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先天下之忧而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过雨歇之后。

    杜审肇略带疲惫的躺在床上,奔腾的激情得到了释放,他那并不如何发达的脑袋似乎也清醒了一些,细细一琢磨,发现今天这事儿总是有哪好像不对。

    当然,他对此倒也并不是特别在意,毕竟,他是赵匡胤关系很亲切的长辈,所以他心里轻笑了一声,便大模大样的搂着佳人沉沉的睡去了。

    嘭的一声,杜审肇被踹门而入的声音吵醒,再一看天色,外面的天已经亮透了。

    “呔!好贼子,竟敢欺我嫂嫂!”

    杜审肇仔细一看,发现来人居然是银州防御使李光俨,以及跟在他身后的曹破虏等外使和孙悦。

    “你们……”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边上的女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猛的扑了过去,嚎叫道:“小叔~你可得给我做主啊,你知道我素来笃信佛法,情知这白马寺乃是天下第一名刹,特轻装简从以表诚心,来此求佛祖保佑我党项风调雨顺,保佑我族与大宋可以永远同心同德,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却碰上了这个畜生啊!!”

    杜审肇闻言一股凉气直接就从脚底板冲上了天灵感,整个人霎时间就慌了,大骂一声道:“贱人,你陷害我!”

    却见李光俨一抽腰间佩刀,大怒道:“好贼子,今日就是拼着与大宋交恶,也定要斩杀了你,以告慰我家兄长的在天之灵,看剑!”

    草原民族的习惯,叫做兄终弟及,也就是嫂嫂守寡之后要陪侍在弟弟身边的,但这本质上并不是因为不尊重女性,而是因为在草原上,没了男人孤儿寡母很难活得下去。

    所以寡嫂对男人而言,其实是很难说得清的一种关系,肯定不是老婆,却也远非普通小妾可比,尤其是党项人自拓跋思恭开始经受了百余年的汉化,至少在拓跋氏贵族中,已经很清楚礼义廉耻四个字了,寡嫂更多还是养在家里供着的居多,少有真的去碰的。

    换句话说,李光俨有充足的,充分的理由杀人,甚至他还不得不杀。

    看着李光俨睚眦欲裂的表情和明晃晃的钢刀,杜审肇只觉得肝胆俱裂,胯下一凉,竟然屎尿齐流,整个人竟然完全瘫在了床上,丝毫动弹不得,只是一个劲的嘀咕:“不不不,不是我,这是阴谋,这是阴谋,不是我干的”。

    李光俨盛怒之下哪里还会去理会他说啥,大刀高高的扬起,眼看着就要落下,却是珰的一声就被挡开,定睛一瞧,拦下他的居然是孙悦。

    杜审肇的脑子就好像炸了一样,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

    就听孙悦高呼道:“李兄,这是国舅啊,他是官家的亲舅舅,你若杀了他,之前这么多年,咱们好不容易创下的两族一家亲的大好局面可就要付诸东流了啊!你是你们党项的希望,李彝兴一死你就是党项实质上的一族之主,你不能任性啊,大局为重啊!”

    李光俨大吼一声,又乓的一剑将孙悦砍到一边,“你们汉家常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这禽兽欺负了我的嫂嫂,若是不能将其手刃,那我与禽兽何异!一个禽兽不如的失德之人,凭什么做党项之主。”

    “李光俨!你要与我大宋开战么!”

    “开战就开战!大不了老子将银州打包卖给大辽,真当我怕了你们不成?”

    孙悦和李光俨两人一边吵一边打,两把刀就这么明晃晃的在杜审肇的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吓得他好悬没昏过去,虽然不明白为啥孙悦要帮着自己,本能的觉得还是有哪不对,慌乱之下却又只得将一颗心思全都系在这救命稻草的身上。

    所谓旁观者清,两人打了半天,也吵了半天,在场唯一一个身份够高的目击者曹破虏不但没冲上去做点什么,反而抱着膀子,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

    最大的一个破绽,那李光俨就算是不以武力文明,好歹也是常年驰骋沙场的武夫,什么时候孙悦能和这样的人物有来有回的过招了?虽说这货现在也可以勉强算是以将军了,但这单挑能力啥样,天下人有几个不清楚的呢?

    却见孙悦突然大吼一声,奋力一刀将李光俨逼退数步道:“你非要杀他是不是,你非要杀他是不是,好,我杀。”

    然后孙悦回过身,噗呲一刀,就砍下了好大一个血肉球,并且悲愤的说道:“国舅,不能死在你的手里。”

    李光俨刀子一扔,双目也霎时间的就红了,一把搂住孙悦哭道:“兄弟啊!你这是作甚啊!这是我党项的事,如何能让你来背负啊,我杀他,还有活路,你杀了你们国舅,岂不是死定了么。”

    然后孙悦特别郑重地抓住了李光俨的手,用力地道:“我非是在跟李兄讲个人义气,党项与大宋能有今天这个局面,不容易,若是两国交战,则必然生灵涂炭,今日,愿以我孙悦一人之命,换天下太平。愚弟还请李兄,可以放下这段仇恨,为了大宋与党项的子民,为了天下苍生,不要因此而影响了邦交啊!”

    “兄弟啊!你这是何苦啊!”

    “李兄,你一直向我请教我儒家经义,然而汉家文化博大精深,非短日可以说明,今天愚弟再送你最后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家父,尝尝教育愚弟的传家之训!”

    “好!我记住了,你放心,为了兄弟,也为了天下,我绝不会让此事,影响了两族的百年情谊。”

    …………

    不得不说,李光俨和孙悦这俩货的戏太足,演着演着俩人就互相飙上了,那叫一个声泪俱下,感动的旁观之人全都哭的稀里哗啦的,以至于当赵德昭收到消息,紧赶慢赶的跑过来的时候,整个白马寺都已经哭成一片了。

    就见孙悦站起身来,潇洒的整理衣冠和衣角,昂首阔步的走到了赵德昭面前深深一礼,平静地道:“孙悦擅杀国舅,实乃万死之罪,请大殿下,杀之,以全皇家颜面。”

    赵德昭脸都特么抽了,这事儿他其实来的路上就感觉有点诡异,尤其是现在见了孙悦这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更是万分确定其中有诈,如果有可能,他真想把人直接就地正法了拉倒。

    可是,孙悦好歹也是连灭四国的人物,差一点就当上枢密承旨了,况且人家都先天下之忧而忧了,真宰了这么号人物,名声还要不要了?

    所以赵德昭就算心里再不爽,今天这事儿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挤出一个特别平和的笑容,温和道:“孙兄不必如此,父亲想来仁厚,兴许能法外开恩也不一定,来啊,先将孙都监送去京城,等候父亲发落吧,记住,不可失礼,不可不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