜的心里留下涟漪,却一下子把整个南唐朝廷心里那根刺撩拨了。

    “国主,林仁肇求见。”

    李煜闻言心里叹息了一声,他就知道,躲不掉的。

    过了一会,便见这位‘江南林虎’一身甲胄,雄赳气昂的大步上前,干脆利落的行礼道:“臣参见国主。”

    李煜闻言微微皱了一下眉,他也知道这林仁肇是个忠臣,但是他却不太喜欢这个武夫,一来是他太粗鲁了,二来,也是因为这人满脑子都是北伐,跟他所制定的国策完全就是反着来的,给他着实添了不少的麻烦。

    但,国之柱石么,这是他爹给他留下的肱骨老将,所以李煜再怎么不耐,还是得对他勉强保持礼貌。

    “林将军身穿甲胄来见我,意欲何为啊?”

    “国主,宋军这些年来连连征战,先打后蜀后攻南汉,南方之兵马几乎已经尽数调离,臣的探子来报,扬州城现在只有不到五千兵马,其余江北重镇有些更是只有几百人了,此乃天赐良机,臣请国主火速发兵,征伐扬州等江北重镇,复我故土!”

    李豫没说话,神色古怪地看着他。

    “臣有万全之把握,可以将寿州扬州等镇在一月之内全部收复,臣已经想好了,您若是怕大宋反击怪罪于您,您现在就可以宣布臣为叛逆,此事全是臣这个叛逆所为,您马上杀我全族,以证清白,等打下了江北之后,若臣顶不住宋军反攻,此事跟您便完全没有关系,若臣顶住了宋军反攻,则臣马上再重新投降于国主,到时候咱们再联合南汉灭了吴越,与大宋划江而治,只需数年时间养精蓄锐,一旦宋朝内部有变,何愁不能发兵北上,图谋中原啊!”

    说完,林仁肇一脸激动莫名地看着李煜,他希望他可以在李煜的眼神中看到和他一样的激动。

    但可惜,他能看到的,只有冰冷。

    “国主?”

    “林将军,先父对你如此倚重,视为肱骨臂膀,宋朝到底开出了什么样的价码,才让你如此叛我啊。”

    林仁肇大吃一惊,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李煜,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为了南唐的社稷,连清名和家小都不要了,就换来了这个?

    “我这里除了刘鋹的一封信以外,还有一封宋朝孙悦写给您林大将军的信,你可要看看?”

    说着,李煜便轻飘飘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扔到林仁肇的面前,然后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走了。

    林仁肇失魂落魄的捡起来,就见上面写着:

    林兄亲启,与林兄所谋之事,恐已被李从善所察,事发突然,恐已不能徐徐而图,兄当速归,以保平安。

    愚弟南伐,我大宋南疆之兵,实已捉襟见肘,南汉山高路远,韶关险阻,恐急切之下不能破。

    林兄若能以假叛之名,行真叛之实,归降我大宋,则我大宋南疆,再无后顾之忧矣,圣天子亦必念林兄之功,特将江北诸镇兵力布放之图奉上,如今江北之地兵不足万余,以此说之,李煜必然应允,则大事可成矣。

    千钧一发,刻不容缓,万望速来。

    林仁肇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这特么怎么可能?

    “国主!此乃宋贼的离间之计啊!我林家,世代忠良啊!!”

    可惜,李煜已经走远了,听不到他说什么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数十个重甲武士,一拥而上,将这位江南林虎,像捆小鸡一样的就绑了起来。

    而此时的李煜,却只是在心中后怕不已。

    大奸似忠,这特么就是大奸似忠啊!还好祖宗庇护,让我看到了这信,否则真让他将兵马带去投了宋,恐怕悔之晚矣啊。

    从善啊,我的好弟弟哦,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呦。

    果然,数日之后李从善迷信传来,言林仁肇已秘密投宋,然后,这位南唐的国之柱石,第一战将,就这么被稀里糊涂的砍了,屠全族。

    他们也不想想,李从善作为李煜的弟弟,那是留在开封当人质的啊!南唐大将秘密反叛这样机密而又重大的消息,怎么可能真的传到他耳朵里?你以为赵普像你似的这么缺心眼?

    当然,这么大的事儿,在南唐官场上无异于一场地震,而消息传到孙悦耳中的时候,他已经兴致勃勃的在图谋韶关了,闻言不由大笑三声“吾之后路,无忧矣。”

    南唐当然是有宋奸的,只是不是林仁肇罢了,赵普在枢密院那么多年,总不是吃干饭的,否则那封信是怎么出现在李煜手中的?

    至于孙悦是怎么知道林仁肇会找李煜说什么么,当然是从历史书里看的。

    先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原本历史上,潘美南伐的过程中林仁肇可没少给他的后路找麻烦,虽说因为李煜的懦弱没捅出什么大纰漏吧,可毕竟也麻烦不是。

    况且如今大宋朝中,赵普与赵光义之间斗得都快赤膊相见了,老爹那头帮着赵光义造了那么大的声势,自己作为赵普的徒弟,也总得有点作为不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