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八十二章 顺产侧切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上辈子没当过爸爸,但他在读研究生期间好几个铁哥们都省了孩子,平时聊天时听他们提过顺产侧切的话题,他还特意问过他卫校泡的妹子,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理论指导,当然,上手却是真的第一次。

    孙春明虽然当过爹,但他们那个年代孩子全是剖出来的,没什么参考价值。

    顺产侧切,这其实并不属于手术的范围,事实上后世所谓的顺产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要侧切,因为现代人的耐受能力不行,而且医院里时间紧任务重,一般生个孩子也就俩仨小时的事儿,全靠产妇自己没几个能生完的,甚至许多医院压根连问都不问,所有的顺产都给这一刀,原理很简单,没什么技术难度,稍微胆大一点的刚毕业小护士也能切这一刀。

    孙悦对切这一刀来说没什么心理负担,不过这顺产侧切并不是完全没难度,它的难度主要在缝合上,莫说他了,若真切到第四度,便是普通的护士也不敢上手去缝了。

    不过好在这个伤口缝不好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注意好卫生不要感染,保证性命还是没问题的,就是以后那啥要受很大很大的影响,但现在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这个呀,反正孩子都已经有了,吕蒙正到时候也可以找小妾,相比之下总比把孩子锤死来的好吧。

    御医是带着剖腹刀的,这刀是保孩子时候用的,一般宫里生产只要不是皇后生产很少有保大人的时候,比如现在已经六七岁的赵德芳就是这么出来的,所以这刀虽然不如手术刀好用,但锋利还是没问题的,而且很薄,正适合孙悦来用。

    点火,消毒,孙悦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保持自己的镇定,疯狂的暗示自己不要手抖,因为是攥着刀尖的,结果曹婉还没被切,他自己的手却先划破了,却也顾不得了。

    “我要切了。”

    “啊~你特娘的倒是快一点啊,好痛啊!”

    曹婉喊着,死死地抓住吕蒙正的手,将他胳膊抓出十条血痕。

    一般来说,顺产侧切都是不打麻药的,因为相比之下宫缩的疼痛会将刀切的疼痛给掩盖住,就曹婉现在的情况,切一刀可能都感觉不太出来。

    轻轻地捏着刀尖刺进去,咬着牙划开一道三厘米左右的创口,“一度,阿姊试试用力,生。”

    “啊~~~~!”曹婉惨叫,就见下边整个产道噗呲噗呲的到处冒血。

    “不行不行,之前的撕裂太大了,一度不够用,还得再切。”

    顺产侧切分四度,第一度只切皮肤,这也是孙悦最有把握的一度,缝合起来简单,比孙春明被开瓢那次也差不了多少,可惜,这一度的切割还没有曹婉之前的撕裂来得深,根本就起不到引导撕裂的作用。

    “二度!阿姊你现在再试试。”

    二度切割,切的是皮肤下面的那层筋膜,到了这一步,虽然比较吓人,但孙悦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能掌控的住的。

    曹婉已经生的彻底没力气了,满头大汗跟被暴雨淋了似的,看起来非常可怕,下人赶紧端来补气血的药,咕咚咚的给曹婉灌进去,曹婉死死地咬着牙,生!

    二度的侧切,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伴着曹婉不停的惨叫,小脑袋终于一点一点的,跟母鸡下蛋一样的挤了出来。

    “太好了!太好了!已经看见眼睛了。”

    噗呲~

    这孩子好像不太禁得住夸,刚夸两句,曹婉又特么喷血了。

    孙悦的脑门子上现在也都是汗了,满手血呼啦的也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自己手上的还是曹婉喷出来的,稀里糊涂的擦了把脸,又整的脸上也血呼啦的。

    这特么也太刺激了,比上战场刺激多了啊。

    “阿姊,你忍着点,孩子马上就出来了,我要再切一刀,三度,可能会有点疼。”

    曹婉骂道:“尼玛哔的倒是赶紧切啊!墨迹个娘啊!”

    孙悦点点头,开始小心翼翼地切第三度。

    第三度,切的就是括约肌了,也就是肛门周边的肌肉,这地方的肌肉切开之后不会像其他地方一样乱喷血,对人体的伤害很小,所以顺产侧切才会选择在这个位置,但是,因为切开了肉,缝合的难度直线上升,孙悦已经一点把握都没有了。

    事实上,他能做到的也就是这三度了,如果再生不出来再切第四度就要一路切到直肠了,那已经不是他一个外行人敢碰的了,更别提缝合了,那是百分百不会缝,就算勉强缝上了,估计以后曹婉拉屎都是个问题。

    切吧,孙悦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的整个食指被刀子切开足有一寸,血呼呼的往外冒,他自己愣是一点都感觉不到了。

    一个纯门外汉,拎把刀就给自己姐姐做外科手术,这事儿实在是太刺激了。

    好在,老天保佑,这一刀切下去后,很快那孩子的脑袋就出来了,御医用手托着使劲一拽,产房内就响起了一阵婴儿响亮的啼哭之声,曹婉咧着嘴一乐,然后脑袋一歪,就昏了过去。

    “夫人!夫人!夫人你怎么样了。”

    “别叫了,他只是脱力昏迷而已,让她睡一会吧,接下来还得缝合呢,昏了也是好事儿。”

    那御医接过孩子以后整个人都傻了,不敢置信的看看孩子,又看看曹婉,又是把脉又是东摸西摸的,“母……母子平安,神技,这是神技啊!孙小郎君居然有如此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这……难以置信,真是难以置信啊!”

    吕蒙正闻言放下了心:“多谢。”

    孙悦重重地呼了口气,道:“这是我的阿姊,用你谢我什么?”

    说着,孙悦从御医手里接过了孩子,嘿,还挺争气,是个带把的。孙悦虽然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入乡随俗么,也知道生个儿子和女儿的区别,这妥妥的嫡长子了。

    “就是你这么个小东西,还得你娘遭了这么大的罪,你说你脑袋怎么就这么大呢,我都想揍你。”

    吕蒙正笑嘻嘻地接过道:“脑袋大有啥不好,聪明,随我,我儿子将来肯定是个状元之才。”

    孙悦笑笑不搭理他,对孙春明道:“爹,缝合这事儿是你来还是我来?”

    因为孙春明之前脑袋开过瓢的原因,家里对这事儿居然还挺有经验,不一会鸡肠线就消毒备好了,只是那针线拿在手里,孙悦却觉得心里一阵阵没底。

    孙春明也顾不得方便不方便了,上前检查了一下道:“老天保佑,运气好,没切到血管,这就不着急缝了,我去找二大王,从宫里针织局借个女红的高手来,问题应该不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