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九十八章 熟夹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杨蓉见孙春明的神色不对,不由奇道:“这是为何?莫非是老爷猜到了她的幕后之人了?可是以老爷您今日在开封城中的面子,难道朝中谁还能逼迫于您么?”

    孙春明无奈道:“人家根本就不是冲着丰乐楼来的,她是冲着我来的,几月之内,必是要纳她做妾室的,如果没猜错,她背后的人应该是二大王。”

    “二大王?”

    “周亡宋立,但却是柴倒符不倒,可是府家的势力集中在河-北,若说她背后只是符家,肯定是罩不住她这么大的名头的,可是符后的六妹,如今不正是二大王的夫人么。”

    孙春明这么一说,杨蓉也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惊恐道:“二大王要在您身边插探子?这……他不是很信任您么?这是为何啊。”

    孙春明倒是看得挺开,笑道:“因为悦哥儿是赵普的徒弟啊,是正式拜了师,磕了头的,你看这拍卖会办的多好,这长得可都是大殿下的脸面,若你是二大王,你会不会多心?”

    杨蓉一时无言。

    “那……那该如何是好,他们两个打架,咱们在下边挤得难受,要不,您让二大王把悦哥儿调出枢密院呢?也算是表明态度了吧。”

    孙春明笑笑道:“我的儿子我了解,他不会离开枢密院的,我也不打算干扰他,就这样吧,挺好,二大王这不是还给我送了个大美女呢么,你就当实在分散投资便是,将来不管新官家是谁,咱们家总不至于饿死,就算吃不上三文鱼,至少也还能吃条鲤鱼填饱肚子。”

    “可是……”

    “好了,我心里有数,这几天没给二大王做出什么实事儿来,加上悦哥儿这办的这么好,二大王也就是心里有点慌罢了,放心吧,等过几天我这事儿做成了也就好了。”

    “唉,等你这事儿做成了,我怕悦哥儿又夹在中间了啊。”

    孙春明笑道:“想吃鱼就不能怕腥,官场上的事儿,哪有哪件事是容易的,又有几个人是不受委屈的?他既然选了这条路,对这些自然也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放心吧,我相信我儿子一定会比我想象中还要坚强。”

    …………

    还是在赵德昭的府上,还是烤肉配啤酒,孙悦笑着道:“殿下,此次拍卖功募集到善款七十万贯,比咱们想象中要高出一倍还多一些,有了这笔钱,淮南的灾民今年就好过多了。”

    赵德昭闻言志得意满,极其高兴,喝的舌头都有些大了道:“这可多亏了悦哥儿的妙策啊,若不是你帮着我,我估摸着我顶多也就能弄来个十万八万的,你可真是我的卧龙凤雏啊,哈哈哈哈。”

    孙悦闻言微微皱了皱眉,道:“殿下喝多了,还是慎言吧。”

    “没有没有,我是有些微醺,但要说醉,却还不至于,悦哥儿啊,这屋子里没别人,就你和我,还装特么什么大尾巴狼,我是父亲的嫡长子,今年已经一十有四,父亲正值春秋鼎盛少说还能在御极天下二十年吧?到时候我就三十四了,正是壮年,反倒是二叔,到时候怎么也得五十开外了吧?是,我知道国赖长君,才能避免后周之覆辙,可三十多岁,总不是小孩子了吧,你说,这天下哪有家业不传儿子而传弟弟的道理?”

    孙悦沉默,这赵德昭突然间跟自己表白心计,一副心腹的口吻,这是要干什么?想就此将自己收入囊中?还是别有所图?

    “悦!我身边,最聪明的人就是你了,今日我也不避讳什么,我就是想要那个位置,我就是想当太子,你,何以教我?”

    孙悦闻言心中暗起不满,这赵德昭,心思实在是浅了点,喝点哔酒已经有点失态了,况且自己刚给你办了这么大的事,满城的勋贵大佬都几乎是以一种后不要脸的方式要来了心头好拿去上拍,你不说先赏赐一番表表你的诚意,上来就借着酒劲问策,这是几个意思?

    咱好歹也是个神童,这么急着就往自己兜里装么?

    当然,孙悦也可以将其理解成是赵德昭的一次试探,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跟他一条船走到黑,可是,这是不是也太早了点?

    因此孙悦也不避讳什么,直接道“殿下现在说这个,时机上还是不太合适,不如等您年岁长一些,到时再谈及此事吧。”

    赵德昭闻言笑容慢慢敛去,颇有些不悦地道:“那我这几年难道就什么都不做了么?”

    “只需要如现在这般,告诉官家和百官,您聪慧就好,朝堂上的事,有我师父赵相在遏制二大王,您只要静观其变就好。”

    赵德昭闻言笑意酒意全无,直勾勾地盯着孙悦,好半天才突然笑道:“明白明白,我就是瞎问问而已,悦哥儿不用介意,来,喝酒。”

    孙悦只好苦笑着跟他干了一杯,刚放下酒杯,赵光美就姗姗来迟,他和赵德昭纷纷笑着打了招呼邀他坐下,罚他三杯,正乐呵着呢,赵德昭却突然问道:“悦哥儿以为,我和二叔谁的希望大些”。

    孙悦一懵,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这特么你跟赵光义谁能上完全取决于你爹能活多长,你这话让我怎么说?尤其是还是当着赵光美的面!

    赵光美也愣了,好大一口酒好悬没直接进鼻子里呛着他,这特么什么情况?我就是过来喝个酒,你们居然在聊这么重口的话题?悦哥儿已经完全投靠了?不对呀,就算是投靠了这话也没理由当着我的面说啊!

    赵光美今年也已经十五了,早就不是几年前啥也不懂的纨绔了,他很清楚赵德昭交好自己的目的,只是他身份特殊向来懒得去真的参与这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纯粹当他们是二哥和大侄子在相处。

    但你这么来一句,岂不是把我也要给装进去?这是喝多了?一时间,赵光美条件反射似的就看向了孙悦,看得孙悦心里咯噔一声。

    这是试探赵光美,同时也是在逼迫自己表态。

    咱平心而言,赵光美对他们俩谁上一点意见都没有,毕竟谁上去他都是王爷,不管是皇帝的弟弟还是皇帝的叔叔貌似都不错,不过真要说倾向的话,他恐怕还要更倾向于赵光义一些,毕竟二哥相对比侄子还是要亲近一些的,此时又没有什么金匮之盟出来,他也想不到未来有一天他二哥会杀他,再说如果是赵光义早死,也特么传弟呢?

    看见赵光美的反应,赵德昭心里也是以喜,这孙悦对赵光美的影响,恐怕比自己原本想的还大,若真能拉孙悦上马,很有可能便是将小叔也给拉上了呀!想到此,不由万分期盼地盯着孙悦看。

    孙悦却是已经心生不满,低头道:“殿下醉了,三大王,咱们扶殿下先回屋歇息去吧。”

    赵光美点了点头,暗暗松了口气,赵德昭却是脸色瞬间就有些不好看了。

    “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好了好了,我不胜酒力,这就回屋歇着去了,悦哥儿,我这有一首乌,一会别忘了给令尊大人带去,补补身子,也谢谢他今日借出丰乐楼之恩情,孙家双杰尽是国士,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哈哈哈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