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一十一章 洛阳振兴计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开封城的大街上,五六个老头子赤膊着上身,手挽着手,一人拎着一坛美酒,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走在路中央,谁来也不让,而且还引吭高歌,好不嚣张。

    但人家再嚣张旁人也得忍着,他们分别是:符彦卿、王彦超、白重赟、和郭从义,没有一个六十岁以下的,这时候就是赵普有急事儿也得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慢慢挪,慢慢蹭。

    就在今天,赵匡胤亲自摆酒,请了这么几位德高望重的沙陀老将在宫中饮酒作乐,席间赵匡胤问他们各自都有什么功劳,几个老家伙借着酒劲就开吹,吹了足有一个多时辰,赵匡胤却只说了一句话。

    “此异代事,何足论也。”

    然后,几个老东西就交出了兵权,凑到一块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唯有借着酒劲,疯一场闹一场吧。

    委屈么?可人家赵匡胤说的倒也没毛病啊,你们说的这些都是后唐的后晋的后汉的事情了,连后周的事儿都很少,跟我一大宋天子说得着么?

    这都是符彦卿的老哥们了,谁又能比他年轻多少呢,如今这世道也不是晚唐了,节度使又不是世袭的,何必还死攥着不放呢,五十余载到头来,不过是胡乱厮杀,好歹,他们拼杀了一辈子,起码混了个富贵闲人。

    从此刻开始,大宋的每一寸土地,就都实实在在的掌握在赵匡胤本人的手里了,柴荣做不到的事,李存勖做不到的事,他仅仅只用了两顿酒,就都搞定了。

    当然,这也是他赶上了好时候,这帮老将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恐怕就天下大乱了。

    几个老兵正边走边唱,边耍酒疯,冷不丁的孙春明不知什么时候拦在了他们面前,笑容满面的鞠躬行礼,道:“诸位老将军都到了下官的家门口了,不进来喝一杯再走么?搂中特备了新奇美酒,赏脸喝上一杯?”

    众人闻言茫然四顾,发现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丰乐楼来了。

    其他几人并不认识孙春明,说实在的今天他们最大,赵匡胤的面子都不想给,自然不会鸟他了,脾气最大的郭从义张嘴就要呵斥,符彦卿却笑笑道:“呦,还真是,一转身的功夫都跑你家来了,哈哈哈,早就听说丰乐楼的美酒是天下一绝,老头子还真没尝过,来来来,诸位兄弟,咱们进去尝尝去,不给他钱,哈哈哈!”

    “好说好说,今天这酒自然是我请几位老将军的。”

    众人也是以符彦卿为首的,一看他要进去喝,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哪喝不是喝啊,便纷纷跟着他上了顶楼雅座。

    “孙春明?原来你就是孙春明,久仰大名啊。”

    “不敢不敢,诸位面前,晚辈哪说得上什么名声啊,来,我敬诸位一碗。”

    “一碗哪够,你得敬一人一碗。”

    “好,那就敬一人一碗。这第一碗,就先敬魏王,当年阳城之战魏王仅凭一万兵马,逆风大败八万契丹虎狼,实乃天下第一悍勇,这一碗我干了。”

    “这第二碗敬王老将军,老将军劳苦功高,寿州城下以两千偏师大败南唐三万余人,追敌二十余里,一举奠定了中原之强势地位,也使南唐臣服至今,真乃国士之风,我干了。”

    …………

    孙春明多会来事儿的人啊,老头么,只要你多说说他们年轻时得意的事儿,他们就会对你好感大增,挨个敬了这么一圈,虽然敬的头有点迷糊,却哄的这帮老头一个个的都挺开心。

    好不容易敬完了酒,众人在桌上也就聊了起来,越聊越嗨,很快就跟他们打成一片了,毕竟孙春明的见识水平在这摆着,最关键的是,他特么心理年龄上其实真没比这帮老头小上多少,有共同话题啊。

    “符老哥,这就是你向官家举荐的权知河-南府?不错不错,果然不错,我喜欢,哈哈哈哈哈哈。”

    孙春明笑着道:“几位老将军可是要跟魏王一道去洛阳养老?那感情好,晚辈的调令也下来了,正是洛阳的权知河-南府,这还要多亏了魏王替我美言呢。”

    “不错不错,你来当这个权知河-南府好啊,你放心,我们几个老东西肯定不去找你的麻烦。”

    “正要跟诸位说这事儿呢,我这次去洛阳上任,除了这丰乐楼不动之外,打算把所有的产业都带着,举家都要搬过去,当然,犬子公务在身,还是要留在开封的。”

    符彦卿诧异道:“哦?我听说洛阳城如今破的很,空有个西京的名头,却无西京之实,据我所知春哥儿的和曹家方家联手做的生意,几乎是保罗百业,三家分别占了我大宋的第一、第二、和第三首富,这么大的体量搬到洛阳,岂不是自寻死路?”

    孙春明笑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我第一次离京出任父母官,自然要全力以赴,晚辈打算将洛阳重建起来,让他恢复昔日神都的繁华,却是还需要诸位老将军的鼎力相助啊。”

    众人面面相觑,让洛阳恢复神都的风采?这是在说梦话吧。

    孙春明笑道:“自然是有所依仗的,我有此物。”

    说着,孙春明拿出一个大盒子,打开一看,却是璀璨夺目的几件十分漂亮的摆件。

    “这是……”

    “我管它叫玻璃,其实就只是琉璃的一种不同方式罢了,我研究这东西已经好多年了,花费了两三百万贯也不止,总算是成功了。”

    说着,孙春明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道:“似这样的一个杯子,制作成本可以降到六十钱,前期这东西大家不认识,我琢磨着,卖六十贯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这就是一千倍的利润了,诸位觉得,凭此物,可振兴洛阳否?”

    “这……这东西成本才六十钱?”

    “不错,不过这是大规模生产的成本,晚辈打算,将洛阳建设成一座以玻璃为主的玻璃城,大规模的投资建厂,甚至还要自己出钱修缮运河,已经有将近百余个开封豪商在其中掺股了,但还是差了那么一点,诸位老将军可有兴趣掺一股?留点产业给后人,也不怕他们败家了。”

    要知道赵匡胤虽然对权利抓的死死的,但是对钱财那可是相当的大方,为了让这帮老家伙退休,他可是又一次几乎花光了自己的国库,钱财布帛以及大量的良田,赏赐起来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全都进了他们的腰包,再加上这帮老将掌权这么多年了,谁没个百八十万的积蓄?

    孙春明要在洛阳干的事儿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连他都觉得自己穷了,不把这帮老家伙的钱包掏空,又哪是他的风格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