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封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第二天差不多正午的时候,之前被‘吓退’的宋军,自然也就调转了个回马枪,又重新出现在了晋阳城中。

    事实上他们压根就没走多远,毕竟对杨业和他儿子他们其实还是不太拿得准的。

    郭无为亲自压着被五花大绑的刘继元,以及大辽两位大王的尸首,出城十余里迎接大宋天子。

    如果,那片被水泡的都快烂掉的废墟还称得上是城的话。

    比较有意思的是,杨业非得让杨延昭把他也给绑了,当做罪臣听候发落,自欺欺人人的非说投宋的是杨延昭而不是自己,对此,赵匡胤自然是哈哈大笑的将他搀了起来,并非常诚恳的表示他能掉过头来给自己效力。

    这世上最了解你能耐的永远都不是你朋友,而是你的敌人,他亲征这段时日可是没少吃杨业的苦头,大宋的几大将领对他的能力都还是比较服气的,也不等他多说什么,向来大大咧咧的党进就直接拽着他喝酒去了。

    这一对冤家,几天前还打生打死的,现在阵营这么一换,几天的功夫就处成了知己。

    赵匡胤一直以来的仁义自然也不是假的,马上便安排宋军疏通河道,排水救民,淹死的那些就没办法了,没淹死的那些直接就从军粮中分配一定的口粮,并免了晋地的两年税赋。

    毕竟,水这么一冲,粮食就全都没了,连明年的粮食也都给冲没了。

    除此之外,他还封了郭无为做了宣徽南院使,楚国公,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价码,并额外,将武当山也封给了他,顺便封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并答应他,等收复了南唐,就让他主持修建武当山。

    这算是赵匡胤本人的投桃报李,因为郭无为最开始的出身就是武当的道士,说实在的一个道士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反正武当山现在还在南唐的境内呢,封着玩呗。

    刘继元,他倒是也没杀,帝王收集癖么,封了个千牛卫大将军,就扔去给刘鋹他们作伴了,说起来,这几个货凑到一块可以打麻将了。

    杨业既然坚持自己不是贰臣,赵匡胤也就没难为他,事实上他对这榆木脑袋也是有点来气,却封了杨延昭为虎捷军指挥使。

    其余北汉旧臣中,郭无为这一派投宋比较积极的,在这次战争中出了力的,也都各有封赏。

    接下来就是此战第一功,孙悦了。

    赵匡胤倒是也不见外,把孙悦叫进他的大帐,用一种几乎是搞基的目光看着他,瞅的孙悦直难受。

    要知道赵匡胤在军营里是非常放飞自我的,平日里上朝下朝他作为皇帝必须得有个端庄肃穆的样子,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性,这货本质上就是一粗人。

    所以现在,因为天热的关系他跟个地痞无赖似的特随意的往大椅子上一仰,光着膀子翘着腿,手拿一瓶烈酒特美的一口一口喝着,下身也只穿了一条大号的鼻裤,跟个老流氓差不了多少,脚还一抖一抖的,看得孙悦不自觉的就菊花一紧。

    只见赵匡胤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一处空地方道:“过来,坐。”

    “啊?臣……臣站着就行,站着就挺好。”

    “不行,今天特殊,你可是我大宋的头号功臣,这又不是在开封,顾虑什么,过来,坐。”

    孙悦都快哭了,特别无奈地道:“真不用了,官家您别这样,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真受不起您这恩宠。”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墨迹呢,朕命令你,过来,坐着。”

    孙悦无奈,只好半是忐忑半是委屈的溜溜过来,在赵匡胤身边小心翼翼的做了三分之一的屁股。

    却见赵匡胤猛地伸出他那黑黑的大手在孙悦的肩膀上一拍,拍的孙悦好悬没坐地上去,然后哈哈大笑道“好孩子啊,好孩子,你怎么总是给我惊喜呢,说真的我这辈子论打仗,谁都没服过,当年柴荣给我五千兵马教我去打十万人驻守的滁州,我也没怂过,但今天,我特娘的是真服你了,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果然是世有大年,不在多服补药,天生名将,不必多读兵书。”

    说着,赵匡胤还借着酒劲一个劲的捏孙悦的小嫩脸,可能是那这当橡皮泥了,捏的孙悦疼的都快掉眼泪了,也不敢多说什么。

    “因缘际会而已,臣今年才多大的年纪,莫说跟官家相比了,就是比之军中前辈,也还差的远呢,运气,真的都是运气。”

    孙悦很确定他说的都是实话,他战略玩的好,不过是仗着优秀的眼光和先知作弊而已,玩战术,都不用跟那些宿将去比,他老婆慕容嫣都能玩死他。

    可是,他这真话,谁他娘的还能信呢。

    就见赵匡胤搂孙悦跟搂着儿子似的,哈哈大笑道:“我跟你说,过分谦虚,那可就是虚伪了,这次你立的功劳太大了,说,想要什么啊?”

    孙悦只好道:“全凭官家做主就好。”

    心想,我特么倒是想要个枢密使,你能给我么?

    官当到他这份上,想升职光靠功劳是肯定不行的了,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他看得上的官一共就那么几个了,枢密副使、枢密承旨、宣徽南院使,再往上,那就是三大宰相了,除非他愿意离开枢密院系统去六部或政事堂,否则别的职位也配不上他。

    这几个职位当然是都有人了的,挤下去谁,都不太好。

    “嗯……这次你虽然立下了大功,但毕竟你杀了我舅舅,要不咱就功过相抵,不赏不罚吧,如何?”

    “啊?”

    孙悦脸都黑了。

    “哈哈哈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不过说真的,朝廷里目前确实是没有你合适的位子了,你说……你想不想,当节度使。”

    孙悦脑子嗡的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节度使,虽然自有宋以来地位一天比一天低,可依然是武人的最高荣誉,况且有没有实权也看地方,比如符彦卿之前那个天雄军节度使,这特么给个宰相也不换啊,孙悦又不是要退休养老,他持节的话肯定得持个重镇的。

    “我?当节度使?我才多大啊,就让我持节?您该不是想让我持节……云州吧!干不了干不了,我真不是这块料,误了军国大事,那就百死难赎其罪了,这样的重任,您还是交给韩帅,崔帅,或是党帅他们吧,我这小肩膀会被压垮的。”

    燕云十六州的云,其实就是大同,换句话说,就是雁门关,如今北汉已经灭了,云州是无论如何也要趁此天赐良机收回来的,这地理位置可真不是开玩笑的,让他一个小娃娃持节这地方,孙悦真怀疑赵匡胤是不是喝多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再说,他也真不敢,自己什么水平自己心里有数,这是稍微一个疏忽就要国难当头的要害所在,他是真没这本事。

    当然,还是那句话,如今他这大实话除了他自己之外,已经没人信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