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六十一章 苟利国家生死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别看大宋这些年来连灭四国,国力军力都增长的很快,但对大宋来说,那些都是顺其自然而已,从没想过会输,而且就算输了也没什么。

    只有契丹,才是大宋永远的生死大敌。

    而北汉,作为契丹在大宋西面钉下的一根钉子,对大宋来说自然就好像眼中沙一样的让人难受。

    虽然论国力,在柴荣的打击下北汉其实比周保全的湖-南可能都已经有所不如了,但啃起来却远比之前那四个加起来还要难,因为大宋除非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破城灭国,否则,契丹必倾举国之力来救,稍有延误,就会变成大宋与大辽之间的全面开战。

    对辽国来说,北汉是一块绝对不可以失守的屏障,一旦大宋北伐燕云,他们就随时可以从北汉借道直捣开封。

    有北汉在,大宋就绝不敢直取燕云,当然,柴荣那种bg一般的人物不算,事实上那次刘钧也确实给柴荣恶心的不轻,将当时的第一大将李重进直接拖在了腹心之处,平白浪费了一半战力。

    再加上晋阳城易守难攻,北汉人民骁勇善战,几乎绝无速下的可能,所以这北汉,就是一崩牙的铁蚕豆,又恰好种在了大宋的要害之处。

    所以冷不丁的听闻北汉有可能直接降,这怎么能不让人欣喜若狂呢。

    尤其是孙悦的目标,似乎并不仅仅是局限于北汉的时候。

    简略的说明了跟郭无为的几次沟通大略,确定了孙悦肯定不是通敌卖国之后,赵匡胤当场决定,让孙悦换上便服,马上住进皇宫,然后他对外宣称突然染病,只招赵普与赵光义两人入宫陪侍,关起门来四个人就开始讨论作战计划起来。

    当然,四人中赵光义就是个凑数的。

    除张千钧贴身伺候之外,天下再无几个人知道孙悦出狱了,更不知道他们成天关着门在聊啥。一二知情者对孙悦的恩宠倒是颇为羡慕,只是孙悦自己,却始终有口难言,因为他并不能真的将自己全部的计划跟赵匡胤说透,以至于赵匡胤和赵普听的也是云里雾里,感觉玄乎乎的,都倾向于选择直接抓紧把太原城拿下比较痛快。

    这可是把孙悦给急死了,因为在他的计划中,很多重要的前提都是建立在他自己的先知基础上的,而这些东西是没法解释的,比如,他很清楚辽帝耶律璟就快要死了,可人家如今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真要敢这么说他就不是智者而是神棍了。

    “看你的意思,是打算让朕去图谋契丹啊。”

    “是。臣恳请官家,让我赌这一把,臣是有六成把握的,若陛下不信,臣愿意立军令状。”

    赵匡胤闻言眉皱的更深,诧异道:“就你刚才的这些说法,我实在是看不出这六成胜算在何处,在我看来,能有三成都算是高了,更何况,才六成的胜算,你就敢立军令状?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苟以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以避之,若能重创辽国,一举收复燕云也未可知啊,就算是只有三成胜算,相比于区区北汉,难道还不值得一赌么?”

    说着,孙悦大踏步向前,激动的大礼参拜:“官家,臣求您了,让我试试吧,孙某一条性命不值许多银钱,然而此等天赐良机,错过了可就真的不会再有了。”

    说完之后,只见孙悦以头呛地,直磕出了一脑门的血,吓的赵匡胤都有点懵了。

    认识孙悦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么激动的时候。

    这也不怪孙悦激动,因为正如他所说,这是伐辽最好的时机,没有之一,错过了,他会责怪自己一辈子的。有时候人啊,不冲动一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无私。

    他布了这么大的局,废了这么大的劲,难道还真的只为了杀一个区区杜审肇?

    他是为了,这次大宋最棒的机会。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彼之英雄我之仇寇,那么反过来,彼之仇寇,何尝不也是我之英雄呢?

    辽国睡皇帝耶律璟,堪称辽国九帝中最昏庸的一个,比之刘鋹强恐怕也强不出多少,基本上昏君所应该具备的品质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这么些年后周也好大宋也罢,之所以在统一全国的过程中这么顺利,这么舒服,这位睡皇帝可以说是功不可没,柴荣北伐可以伐下小半个燕云,实则上也确实是有一点邀天之幸。

    这货简直就是赵匡胤最应该感谢的人。

    等到明年耶律贤登基并稳定住局势之后,大宋的日子恐怕也就不会这么好过了,大辽中兴,可不是说笑的。

    更可怕的是他的那个老婆,萧燕燕,这是放眼大中华历史的话,孙悦最敬佩的女人,没有之一。

    论阴谋诡计,她或许不如武则天,可要论治国,姓武的给她提鞋都不配,就是在这个女人手里,辽国几乎放下了民族歧视,汉人地位几乎与契丹人相同,并且创立了科举,真正收复了燕云民心,也真正将辽变成了一个完整,强大,稳定的政权。

    萧后时期的大辽,比之此时的大辽,强大了何止十倍。

    真到了那个时候,北伐?人家不打你就谢天谢地了。

    “苟以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而避之?好,说得好。真不愧是我大宋儒将,也罢,这么些年来你小子给我太多的惊喜,这次便信你一次,将此事全权交给你来负责,若败,我也不杀你,只是咱新账旧账一块算,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去岭南喂十年蚊子去,如何?”

    “臣,领旨。”

    一天以后,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命令开始从枢密院签发出去,震惊的朝野上下无不掉了下巴,命,昭义军节度使李继勋为河东前营都部署,领昭义军直伐晋阳城;枢密副使曹彬,率河东诸州兵马从潞州城和汾州城出兵两路配合李继勋。

    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快!

    这还不算完,同时赵匡胤下令,刚刚整编完成的开封控鹤军亦要在月余之内出征,领军者,大宋皇帝赵匡胤!

    他要御驾亲征!

    群臣都特么疯了,自开宋以来八年多了,哪一场大战赵匡胤不是准备准备再准备,准备到万无一失的时候再打的啊,怎么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突然就要打北汉了呢?而且打的还这么急?

    区区弹丸之地,怎么就突然想要御驾亲征了呢?

    况且,南汉新灭,南唐也还好端端的活着呢,说好的先南后北,先易后难呢?这种国策上的东西,说变就变,还特么能不能有一点原则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