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三十一章 请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南汉的命脉门户韶关,破了。

    南汉的擎天一柱潘崇彻,降了。

    两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传到广-州,刘鋹和南汉的满朝文武,傻了。

    “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不是说固若金汤么!!不是说宋军只有三万人么!难道他们都是天兵天将不成么!”

    华丽而精美的大殿上,刘鋹披头散发,愤怒的宛如疯魔了一般,看着殿下群臣的目光仿佛一只老虎,随时要择人而噬。

    他这时候就是再狂也知道,除非李煜突然聪明起来和他联手,否则,南汉再也没有什么能挡得住这无敌的宋军了。

    甚至于,真要发兵的话他连一个愿意为他征战的将军都找不着了。

    群臣们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刘鋹发疯,死寂一片谁也不敢吱声,任由他在上面不停的喝骂叫喊,直到他体力耗尽了,两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开始放声痛哭。

    那哭声是如此的沙哑而又响亮,听起来是那么的可怜和无助,但这些忠于他的臣子,或多或少的,都有了一点快意的感觉。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能怨得了谁呢?

    良久之后,刘鋹抬起了脑袋,可怜兮兮地问:“龚澄枢,宋军,打到哪了?”

    “回陛下,宋军还在韶关,只是让潘逆沿途收城复地,与他们汇合,潘美和孙悦的主力,并未有往前一步。”

    刘鋹马上眼睛就亮了,“并未往前一步?这么说,朕还有时间集结兵马了?”

    群臣都没有说话。

    “龚澄枢,你来说,朕还有多少兵马?”

    龚澄枢只好如实作答道:“挤一挤,二十万还是可以的。”

    “哦?朕还有二十万大军?那宋军只有三万,岂不是说,朕的赢面还有很大?”

    龚澄枢不说话了,他也不敢再说话了,兵,的确是有二十万,甚至更多,咬咬牙三十万也不是凑不出来,可那都是久疏于训练,从未上过战场,并且连年欠发军饷的兵啊!

    在没有天险的情况下,莫说击退宋军了,上了战场能不尿裤子都难。

    再说,谁还有能力来当这个统帅呢?谁还愿意当这个统帅呢?谁又真的值得信任呢?

    另外,收编了潘崇彻,宋军可就不再是三万,而是六七万了,曾经的柱石变成了敌人的先锋,这是何等的讽刺啊,论起对南汉的熟悉,谁还能比得过潘崇彻不成?能打的那些将领哪个不是他的老下级,搞不好阵前潘崇彻一忽悠,就要调转枪头了。

    看到龚澄枢的反应,刘鋹也明白了,他跪在地上,从心底里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我……我既然还有二十万大军,那……那……咱们和大宋讲和吧,啊?咱们讲和吧,我不当皇帝了,我可以和那李煜一样,当个国主就行。”

    众人还是不说话,人家李煜能当国主,那是因为他还有长江天险,还有金陵水师,以及二十余万真正能战,可战之兵。

    他们?

    呵呵。

    但这已经是刘鋹唯一的希望了,除了这个他就只有投降了,况且宋军这不是留在韶关没什么动作么,未必就没希望不是?

    于是,刘鋹一边整顿军务,汇笼虾兵蟹将,除了自己身边留下五万保护广-州之外,全部都派了出去,共计大军十八万!不求击退宋军,但起码也做个姿态,否则他凭什么谈判?

    但这统兵的人选,可是愁死刘鋹了,实在是谁都信不过啊,于是这个重任最后居然落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叫做郭崇岳的人身上。

    如果说伍彦柔统帅以前,虽然名气小,但好歹也是正牌将军,查一查还是能查得到的,那这郭崇岳,就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了,在此之前,谁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啊。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居然是宫里一个宫女的干儿子,莫说打仗了,连人都没杀过。

    想靠这么一号人物抵挡如狼似虎的宋军?呵呵,这回,连将士们自己都是笑呵呵的开拔奔向战场的。之所以笑,不是他们坚信自己能胜,而是干脆就是奔着投降去的。

    而与此同时,韶关宋军大营中,孙悦终于见到了他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南汉第一战将,潘崇彻。

    却见这潘崇彻大约五六十岁的年纪,看起来比之王全斌恐怕也小不了多少了,满头黑白相间的头发,颇有些凌乱的随便用破草那么一扎,就算是投降之礼了,而且整个人看起来一丝一毫的精神都没有,好像他人虽然还活着,可魂却都已经死了一样。

    “哎呀潘将军啊,潘老将军,终于是让我见到您喽,我这心心念念啊,可是想了你好久好久喽。”

    说着,孙悦大步的走了过来,非常热切的就要跟他握手拥抱。

    这动作莫说宋军这边吓了一跳,就连潘崇彻自己都吓坏了,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大宋的‘白袍神将’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陈庆之第二,不仅仅是战功战绩像,连武力值也是一样一样的,一样的没有手无缚鸡之力。

    他居然敢自己一个人过来跟我拥抱?

    他就不怕我直接一招擒拿手,让整个宋军都投鼠忌器?

    即使是敌人,潘崇彻也不得不在心中暗暗的赞叹了一声,好一个国士无双,当真是,好气魄!

    想到此,潘崇彻连忙后退一步,道:“贰主之人,不配当孙监军如此礼遇。”

    孙悦满不在乎地道:“潘将军此言差矣,那刘鋹名为君主,实则与国贼何异?我大军来此,本就是吊民伐罪,救此一方黎民,三万人,打下这般大的声势,与其说南汉是败给了我们,莫不如说你们是败给了刘鋹自己啊!

    再说南汉之地本就是旧唐故土,乃是我华夏大地永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大宋天子有志复兴华夏,欲一统河山,正是顺天应民之举,将军来投,乃是顺应天命,何来贰主之说?来,潘老将军快快请坐,上酒。”

    潘崇彻闻言更是霎时间红了眼眶,对孙悦更是深深的折服,堂而皇之的对着这个比他孙子还要小些的小将军下拜,真心实意的大礼参拜。

    孙悦也没躲,坦然受之,然后将潘崇彻拉起来,摁坐在他的右手边,然后放声大笑。

    “今日得将军一拜,南汉,已平矣,今日大摆宴席,人人吃肉,纵使站岗哨兵,亦允许小酌几杯,欢迎潘将军弃暗投明啊,哈哈哈哈。”

    众南汉将士见这孙悦对潘崇彻如此礼遇,一时间纷纷也都把心放到了肚子里,开始跟着宋军吃喝了起来,而此时已经离他们不足百里的郭崇岳,却是已经丝毫不放在眼中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