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决胜之战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古道西风,被落日的太阳染成了昏黄昏黄的颜色,长长的影子似乎也被风吹出了褶皱,而猎猎作响的笙旗,让每一个将士的心仿佛都跳动的很是厉害。

    面对威名赫赫从无绩的宋军,没有人会不紧张,也只有阵列最前面的百余头庞然大物,可以给他们些安全感。

    后世的普通人很难想象十万人挤在狭窄的山道上是什么概念,因为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对于阵型和人多的概念,应该都是高中时期所做的课间操。

    孙悦也不例外。

    他打仗也打的不少了,但十万人挤在一起,还是大大颠覆了他的认知,离远处看去只觉得敌军密密麻麻一大片,很是吓人。

    也不知潘仁美是不是为了鼓舞士气,看着眼前绵延足有数里的敌军,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若不是脸上被慕容嫣打的乌眼青还没退下,确是还颇有几分豪迈。

    “潘帅因何发笑?”

    “自是笑这南汉将领,不知兵了。”

    “哦?如何就不知兵了?”

    孙悦和潘仁美的声音都很大,虽然身边的将士明知道这两位主帅是故意的,但还是忍不住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山间铸关,本就是为了让敌军难以摆开阵势,发挥不出人数优势,敌军却倾巢而出,将十余万大军挤在一处,将彼之长处变为短处,岂不可笑?这军队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如何指挥得开?只需一轮齐射,如此密集的阵型必然就会自相践踏,取此关岂不是易如反掌?”

    孙悦闻言也哈哈大笑了起来,“潘帅果然高明,我看这敌军,也如那土鸡瓦狗一般。”

    然后两个人跟俩神经病似的扯着嗓子就一个劲的哈哈大笑,没多大一会,就笑的孙悦嗓子都疼了。

    当然,虽是为了鼓励军心之语,但却也并不是胡乱说的,潘仁美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对的,如此密集的阵型,其实只需要一个冲锋,他们自己就会先践踏起来,那南汉主将在自家的险关之下摆出这么个阵势出来也确实可以说是蠢得厉害。

    这倒也不能怪他,南汉是真没可用之将了,唯一一个能用的潘崇彻还让他们给骗贺水去了,实在不得已,这才从南方调来这么一位‘常胜将军’,这货在越南那边打过最大的仗也就是万来人规模的啊,十万大军,他见都没见过指挥个毛啊。

    当然,不管敌军多么菜,都必须首先破了他们的象阵,这东西虽然肯定不是无敌,但冷不丁遇上,搞不好真的会吃亏。

    所以笑过之后,孙悦低声地问道:“潘帅可有破象之妙法?”

    潘仁美苦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物,并不识此物厉害,唯有鹿角壕沟,强弓硬弩而已,想来,这庞然大物就算皮再厚,也是怕疼的。”

    孙悦小而不语。

    潘仁美惊奇道:“莫非监军早有办法?”

    孙悦得意道:“你当我们来的这样晚,真的是一路游山玩水了么?正好今天风势助我,区区几头大象,反手而破。”

    “哦?敢问是何妙计?”

    “潘帅稍后便知。”

    说着话的功夫,果然就见那百余头庞然大物齐齐一声鸣叫,高亢的叫声让每一个宋军都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众将士全都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实在是没见过这玩意啊。

    李承渥满意的笑了,今天宝贝们的状态都不错,看起来又要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啊。

    “冲锋!”

    李承渥笑的很欢乐,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宋军被他的这些宝贝们撵的抱头鼠窜,被宝贝的大鼻子翻过来掀过去的场景了,这是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而与此同时,孙悦伸出手试了试风,笑的却更加欢乐了,大吼一声道:“曹军何在!”

    “末将在!”

    “你带本部人马出击,打跑了大象,我和潘帅随后便去支援。”

    “末将领命!”

    潘仁美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你……你让曹军去?他不是你的亲兵首领么?你有多少亲兵?两三百顶破天了吧,两百步兵对百余大象?”

    孙悦高深莫测地笑笑道:“潘帅稍微看看就知道了,实不相瞒,此乃我自家弟弟,同时也是张帅的弟子,因为初上战场,所以也不好让他当什么官,便特意送了这么个功劳给他,些许私心,还请潘帅不要见笑。”

    “这不是私心不私心的问题,若真能破了这象兵,此战记他首功又有何不可,就怕他们……啊?这,这,这,怎么会这样?”

    却见曹军等人上前之后,人人都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口罩带上,然后拿出几个大口袋,一刀砍破,再两人一组用力向前一抖,霎时间就是漫天的黄色粉末,再借风势一吹,一股脑的就全都吹向了这些大象们。

    这还不算完,他们还特意准备了许多的小口袋,砍开一个口子之后用绳子绑在箭尾上,啪啪啪的全都射给了那些大象,把天空都给射成了黄色!

    说来也是奇,这些像小山一样高大的庞然大物,明明一丝伤都没有,但闻到这些黄色粉末之后,竟然全都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然后,掉过头,跑了!

    这些黄色粉末自然便是孙悦路过朗州的时候所收集的雄黄了,这玩意三五克就能驱虫避蛇,那么,三五吨呢?凭什么就驱不了大象?

    大象毕竟不是马,没那么通人性,虽然因为温顺可以被人驯服,但这东西却非常容易发狂,而且发狂的时候甚至会奔驰到累死方休,这是这种动物的天性。

    而一旦这玩意发起狂来,谁能治得住?世界史上的象兵多了去了,可青史留名的世界骑兵多如牛毛,谁听过什么有名气的象兵团么?

    前面说过,韶关的关前啊,很窄,而南汉的阵型呢,又很密,所以这些本来当做前锋使的大象掉头这么一冲……

    啧啧,老特么惨了。

    潘仁美见状吃惊之余马上反应了过来,抽出自己的佩刀大吼一声:“跟着大象,咱们冲啊!!”

    大宋的将士们也有点傻了,这……这么容易么?说好了一场苦战呢?于是大兵们哭笑不得的跟着大象们直接就冲进了韶关,又冲出了韶关。

    韶关,

    破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