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真不会医术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有句话叫作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个优秀的男人,走到哪都会成为焦点,孙悦始终相信,真正出色的人即使是隐居也根本没法做到大隐隐于市。

    比如他自己。

    本来他被免了差闲赋在家,是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读读书,旅旅游,充实一下自己,来年去考个状元什么的,结果,他的光芒实在是太炽热了,在庸碌的人群中就像灯泡一样刺眼,想低调都不行。

    这不,昨晚上那个御医非要拜他为师,恳请他传授医术。

    他当然是不想理这茬的,他会个球的医术啊,但人家不信啊,昨晚曹婉那个状态,其实再使使劲就是大出血,那是玩不好就要一尸两命的,结果孙悦仅凭一把刀,咔的一下,孩子就出来了,这是神技啊!要知道宫廷御医,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真的就无所不能,恰恰相反,十个宫廷御医里有九个半都是主攻妇科的。

    这位死乞白赖非要拜师的刘御医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妇科大夫,说是妇科圣手也不为过,其他领域或许是个棒槌,但妇科领域人家确确实实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那个。

    而在封建社会的理念中,所谓妇科,这玩意关键就是生育,女子的妇科健康与生育健康几乎就是同一个概念,而昨天孙悦神乎其技的一刀,实在是太惊艳了,惊艳到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医术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说实话,凭他的医术,碰到昨天那样的情况,母子平安的概率真的不超过三成,事实上宫里面绝大多数情况是,撕裂创口稍微大一点就直接开剪了。

    如果能让他学会这惊奇的一刀,凭他的经验,大可以在出现撕裂之前下刀,那样的话只要不出现脐带缠脖这种极端情况,他甚至可以做到将接生的成功率提高到接近十成。

    要知道在宫里面,母子平安的概率也只有五成左右,就算是优先保孩子,也有着将近三成左右的夭折率。

    这是什么概念?谁知道夭折的那个是不是下一个李世民,况且那被剪开肚子的妃子万一是个宠妃,他们这些御医基本上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还是宫里的待遇,那么宫外面百姓家里呢?

    不夸张的说,普通百姓生孩子母子平安的概率也许连三成都不到,而这个平安,指的仅仅是活着,说白了就是硬生,生他个三天三夜活活累死的,好不容易生出来结果血崩的,好容易生完,一把草木灰糊上止血,结果感染的,两个活一个,其实是普遍现象。

    所以古时候挑媳妇,首选屁股大的,这是有道理的。

    如果他能掌握那神奇的一刀,再写成医术推广出去,那得是多大的功德啊,分分钟超过华佗扁鹊,成为一代医圣啊,再往大了说些,此举甚至可能会增加大宋的人口增长率,而人口,那就是国力。

    所以这区区一个顺产侧切术,经过人家这么一说,好像立马就变得无比高大上起来了,甚至都关乎国家民族的存亡兴替了。

    面对人家如火一般的热情,你说不教吧,人家岁数都够当他太爷爷的老头,说跪就跪地上,大有你丫今天不教我就跪死在这的意思,孙悦能怎么办?孙悦也很无奈的啊。

    “刘太医,这其实真不是什么医术,就是一个小窍门而已,我会的也不多,我就是一书生,救死扶伤这种事儿,对我来说太高大上了。”

    “孙小相公昨日的一刀,少说挽救了一条性命,如何当不得救死扶伤四个字?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孙小相公这一刀几乎比得上老夫的毕生所学,老夫如何不能拜孙小小相公为师?孙小相公读圣贤之书,当知此术之功德,莫非孙小相公要将此术列为秘籍,敝扫自珍么?”

    孙悦苦笑道:“刘太医言重了,这顺产侧切之术,我也只是懂得个皮毛,昨天我怎么做的,您不是一直看着呢么?我会的也就是那些,哦,还有个四度切割,如果三度切割还生不出来可以再往下切几寸,一直切刀肠子上方,不过四度切割就需要四度缝合,缝不好人也就废了,我肯定是整不了的,刘太医您以后可以研究一下,我会的就这么多,再多的,我真的教不了您。”

    “为什么您动刀之前要先用火烤一下?针线都要在水里泡一下?”

    “那是为了预防感染,简单说就是为了卫生。”

    “那为什么要用鸡肠做线?”

    “因为鸡肠是有机物啊,可以被人体分解吸收,不会有严重的排斥反应。”

    “什么是感染,什么又是有机物呢?”

    “这个……”

    “您还说您没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孙悦一拍脑袋,无奈地道:“好吧,可是我也是只知道这么两个概念而已,剩下的,我是真没有了。”

    然后,刘御医用一脸正在被人当傻子忽悠的表情看着他。

    孙悦能怎么样?他也很无奈啊!他是真啥也不会了啊!

    结果更无奈的还在后面呢,刘御医将他学的一知半解的顺产侧切术带回了太医院,引发了极大的反响,一群白胡子老爷爷直呼这是神术,这是苍天的恩赐,一听说孙家父子拥有如此神奇的医术却敝扫自珍,纷纷都气的义愤填膺的。

    这帮人最年轻的也六十多岁了,有句话叫倚老卖老,说的就是他们这票人,结果也不知怎么的,这事儿居然还惊动赵匡胤了。

    于是,赵匡胤亲自给他下了一份圣旨,大概意思是,医术虽为小道,却能救人性命,让他不要这么小气么,你们家父子俩都混官场了,留着那祖传的绝技是要带进棺材么?这医术不但要教,将来还要印成书,这是使命,学儒而不修仁德之心,那这书不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嗯,换句话说,他要是再不教点什么,他的圣贤书就真白读了,别说状元了,就之前那个童举可能都白考了。

    于是,孙悦真的彻底方了,看着又跑过来给自己斟茶倒水鞍前马后的刘御医,气的都想打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