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三章 账中议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别说孙悦和潘美懵逼了,估摸着就连南汉国内的绝大多数人,也都是懵逼的,伍彦柔是谁?没听说过啊,怎么就变成主将了?

    最后一查才知道,哦……原来是之前的梧州统领啊,可是一个梧州统领,怎么就变成这种国战的主帅了呢?难道是以前打过什么特别漂亮的仗?没有?那怎么选了他了呢?

    要不怎么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呢,这伍彦柔这回就算是抓住机会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大宋跟南汉刚宣战的时候,刘鋹曾经怕派了他的心腹龚澄枢去劳军,结果受到了将士们热烈的欢迎,这让龚澄枢的心里很是感动,非常高兴的就宣读了抚慰诏书。

    然后大兵们就都傻了,因为诏书里面只有抚慰的话语,却没有抚慰的银钱啊。

    不指望你发奖金,您是不是也得把基本工资给补一下呢,军饷已经欠了四年多了呀!刘鋹没钱么?不,他有,他其实比赵匡胤要有钱多了,随便从指头缝里流出点来,都够赏赐将士的了,可是他,就是不给。

    可以想象,当时大兵们的心情了,自然也就可以想象,这些大兵们对他的态度了,说实在的,这货能活着回来而没被大兵们打死,都算得上是一个契机了,可是呢?凡事总有个例外,而伍彦柔,就是这个意外了。

    这货不但没打那太监,反而给他送了点孝敬,并表示,随时愿意为国效力,出征平扫宋军。

    然后么,这主帅就莫名其妙的落到他头上来了。

    再来看孙悦宋军这边,潘美,韩崇训,孙悦,三人正围着地图研究作战部署。

    “韩副帅,有何高见?”

    探马来报,从贺水南来的只有几十条小船而已,就算他装满了,也不会超过三两万人,说明南汉方面急切间并没有来得及调遣兵马,来的只是先锋而已,这是个机会,如果潘帅你能留一部分人马牵制贺州城守军,我愿意率领本部三千将士,在他渡河未稳之际,给他们迎头痛击,将其打散。

    潘美闻言沉默不语。

    孙悦道:“潘帅可是还有其他高见?”

    “高见谈不上,只是敌军毕竟是有备而来,不可能不防着咱们渡半而击之策。”

    “有所防备又如何?我这三千新军,乃是殿前司的精锐,打契丹都没怂过,何况区区南汉?两三万人而已,我敢立军令状,必灭之。”

    孙悦闻言也是颇为赞同,韩崇训此言虽然没什么新意,但是这新军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战斗力如何他自然有数,论精锐的确是大宋之冠,远不是潘美手上原本的那些乌合之众能比,因此这话虽然略有一点狂,但在他想来,赢面少说也有九成。

    “我也相信韩副帅能赢,可就怕是不能竟全功啊,一旦敌军登岸受阻,必然会干脆沿水退去,万一让他们跑了,再继续集结军队,打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那潘帅的意思是?”

    “我想,先试试这伍彦柔的成色,看能不能诱敌深入,把战场挪到萌渚岭,转功为守,以卸敌军士气,等敌军这股锐气没了,再包圆灭了他们。”

    众人连忙去看地图,所谓萌渚岭,其实就是贺州以南三十多里的一片山,虽谈不上一夫当关,却也堪称险要。

    “确实是个好想法,若能让贺州城的守军从城里面出来,跟着姓伍的一块打过来,咱们反攻的时候就简单多了。”

    韩崇训道:“可是,若他们不来打咱们怎么办?若伍彦柔干脆驻进贺州城,与咱们相持,到时候他们的援军源源不断,岂不是要打成消耗战?若是拖到了夏天,这破地方热的要死,将士们受得了么?”

    “韩副帅的话也有道理,不过我想,咱们急,那刘鋹更急,一天不把咱们打跑,他就一天不能安生,况且如今这湖-南故地已经尽入我军之手,拼消耗他就真的拼得过么?他们有援军,可我大宋的援军要是上来,不比他们厉害百倍?因此我断定姓伍的一定不会跟咱们耗,而是会选择攻。”

    慕容嫣突然出声道:“就算他们要耗,那也没什么,贺州虽险,却毕竟是小城,他们援军若是来的多了,补给必然要靠贺水输送,只需要遣一股精锐,偷偷将贺水从上游截断,使之干枯,则敌军必然大乱,到时候他们不攻也得攻了。”

    潘美闻言大讶,这亲兵,水平可以啊!

    这计策他当然也已经想到了,只是没打算说而已,万一局面相持,他还想靠这一招跟孙悦装一下哔呢。

    按说这样的场合,一个普通亲兵是没资格胡乱说话的,潘美的为人也一向都是很讲规矩的,可是这仓促之间这亲兵能有这样的脑子,这说明什么?人才呀!

    “好小子,好见识,你叫什么,现居何职啊?”

    这却是潘美升起爱才之心,想提拔这个亲兵了,可是话一出口,孙悦马上就提起警惕之心了,连忙抓了下慕容嫣的手,挡在潘美前面,语气不善地道:“这是我的亲兵,也只是我的亲兵,潘帅想干什么?”

    在孙悦想来,他和慕容嫣的那点事儿已经被潘美给发现了,所以你丫的这时候问这个,到底是几个意思?想揭我短么?

    潘美也愣了,因为事实上那天他其实压根就啥都没看清。

    你这是什么反应?我好心抬举你的亲兵,怎么你一脸要跟我拼命的架势?

    再仔细一看慕容嫣,这亲兵……长得好俊俏啊!

    再一看孙悦和慕容嫣手牵着手,好像无比紧密的样子……

    啊!然后潘美幡然醒悟,原来这是他的兔子啊,这孙监军好生自私的心性,明明这亲兵有将才,却只因一己龌龊的私欲就拦人家的前途,留人家在身边当禁脔,真是……唉!!

    于是潘美又打量了慕容嫣好半天,暗道,太可惜了。

    结果孙悦不乐意了,看你妹啊你看!你丫信不信我要不是打不过你我就找你单挑了啊!

    于是,孙悦再上前一步,干脆利落的跟潘美对视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护食一样。

    潘美也觉得莫名其妙,你特么至于么?

    为了一个兔子跟监军翻脸不合适,太不值,想了想,潘美认怂一般的后退了一步,却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唯有韩崇训,作为局外人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嘴角一抽一抽的,特别辛苦的才忍住了笑,结果被慕容嫣回瞪了一个眼神,就吓得浑身冰冷。

    额……我还是装什么也不知道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