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四十七章 国之重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进了玻璃厂的大门,还什么都没看见呢,曹彬还在一脸的懵懂,而孙悦却在心里暗暗的先吃了一惊,却见这正门里五步一亭十步一景,成排成排的俱是红杉树,伴着落日的余晖竟然隐隐的还有几分诗意,分明就是一个漂亮的园子,哪里是什么工厂的配置?

    “地皮不值钱,我就多占了一些,将来还打算在后院建一个家属楼的,此处栽些树木花草,想来工人们干活时心情也会好些。”

    说着,几人朝前面走去,首先看到室外大约数百工人坐在一鸟语花香的空旷处,每人面前一个大磨刀石一样的东西,转着转轮在给玻璃磨边。

    “玻璃这东西刚烧出来的时候毛边很锋利,需要打磨之后才能使用,故此我根据磨刀机改造了这样的磨边机,后面还有切割机,与此大致相同,不过因为我这玻璃烧出来的太脆,所以磨起来很易碎,一个普通的工人熟手之后每天可以磨上十块玻璃就算不错了。”

    说着,孙春明领着向后走过去,便看见玻璃架子上挂着的一排排大约比人脑袋大一点有限的白玻板,道:“磨完切完的玻璃,就是这样了,可以直接安到屋子上做个小窗户,涂上水银,就能做成玻璃镜子,在后面会有一个专门的镜子加工厂,那些碎了的则会收走炼化玻璃纤维,去做瓶子啊杯子啊之类的,以及各样摆件,具体作法跟陶器差不多,没什么值得特别说的。”

    曹彬看得特别认真,时不时的还拿出纸笔来记。

    “也就是说,所有的玻璃产品中,这种玻璃板乃是一切之母了?”

    “倒也并不全是,只是玻璃板和镜子卖的更贵一些,所以尽量想多做出一些罢了,不过至少在我这个工厂里,这么说倒是没什么错。”

    “那,这玻璃板到底是如何而来的呢?”

    “这就是这个厂子里真正的秘密了,跟我来。”

    说着,孙春明领着两人直往工厂最中心而去,一路上倒是也看到了不少他所说的各种器皿制作,以及许多其他玻璃程序,都是在用原始的笨办法以人力代替现代设备,所以用工量确实是很大。

    而走过之后,二人发现这场子里居然还有个院中之院,依然还是重兵把守,为首之人居然还是个熟人。

    “卓叔叔?你怎么在这儿?”

    原来,这一队守卫人数虽少,却是慕容延钊当年退下来的亲卫队,由当年跟他有过生死之交的卓伯鑫领导。

    这也是孙悦所奇怪的地方了,要知道孙春明这些年来待他们可是不薄,按说应该都分了产业,小有家资了才是,怎么又重新干上站岗放哨的买卖了?

    “闲不住啊,做买卖又不会,种地又不愿意还乡,便来发挥发挥余热,等你跟小姐结了婚,给孙家干活也舒服。”

    孙悦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但心中却愈发的佩服老爹的手段,要知道这些慕容延钊的亲兵退下来,实质上已经与慕容家的家将无二,只是因为慕容延钊病死,而后人大多不济,这才让他们捡了个便宜,名义上是发挥余热,但实际上与他们孙家的家将何异?

    孙春明也笑道:“因为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贵重,寻常人把手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才请了卓将军,来,随我进去看看吧。”

    说着,孙春明还笑呵呵地冲卓伯鑫点了下头,似乎这帮人对他还颇有崇敬之色。

    自己这个爹,分明是惦记着把儿媳妇的这点嫁妆嚼碎了咽肚啊。

    当然,慕容嫣就算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她可能还巴不得他爹的那点势力都进孙家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么,她的嫁妆越厚,将来家里说话也就越有底气不是。

    却说三人进了内院,没走上几步的功夫,曹彬就被震惊了,指着屋中的庞然大物瞠目结舌道:“这是……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莫不是钢的?”

    “不错,正是纯钢的烧结炉,大概两米多一点高,三米多一点宽,因为玻璃烧制需要的温度很高,普通的砖石炉根本用不了,所以不但是纯钢打造,内部也是暗藏乾坤,一炉可烧制玻璃两百片,光这一个炉子就足足耗费了六十多万贯,整个工厂共有这样的炉子二十四个,除了我孙家财力之外,另找了共百余名开封豪商共同出资,符老将军他们,将官家赏赐的养老金和毕生积蓄几乎全都投进来了,而且京中权贵大半都有注资,整个玻璃厂的总投资将近五千万贯,而我研究这钢化炉,所投入的人力物力折算起来也不下百万,却也用了五六年的时间,那南唐凭什么仿造?”

    曹彬都傻了,早料到玻璃厂的投资很大,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大到这个地步,孙悦打下南汉国库已经算大丰收了,可现如今塞满的封桩库,居然都够呛换得来一个玻璃厂?上哪说理去?

    你这么大投资的玻璃厂,他还怎么巧取豪夺?

    孙悦想的却是,后世的烧结炉一般都是四米高以上的,不过显然以大宋的技术根本造不出来,怪不得烧出来的玻璃板那么小。

    孙春明笑道:“不过,这玻璃虽然前期投资巨大,但这炉子架起来之后,除了人力之外就几乎没什么成本了,洛阳近山,多石英,取料很是方便,所以我之前说千倍利并不是夸大其词将来产量上去了也至少可保百倍,所以别看投入大,不出三年就能回本,目前只有两个炉子在试运作,等熟练了之后,二十四个都要开起来,而且还会继续增加。”

    曹彬感叹道:“好大的手笔,恐怕这天底下除了你孙春明,再无一人能干的成这样的大事了。”

    孙春明颇有些得意地笑道:“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开封城干了七年差,基本上混了个脸熟,大家信任一些罢了,所以,玻璃这东西,秘方并没什么真正的大用,烧结炉的制法才是核心,可是,就算拿到了制法,又何必在他处建?建到这,起码有现成的工匠,哦对了,离了这些工匠,六十万应该是制不出来的。”

    曹彬哭笑不得道:“难道我这一趟白跑了不成?”

    “怎么会呢,玻璃的厚利其实大家都有数,我早就跟他们商量好了,整个玻璃厂让四成的股份给军委,白送,如此一来,虽然回本会慢一些,但在巨利之下大家也都能接受,若是朝廷另有拨款,直接在此处建炉就是。”

    曹彬一听也美了,笑道:“那也得有这么多好钢才行啊。”

    “啊,忘了跟你说,我打算在边上再建一个钢厂,规模和投入都不会比这个玻璃厂小,若顺利的话,我大宋以后就不会再钢了。”

    曹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