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四章 狗屎运的韩崇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却说军帐议事,虽然有了小小的风波,但毕竟无伤大雅,虽然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误会,让潘美和孙悦之间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点私怨,不过打仗么,还是要以国事为重的,最终计策定下之后,孙悦便领着大部队有序的撤退到了萌渚岭。

    因为怕朝廷误以为他们战事不利,所以孙悦作为监军还特意写了封折子,传给了开封,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战场的状况,顺便告诉赵匡胤,暂时还不需要援军。

    其实孙悦并不清楚,赵匡胤现在压根就没功夫搭理他,还特么援军,赵匡胤现在可真没心思给他派援军。

    因为孙悦的小蝴蝶煽啊煽啊的,历史的大势被改变的很是厉害,许多事都提前了,比如他这次伐南汉,比如符彦卿等老将的提前退休,那么由这两件大事所引发的连锁反应,自然也就提前了。

    契丹人发现,那个让他们畏之如虎的老将符彦卿,居然退休了?新领导貌似还没上岗?

    这是天赐良机啊!

    新上任的南院大王耶律斜轸当机立断,出兵!必须出兵,把那可恨的柴荣小儿从咱们手里抢走的险峻关隘夺回来!

    于是,他派了足足六万铁骑作为先锋,奇袭定州,直接就让整个大宋全都慌了神。

    与这样的对手相比,什么刘鋹啊,潘崇彻啊,南汉啊,算得上什么东西啊,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国战。

    于是赵匡胤连忙调兵遣将,甚至都做好了亲自上阵的准备,随时准备着跟契丹打一场大规模的硬仗。

    然后……没等赵匡胤反应过来,这场一触即发的大战,突然就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

    一个叫田钦祚的,不入流的小官,仅用了三千人人,与六万契丹铁骑在野外硬碰硬的血战六个时辰,大胜!追敌百余里,斩首无数,杀得契丹人抱头鼠窜,直接撤回了幽州,吓得耶律斜轸直接熄灭了侵送的念头,而赵匡胤,因为先南后北的战略,他也不想现在就与契丹展开生死之战,于是一场大战,就被这区区三千人拼死一杀,没了!

    说句狂一点的,宋初的军队在此时此刻,那是近乎不讲道理的强大,说是无敌也不为过,像这样几千人大破几万契丹的战例还有很多,绝不是孤例,是什么让他们在短短十余年后,就与契丹几乎颠倒了呢?

    或许,真的只是因为萧太后的大辽中兴,让契丹战力长得太快吧。

    呵呵。

    无独有偶,北边的战事雷声大雨点小的稀里糊涂的就结束了,孙悦这边,他和潘美憋足了劲的想要打一个漂亮的防守反击,结果这边连个雨点都没落下来,就也结束了,让他们这一拳好像打在了棉花上似的,好悬没把他们给憋死。

    特别简单,伍彦柔一到了地方,见宋军已经撤后二十里,心想这是怕我啊,这是一群纸老虎啊,于是他压根连贺州城都没进,沿着贺水就追了上去。

    结果下船的时候,就碰上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此埋伏的韩崇训,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伍彦柔自信,他居然真的以为宋军怕他,下船的时候连个阵型都没摆,连个哨探都没派,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下来了。

    不,说走下来也不对,他是坐在胡床上,让亲兵给抬下来的。

    韩崇训都傻了,咱连交战都没有过呢,我们也只不过是退了二十里而已,合着在您老眼里就已经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了?

    得,既然您这么客气的送礼,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了吧,于是,这货就把伍彦柔五花大绑的给扔潘美和孙悦面前了。

    孙悦一脸懵逼的问:“这谁啊?”

    韩崇训骄傲地道:“敌军主帅,伍彦柔!”

    潘美也愣了,“你们埋伏……成功了?”

    韩崇训脑袋高高仰着,跟大公鸡似的,嘚瑟之情溢于言表。

    “战况如何?”

    “两万敌军一战而覆,俘虏六千,斩首一万,活着跑了的绝不到五千。”

    “我军伤亡如何?”

    “三千人出战,轻伤二百,重伤十八,死者,没有。”

    说着,韩崇训还给了潘美一个特别挑衅的眼神,那意思分明就是,服么?

    孙悦笑着就踢了他一脚,道:“走了狗屎运,碰上这么个白痴让你平白捡了这天大的功劳,都不够你嘚瑟了,赶紧安置俘虏去。”

    “唉,好嘞,回头战报上给我写的英勇一点哈。”

    说完,韩崇训屁颠屁颠的就跑去加入他那些嫡系人马的欢畅宴饮去了。

    要知道新军虽然素质高些,少有扰民之举,也不用花钱养,但战功和斩首可是关系到他们退休金,关系到他们子女前程,关系到他们亲人工资的,所以统计工作尤其马虎不得,因此新军的每一场胜仗之后,繁复的工作海了去了,若不是政委配的够多,足以让人头疼死。

    等到韩崇训走了,孙悦和潘美才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南汉……似乎比想象中要弱得多啊!

    孙悦饶有兴致地蹲到了这位重量级俘虏面前,笑道:“你是伍彦柔?”

    伍彦柔哇的就哭出来了,“饶命,饶命啊,小人不是有意对抗王师的,全都是刘鋹那个昏君逼的啊!”

    “听说你们南汉的文武百官几乎全都是太监?你是太监么?”

    “是是是,小人是个没卵子的废物,您千万不要杀我啊,我……我在株洲还有些旧部,我可以劝他们投降,我还有用,还有用。”

    孙悦闻言好奇地扒开了伍彦柔的裤子,看着这可怜的两腿之间,啧啧称奇,这刘鋹的创意,真是绝了。人家别的昏君顶多也就是重用太监,他倒好,干脆把重臣变成太监。

    他这个举动自然纯粹是好奇,本心中,他还真不太敢相信天底下居然会有昏庸到这个份上的皇帝,可是在潘美看来,似乎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毕竟,孙监军有断袖分桃之癖么。嗯……这伍彦柔看起来倒是也挺俊俏的,该不会是看上了吧,嗯,看来孙建监军好像很好色啊。

    孙悦不知潘美心中想法,见他皱眉,以为是对刘鋹的昏庸做派感到不忍,笑笑道:“潘帅有什么高见么?这人是留着还是杀了?”

    潘美一脸蛋疼地道:“此人废物至此,他带的兵自然也厉害不到哪去,韩帅一战便足以说明问题了,因此所谓投诚之事,我看到时完全没有必要。”

    “哦,潘帅的意思是,将他带到贺州城下,杀之以慑敌胆喽?”

    潘美神色古怪地道:“额……若依我看,此人最大的作用也就是这个了,不过孙监军向来聪明绝顶,奇谋百出,或许您有别的用处也说不定,俘虏这种事,我听你的,你说杀就杀,若是有用,留下便是,南汉的这点战斗力,不差这一次威慑。”

    “额……别的用处?还能有什么别的用处?”

    潘美不说话了。

    孙悦也很蛋疼,这混蛋到底什么情况?怎么总说半截话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