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二十五章 仁者无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想了小半天,孙悦也没想出来这伍彦柔除了杀掉慑敌之外还有什么用处,于是伍大将军的结局就很悲惨了。

    他被潘美押到了贺州城下,噗呲一刀砍下头颅,然后中气十足威风凛凛地冲着城头大喝一声:“降也不降!”

    贺州城上,鸦雀无声,一丁点多余的声音也没有。

    什么情况?

    若不是亲眼看着城头上还站着兵,潘美几乎都以为面对的是一座空城。

    于是潘美又鼓起了一口丹田气,大喝一声道:“降也不降!”

    还是没反应。

    一刻钟后。

    潘美哑着嗓子回来,一脸的懵逼。

    “看来敌军是不会投降了,潘帅打算如何应对?”

    潘美也无奈了,攻城么?他有些犹豫,他的兵力太薄啊!此时他还不知道契丹南侵,朝廷几乎无可能给他派援军的事儿,可是首次为帅的潘美一心想要靠此战出人头地,一心想把此战打得漂亮,有援军他也不想用。

    他倒是有信心攻得下来,可万一伤亡过大怎么办呢?

    “要不……咱们等等?”

    孙悦道:“就怕南汉再有援军过来,你不能指望南汉的将军都像这伍彦柔一样废物吧,这样,我和训哥儿领本部人马试一试,看看他们的成色。”

    说着,孙悦一马当先,叫上了曹军和慕容嫣,领着三千新军就冲了出去。

    慕容嫣跟着都有些诧异,攻城先锋?她这未婚夫什么时候这么莽了?

    曹军也很紧张,他知道孙悦武艺值基本为零,莫说战场厮杀了,恐怕随便一个混混也打不过,因此他寸步不离的跟着,生怕出点什么意外。

    那么,孙悦莫不是真的改了风格,想要朝猛将转型了?

    当然不是,他虽然对这一战的具体细节模糊的差不多了,但几次关键性的战斗倒还是记得的。

    这贺州城的守将自然是不会投降的,因为刘鋹充分发挥了他们刘家的传统,那就是严刑峻法,主将若敢投降,那你全家肯定就别想好死了,这也是潘美喊不开贺州城的原因。

    可是,这是对将,对兵,他总不能也来这套了吧。

    一个欠饷不发的皇帝,若是真没钱倒也罢了,偏偏还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谁愿意跟你拼命?这时候赵匡胤一直所坚守的仁德之道就有用了。

    给宋军当俘虏,待遇要比特么给南汉当兵,要好的多得多啊!尤其是当孙悦的军阵中立起了他的孙字大旗的时候。

    孙悦虽然一共也没打几仗,但也是这天下有名的人物了,至少比此时的潘美还要有名一些,而他的名声,除了他那传说中‘高深莫测’的用兵风格之外,更在于他的仁。

    平湖-南,孙悦为了湖-南百姓不惜兵变,最终把监军李处耘给灭了,平后蜀,孙悦对成-都秋毫无犯,新军所过之处,甚至有着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的口号。

    虽然口号只是口号吧,但起码人家这态度是不错的啊。

    对面是仁德的天子,宽厚的主帅,自己这边是残忍白痴吝啬寡恩的二货,这时候你说精忠报国?去你奶奶爪的吧。

    原本历史上,潘美对攻城也是犹豫不决,这货是出了名的跟文官关系不好,所以估摸着是跟随军转运使王明闹翻了,然后王明任性之下,领着一百宋军和他转运使管辖范围内的民夫就上了。

    很难说,王明当时是去攻城的还是去送死的,可结果,城特么的居然就破了!

    你说这城是攻下来的?不,是人家从里面打开的。

    孙悦的名声自然远不是王明能比的,而他手里的三千新军更是大宋的顶尖强军,因此等到孙悦来到城下的时候,令旗一挥,全军便高呼了起来:“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却见孙悦骑坐在他的纯白色青海骢上,身穿一身蜀锦青花浅纹的白袍,手持一寒光锃亮的宝剑,直直地指着城头的方向,肆无忌惮的游弋在城外,特别的中二。

    当然,哔装好了,那就叫帅。

    在后面督战的潘美不爽地嘀咕道:“打仗就打仗,摆这花里胡哨的花架子干啥,有个毛用?”

    话音未落,就隐约地听到,前方军阵之中,隐隐的居然有了重声。

    边上的将领笑道:“这新军号称我大宋第一精锐,居然连个口号都喊不齐?”

    潘美却见了鬼一样的表情道:“不,这是……城里面喊的?”

    莫说潘美不敢相信,这下就连孙悦也都愣了,他早知道对面的士兵不会有什么战心,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到这个地步。

    “攻城!”

    然后,孙悦就进城了。

    我军伤亡,零。

    敌军伤亡,也特么是零。

    你说这是投降?可是我确实攻城了啊,这特么战报怎么写,功勋可怎么算啊。

    反正当潘美的大军也跟着随后进城之后,脑子里几乎就只剩下一个词了:仁者无敌。

    于是当贺州城完整的接收完毕之后,潘美对孙悦几乎是心服口服地叹道:“以前总以为官家过于仁厚,孙监的所谓,也多少有些过于仁厚,直到今日方知,仁德的厉害。”

    孙悦笑笑道:“怎么?潘帅似乎是颇有感触?的确,若论杀人,我相信潘帅手段应该足以冠绝三军,可杀才只可为将,为帅者,还是要守一些仁德之道的好。”

    “受教了。”

    孙悦突发奇想道:“若是真的有所体悟,不如在名字中加一个仁字,以示勉励如何?”

    “加一个仁字?”

    “不错,加一个仁字,改名潘仁美,如何?我觉得,这个名字更符合主帅的气质,咱们虽然合作的时日尚短,但我看得出,潘帅是个狠厉之人,勇则勇矣,但却难成一流,还需时时提醒自己宽仁之道啊,要知道咱们官家,可是个宽仁之主。”

    潘美一想,似乎有些道理,为臣之道,不就是投主所好么,那曹彬为什么突然受到重用?不就是因为个仁字么,五代十国期间改名本是寻常事,比如那赵光义,后来不也改叫赵昊了么,所以潘美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从此以后,天下再无潘美,只有潘仁美。

    噗呲一声,孙悦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笑的肚子疼,蹲了半天都没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