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章 潘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不容易在贺州城外追上潘美大军的时候,潘美已经打了好几仗了,所以当人家笑嘻嘻地将他们全都请进大帐中展开所谓的欢迎仪式的时候,孙悦等几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监军监军,顾名思义就是代表朝廷,代表官家,来监督这支军队的,不管他是不是一个嘴上无毛的黄口小儿,但此时此刻,他代表着的是赵匡胤的权威,是大宋的权威。

    潘美这么做,已经有点在打他的脸了。如果先锋三战打输了,孙悦这个监军完全就可以请出旗牌把这个主帅给斩于阵中了。

    当然,现在潘美已经赢了,而且他们这次来的确实是有点晚了,他又不是李处耘,此战中还想仰仗着这位宋初第一名将,所以他暂时还并没有打算跟他翻脸。

    “孙监,韩福帅,实在是对不住,因为战机难寻,所以实在是没忍住,好在是托官家洪福,大获全胜,这是此战的战报,请您过目。”

    孙悦微微扫了一眼就扔给韩崇训了,这战报几乎都不用看,南汉那边连基本的战备都没做好,狗撵兔子,没什么可说的。

    他当然也不相信所谓战机难寻之类的屁话,对潘美这样的宋初第一名将来说,面对南汉这样的对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都是良机。

    这特么就是在躲着自己。

    说白了就是怕自己跟他争权呗,虽然孙悦本人并没有这个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人家这么去想,孙悦的成长轨迹实在是太耀眼了,之前的两仗,第一仗把李处耘给办了,第二仗把王全斌的风头都给抢了,换了谁能不防着点呢。

    论威名,潘美虽然并不妄自菲薄,但他其实也知道,他是弱于孙悦一筹的,毕竟在此之前他虽然也有些军功,但在将星璀璨的宋初,其实还真显不出来他,要不然他的外号也不会是潘大胆子了,比起孙悦这个白袍神将,还真是没法比。

    更何况,他所提的可都是朗州和潭州的兵马,潭州兵马还好说些,可是那朗州老兵,对孙悦都是极为敬重的,甚至现在朗州还有他的生祠牌坊,更不提孙春明在朗州砸下的重金投资,切切实实的改善了他们的生活,他们中近七成都或多或少的受过孙家的恩惠。

    反倒是他这个主帅,跟这帮手底下的士兵,不熟啊。

    监军跟主帅的关系,本就是有点相互矛盾,强势监军抢班夺权这种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不甩开孙悦先打他几场胜仗,等孙悦来了这些大兵还真不一定会听谁的。

    他潘美活了将近五十年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次青史留名的机会,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他愿意放弃一切来守护,也因此,他是真有点急了。

    对此,孙悦也表示理解,但理解归理解,并不表示他就对此不生气,怪不得你丫只能是第一名将呢,活该一辈子被第一良将曹彬压死。

    名将者,敌人畏之,良将者,天子爱之。这就是区别,换个说法就是,潘美你虽然打仗很厉害,至少是远远比曹彬厉害,但你特么是真不招人喜欢啊,莫说天子不喜欢了,我这个监军现在就特别特别的不喜欢你!

    因为并不打算跟他翻脸,所以孙悦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选择了沉默,而他这一沉默,与他已经默契十足的韩崇训当场便拍了桌子,指着潘美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韩崇训这个年纪的副帅,已经是铁打的大宋未来之星了,加上他还有一个官那么大的老子,说实在的他还真不怵这个主帅,而且他也是心里真有气,毕竟潘美这一下得罪的可不仅仅是孙悦这个监军,他这个副帅实际上也等于是被他给甩了脸了,所以骂起来可以说是劈头盖脸,什么难听骂什么。

    被一个年岁上可以当自己孙子的人这么骂,潘美也不太好受,这货是个暴烈的脾气,脸憋得通红,死死地握着双拳,眼看着俩人就要闹大,还是孙悦这个监军开口道:“好了,一人少说一句吧,训哥儿,人家潘帅好歹是打赢了,给他留些脸面吧,潘帅,我这次下来也不是跟你争功,这次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但是本监军恳请你后面注意一点,下不为例,来吧,一块看看地图,潘帅你来给我们分析分析局势。”

    潘美刚打算骂回去,结果被孙悦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就给憋肚里了,上不上下不下的难受的要命,又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好在他看出孙悦并没有追究的意思,这倒也是一件好事。

    “我军连战连捷,现如今贺州的南汉兵马龟缩在城内根本就不敢出来,随时可以攻城,只是我军毕竟兵少,而贺州的兵马应该在两万左右,若是敌军顽抗,恐怕伤亡过大,后面还有不少的硬仗,因此,我建议暂缓攻城。”

    潘美的人加一块也就四万出头,这还不一定满员,而且还不是精锐,一应的攻城设备一概没有,去攻打一座四万人驻守的险要军塞,这其实怎么看都有点疯狂。

    韩崇训冷笑道:“合着你的意思是,要不是怕伤亡大,你还打算在我们来之前把贺州也给拿下来不成?”

    孙悦道:“好了,少说两句吧。听潘帅继续说,潘帅既然不想攻城,想来心中自然已有制胜韬略了吧。”

    潘美又一次被孙悦给憋了,虽然颇为不爽,但也只好道:“我以为,应该围点打援,这仗打到现在,那南汉朝廷再无能,也该反应过来了,必然会派遣援军,只要咱们能把这一支援军吃下,则贺州守军必然方寸大乱,一战而下。”

    韩崇训闻言是真的惊诧了,道:“潘帅在军中人称大胆,之前我还不信,如今看来,果然是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啊,你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

    明知道敌军的援军将至,你却干脆等着?围点打援?你倒是先围城啊!若是到时候没能一战而下,僵持下来,贺州城的守军顺势冲出来,给咱们来个里外开花,这又该如何是好?”

    这回韩崇训可不是故意怼他了,他是真有点被这主帅胆大包天的想法给震惊了。

    本来就是敌众我寡,不想着赶紧多吃多占,反而想等人家的主力援军到了之后来一个卷包烩?蛤蟆吞天,好大的胃口啊你!

    潘美也知道此举多少有些冒险,便道:“孙监,我为了这一战已经准备了许久,对他们算是比较了解了,之前跟南汉军交手,大致对他们的战斗力也已经很拿得准了,我有信心一战而胜之,希望孙监您能信我。”

    说着,潘美特期盼地看着孙悦。

    虽然他作为一军主帅,定下的事情只要没有赵匡胤的命令谁说什么也没招,但若是跟监军有所冲突,上下不能一心,肯定会对士气有着致命的打击,因此他此时的迫切,倒也是真的。

    “悦哥儿,太冒险了啊,咱没必要这么急吧,我觉得,还是稳一些好,哪怕是先让将士们攻一次贺州试试呢,若能在他们援军到来之前,就把贺州坚城拿下,那所谓的援军自然就无需废什么心思了。”

    潘美对韩崇训怒目而视,韩崇训也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

    却听孙悦道:“怎么还问上我了呢,我这个监军,是来搞服务的,又不是来抢班夺权的,潘帅既然已经定了计策,那做就是了,训哥儿,你是副帅,听潘帅的,不要这么大火气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