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朗州来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跟赵光美和韩崇训打探他未来老婆的为人事迹和性格爱好,结果聊着聊着,发现自己这个老婆,实在是有点罄竹难书,于是他大方的请客到了丰乐楼,边吃边聊,结果聊了小半天,愣只是堪堪将她所谓的十二金花给聊完。

    所谓十二金花,就是慕容嫣现在的十二个侍女,每一个都是她救下来的苦命女子,每一个都代表着一段慕容嫣行侠仗义的故事,每一个都最少一条人命,这些故事如果孙悦当热闹听,一定会听的热血沸腾,对故事的主人公崇拜不已,但如果这故事的主角是他老婆的话么……

    六月似火骄阳天,却只觉得从骨头缝里往外冒冷气。

    “其实,对慕容嫣来说,十二金花这些事,对她来说都不是真正的大动作,因为她杀的毕竟大多都还是普通人,凭她爹的关系,人家都不敢拿她怎么样,但是这娘们彪起来,那是真缺心眼,最有名的一件事,她敢把李重进的儿子给阉了。”

    “李重进?”

    赵光美道:“你知道,李重进前朝的时候可是天下第一军人,地位比起我兄长都要高出一大截,不过他生性残忍弑杀,他的儿子有样学样,即使是在我们这些纨绔中,也是比较招人讨厌的,那次是他看上了一个小媳妇,新婚之夜去抢亲,凶性大发,杀了不少的人,柴官家那会对李重进也忌惮,朝中更没人敢管此事,这女人听说之后,居然敢去找人家决斗,要知道李重进那儿子可比我们大了五六岁那,当年慕容嫣才十一岁,那小子已经十六了,况且当年慕容伯伯不过是殿前都虞侯,虽说也是大将了吧,但与李重进相比几乎可以说是云泥之别,你猜怎么着?这女人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那小子给阉了!那可是李重进的嫡子啊!也是这件事,让她彻彻底底的成了开封将门子弟中的头,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反抗女王大人的统治了。”

    孙悦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道:“然后呢?李重进那么跋扈的人,他儿子被阉了居然会没点表示?”

    韩崇训道:“怎么可能呢,这事我知道,这事出了以后,慕容嫣单枪匹马的扛着那小子直接就去了侍卫司,直接扔到了李重进的面前,说明了前因后果跪地请死,求李重进不要牵连她的家人,直接把李重进给缸上去下不来了,他总不可能在军营里真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出手吧,毕竟他也得要脸,再加上她动手的时候其实还有点分寸,阉的时候只阉了一半,还给那小子剩了一个蛋,虽说以后可能会不太好使吧,但传宗接代还是没问题的,李重进也就忍了,再加上那会张永德跟李重进已经翻脸了,他就是想报复慕容延钊都找不到机会,这个哑巴亏居然生生就给咽下去了。”

    孙悦听的脸都绿了,趴在桌子上忍不住的锤自己大腿。

    “悦哥儿,你咋了?”

    孙悦苦笑道:“蛋疼。”

    赵光美安慰他道:“理解理解,你以后的日子啊,啧啧,可不好过喽,说真的,我们以前没少研究,什么样的男人能降服得了这女人,结果,实在是研究不出来啊,我们甚至觉得,这慕容嫣十之八九压根就不喜欢男人,怎么也没想到,这女人最后居然会落到你一个书生手里,啧啧,自求多福吧,想开点,至少她长得挺漂亮。”

    “长得漂亮有个球的用啊,我还连一个小妾都没有呢,还是黄花大小伙呢,我的人生啊,好不容易活在封建社会,给我来这么个玩意,还让不让人好好开后宫了啊!”

    赵光美和韩崇训听不太懂什么叫封建社会和后宫,但男人么,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对他都挺同情的,赵光美道:“要不我先送你俩小妾?凭咱们俩的关系,相中哪个你直接领走,趁着她还没进门,能提前收就多收几个吧,以后可能就真没机会了。”

    “不用了,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把小妾送来送去这种事,都是爹生娘养的,你以后也对人家好点。”

    “所以,你打算就这么着了?”

    “当然不,你那些高质量小妾都哪找的,咱们再去找几个去。”

    …………

    回到了家,孙悦无语的躺在床上,一边帮小蝶从小玩到大,一边思考人生。

    刚才他跟着赵光美和韩崇训一块,将他们俩熟悉的场子挨个扫了一遍,试了少说有百八十个姑娘,全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各种姿势和办法都试了,可发育这种事儿吧,真的是急不来,折腾了大半天,屁用没有,他一个小妾也没买。

    毕竟孙悦作为现代人,还是有一点朴素的新青年正能量价值观的,不能用的东西一般来说他都是不会买的,万一不好用这玩意又不带退货的。

    所以,自己这辈子可能真的没机会纳妾了?

    嗯,也不一定,万一慕容嫣能答应……个屁呀,听了一天这女魔王的故事,与其奢求她良心发现,不如盼望这女人是个拉拉的可能性大些啊,到时候好歹还能跟他各玩各的,回头哪个宠妾有儿子的话过继给她就权当嫡长子了。

    郁闷,无奈,闹心,不想活了,孙悦特伤心的钻进小蝶的怀里开始用洗面奶,感觉自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少爷可是心情不好?让妾给您煎一壶茶吧,南唐新贡的上好兔白,二大王特意拿给老爷的。”

    “好啊。”

    不一会,有下人来报:“少爷,老爷找您有事,让您去书房。”

    孙悦不耐烦道:“没看我这吃奶呢,啊呸,是吃茶呢么?不去。我现在都闲赋在家了还能有什么事。”

    “少爷啊,这事还少不了你,是薛侍郎派了使者过来了。”

    孙悦闻言也不敢再嬉皮笑脸了,连忙坐起来道:“薛居正终于派人来了?可是要跟我爹谈那朗州的事?”

    “是。”

    “快,帮我整理仪装。”

    朗州的事,简直都是孙悦的心病了,说真的,这么多天了,他有时候睡觉还能梦到战场上的冤魂索命呢,这事不办明白,他感觉自己得少活十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