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三章 硬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孙悦回家的时候,发现孙春明正在亲自切肉,桌上摆着一个铜制的火锅,里面放着葱姜和八角,正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呦,今儿个怎么亲自下厨啊,咱们家那么多丫鬟和你那两个贤良淑德的小妾,都死绝了啊。”

    “让他们都退下了,我估摸着接下来咱们爷俩也该聊点不能让别人听的东西了,咱们爷俩可是有日子没单独吃个饭了啊,我记得以前,你受气的时候就乐意吃火锅,喜欢吃咱们家对面那个九宫格,可惜了,大宋没辣椒,整顿涮羊肉,对付对付?尝尝爸拌的这麻酱,不比东来顺的差。”

    “你怎么知道我受气了。”

    就见孙春明特自在的一边备着料,一边笑道,“赵德昭不肯查吧,一面是他想拉拢的势力,一边是对他们赵家有过恩义的舅爷,对人家来说,势力,大臣,随时都能拉拢,拉拢不来呢,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是这仁孝的名声要是坏了,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孙悦笑了笑,取过水来给孙春明浇了下手,道:“你跟赵德昭不是没什么接触么,怎么这么了解他啊,其实这事儿操作得好的话,完全可以成为他的机会的。。”

    就见孙春明嗤笑一声,颇为不屑地道:“机会?他也得把握得住啊,我是不了解赵德昭,可是我了解赵光义啊,你真以为,他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势力,全是靠他皇弟的身份啊,咱们这位晋王吧,说实话本事真挺一般,可要论识人观人,天底下没几个比得上他的,他既然敢让赵德昭来,就是他笃定这事儿赵德昭干不成,说到底也就是一十五岁的小毛孩子,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呢。”

    将温好的酒摆上桌,亲自给孙悦倒上了一杯。见孙悦还是噘着嘴闷闷不乐,笑道:“行了,赵光义派这么俩玩意就是故意来恶心我的,我都没生气,怎么给你还气成这样了,不就是想玩一石三鸟么,他能有今天这智商都是我教的,他玩的过我么。”

    孙悦气道:“我特么不是气他,他一个立志夺嫡的隐太弟,使一点韬略手段这我都能接受,我打一开始也没拿他当白痴二货,能在历史上留下这么大名声的哪个是白给的啊,我有心里准备。”

    孙春明往锅里下了羊肉,端起小酒杯来,跟孙悦主动碰了下杯,一口闷掉,乐呵呵地道:“不是冲他,那你就是冲赵德昭呗,怎么,觉得他不是个合格的继承人,觉得他可能还不如赵光义呢,不能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大宋,失望了。”

    “我这就是恨铁不成钢,你说这事儿换了我,我都巴不得那国舅再特么混账一点呢,咱这是修河呢,这是百年国势的大事啊,只要他稍微聪明一点,把那货给办的漂亮些,一,可以折服那些被盘剥了的河工,传扬他的美名;二,可以向天下表明态度,给世界一个惊艳的亮相,让天下人知道知道这大宋还有他这么一位有力量有态度的殿下;三可以拉拢赵光美和咱们这一大票的少年俊彦,甚至以此为契机建立真正属于他的政治势力,他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呢,不就是一仁孝之名么,那特么是盛世天子才需要的东西,五代十国里哪个有为之君靠的是这个啊,要做哪个位置更重要的是手腕,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行了行了,来,吃片肉,别再气出个好歹来,你吧,就是太心急,你想想,你十五岁的时候干嘛呢,揪你们前桌女生头发呢吧,这要是他现在就能这么快的权衡出这么大一件事儿的利弊得失,那他得是一枭雄之姿啊,那他原本历史上,还能这么惨么?”

    “就不乐意跟你唠嗑,我揪女生头发被找家长那事儿是我十一岁时候干的,十五岁我都上高中了,女朋友都换了俩了。”

    “啊?十五岁你就换俩女朋友啊,你这是早恋啊,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说清楚。”

    孙悦给了他一个白眼。

    “行行行,不说这没用的了,都特么上辈子的事儿了,说说眼前吧,什么打算啊。”

    “爹,您觉得这口气咱要是忍了,这河还修的成么。”

    “肯定修不成啊,赵光义这么安排,就是为了不让这河修成啊,这次是贪了一点河工款项,下次呢?你真当那姚恕是个什么省油的灯啊,他的任务就是把这事儿给搅黄,你觉得咱们什么也不做的话,他可能办不成么,你也太瞧不起赵光义亲信幕僚的水平了吧。”

    “也就是说,这事儿忍不了呗。”

    “洛阳城,是咱们爷俩的希望,这座城建不起来,一切全白搭,那我就莫不如赶紧去跟赵光义认个怂,重新回到他的门下,你也赶紧改换门庭,咱爷俩顺着历史的走向,将来该出将的出将,该入相的入相,我呢,当原本历史上那个薛居正,你呢,当个曹彬,多好,也算是名垂青史,位极人臣。”

    “那你说吧,这次分寸掌握到哪个尺度上啊,是光办姚恕啊,还是把那杜审肇一块也给办了。”

    “呦,够狂的啊,人家堂堂一个国舅爷,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想把人家给办了,想怎么办啊,说给我听听。”

    “两条路,第一条,设局,像咱坑那石守信的时候一样,就他那脑子,就算有个姚恕在一旁看着,以咱们爷俩双剑合璧的实力,也能让他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嗯,我也想过,想要给他设局,都用不着来什么双剑合璧,我自己一个人就能想出二十几种设法,保证让他死的连渣都不剩,可是啊,这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设计害死官家的亲舅舅,谁能保证不留一点隐患。”

    “不错,当年算计石守信的时候咱们爷俩都是小人物,现在,咱俩都是副宰相一级的了,一举一动的牵连太大,也容易惹人瞎想,况且那时候能办得了他也是因为官家本来就想把点检这位位子给封存,正好就咱给的这坡下驴了。”

    “是啊,物是人非,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做事方法,现在这官越当越大,能用的手段却反而越来越少了。”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方便,可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权势啊,所以这第二条路就是,硬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