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招喜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的无条件信任,不仅让开足了火力的韩崇训懵了一下,就连潘美本人,一时间也有些不敢相信,他还准备了一肚子的理由没说呢,甚至就连化妆成他的亲兵站在一旁的慕容嫣都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这不太像是孙悦的风格啊,如果主帅是曹彬,他这个监军这么做无可厚非,可是这潘美,在此之前可是名不见经传啊。

    想来想去,潘美只能归结于,英雄所见略同,至于其他人,那就随他们脑补去吧。

    其实这一战的具体细节孙悦早就已经记不清了,不过这不要紧,他只要记着,眼前这个暂时还并不怎么服众,被赵匡胤几乎是硬捧起来的主帅,这一辈子就没打过败仗,就足以了。

    至于他和杨业的那点事儿,在史书的欲语还休遮遮掩掩之下,本来也说不清,就好像那次北伐中,谁又能说得清为什么曹彬这样的良将会表现的忽进忽退,忽快忽慢,好像闭着眼睛指挥一样,完全失了他的水平了呢?

    就好像谁又能说得清曾经勇猛强悍让契丹闻之变色的崔彦进,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突然间谁也打不过了呢?谁又能说得清,为啥天下无敌的宋军突然之间就成了契丹面前待宰的羔羊呢。

    太宗一朝中,又有哪一件事是说得清的呢。

    不过至少,孙悦知道在这太祖一朝,潘美可以说是绝对正确的指南针,或许韩崇训说的有道理,但孙悦疯了才会对潘美的军事部署反对。

    回营之后,韩崇训颇为不满地道:“悦哥儿,那潘美如此不懂事,你何必这么惯着他?就算你不想闹的将相不和,可你对他是不是太信任了些?这可是战争啊,不是开玩笑的,这人此前从没有独领一军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得了官家提携,万一是一个银枪蜡头怎么办?反正我是觉得他那部署有些冒险,这可真不是故意针对他。”

    孙悦笑笑道:“你也知道,我这人战术上其实并不怎么样,你们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也断不出个所以然来,难道我不信他这个主帅,反倒信你这个副帅的么?”

    “怎么就不能信我?额……是,我没打过什么硬仗,今天能混上这么个副帅靠的全是你的举荐和我爹的面子,可是,他也没打过啊!”

    “训哥儿,你说,咱们大宋打仗最厉害的人,是谁呢?”

    “这个……这可就说不好了,除那些老将之外,进攻应该是崔叔叔,防守的话应该是我爹,小规模野战的话,应该是党进,大规模指挥的话么……”

    孙悦打断道:“错了,不管是什么仗,最厉害的,应该是官家本人才对,除去他官家的身份不算,仅以将才而论,我大宋应该也找不出比他强的。”

    “额……这倒是。”

    “这潘美自打高平之战以后,便一直都是跟着官家的,官家已经认识他十几年了,也就是说,这潘美万万没有蒙蔽官家的本事吧,既然如此,官家如此知兵之人却突然提拔了他当主帅,你觉得官家心中会没有把握么?我的确不懂兵,尤其是不懂战术,但我相信官家懂,就足够了。”

    韩崇训颇有些不服,可是张了张嘴,发现这话又没法往下接,否则岂不是等同于在说官家没有识人之明?又或者是在说官家当皇帝久了,其实已经不懂兵了?

    韩崇训好歹也是官宦子弟,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于是只好无语的告退了。

    反倒是韩崇训走后,慕容嫣颇为疑惑地道:“你到底是为什么决定支持潘美,连对训哥儿都不能说实话么?还用这种理由来搪塞他。不管怎么说,他这次不等你擅自出兵,总是犯了为将之忌,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大肚能容之人了了。”

    “搪塞?我没搪塞啊?我真是这么想的。”

    “连我都不说实话?你一定是想到了什么破敌之策,或是看出了此策的可行之处,对不对?”

    孙悦无奈了,他总不能说,老子掐指一算就知道人家是个白起再生一般的人物,之前蹉跎岁月只是单纯的因为出身太低,没受到赏识,现在被官家慧眼发现,马上就会一飞冲天了吧。

    但不解释又不行,于是孙悦嘿嘿坏笑道:“旅途劳累,你让我那啥一下,舒服舒服,我就告诉你。”

    慕容嫣闻言脸一下子就红了,想了半天,然后羞涩地点了点头。

    这回轮到孙悦懵了,要知道自打那天之后,这一路上他没少提非分之想,但亲亲摸摸之类的还行,想进一步,却是始终没能如愿。

    现在,这女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同意了?果然,好奇心简直就是特么人类之光啊。

    虽然并不知道一会办完了事儿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解释不出个所以然的话会不会被这女人活活打死,但是男人么,这时候谁还顾得上这个?

    于是,两人就……和谐社会了。

    另一边,潘美回营之后,越想越觉得愧疚,人家孙悦可不是没能耐制住自己的,恰恰相反,其实人家想架空自己并不算难,自己脑子一热就做了甩他脸色的事,可结果人家除了让韩崇训骂了自己两句之外,啥都没说,反而还对自己信任有加。

    他突然觉得,之前自己那么做,是不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潘美情商低不假,但那也是看跟谁比,跟曹彬相比,天底下有几个不低的?起码这好意恶意,他还是分得清的,人家既然摆出一副顾全大局的姿态,自己总不能小气了不是,毕竟,他岁数都快够当孙悦的爷爷了。

    于是潘美想了想,决定亲自去找孙悦道个歉,表达一下歉意,他作为三军主帅有些服软的话不能当着大家伙的面说,人家这个监军也确实是给足了面子,但私底下么,潘美自己也觉得对着‘小孙相公’软上一软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于是,这货就偷偷的跑了过来。

    门口,站岗的亲兵正是曹军,见潘美一个人过来了,还挺诧异,正想通报一下,就被潘美给拦住了,面子么。

    “我找孙监军有机密军务要商谈,切莫声张。”

    曹军这二货,本来孙悦就是因为有他看门才敢在军营里胡来的,结果他居然闻言被唬住了,毕竟这是主帅啊,于是特别呆萌的点了点头,测过身子就让潘美进去了。

    然后,潘美就一不小心,看到孙悦在和自己的一个亲兵……

    他特么也没看清,就吓的呲溜一下就跑了。

    坏了坏了,那孙小相公居然是个……咦咦咦!!!好恶心。

    早听说这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会玩儿,女人玩够了有时候也会玩这种另类的东西,品一品别样的雅趣,想不到堂堂国士无双的孙小相公也是这样的人?

    是了是了,他年纪轻轻就已是国之重臣,他们家又是大宋首富,听说平日里跟纨绔的三大王走的很近,人家怎么就不能断个袖分个桃呢?

    你要玩就玩吧,怎么在军营里也干这事儿呢?干就干吧,怎么还不把大门把严实了呢?这下被我看见了,如何是好啊?完了完了,这下得罪死他了。他不会杀我灭口吧,唔,应该不会,可特么他不会因为这个整我吧。

    天啊,我等了这么多年才等来的机会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另一边,孙悦和慕容嫣听到外边有动静,也是吓得五迷三道的,连忙利索的将衣服穿好,问道:“军哥儿?军哥儿?是你么?发生什么事了?”

    曹军一脸疑惑地道:“刚才潘帅来了,说要与你商议军务大事来着。”

    孙悦脸唰就白了:“潘……潘美来过了?你……你就这么放他进来了?你特么的倒是通禀一声啊!”

    “他说军机要务啊,不让我声张。”

    孙悦被这货气的哭笑不得,顺手捡起地上的靴子就扔他脸上了,而慕容嫣更是羞愤欲狂,飞起就是一套鸳鸯连环腿,跟曹军切磋去了。

    而孙悦,则一个劲的捶胸顿足。

    潘美,你特么是真的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招人喜欢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