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九十七章 花魁刘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出了门,孙悦捧着羊首壶狠狠的亲了一口,这大宝贝,少说也得卖他个两万贯吧。

    这笔钱当然不是要沈义伦自己来出,否则他也不可能把这东西给‘借’出来,那些被他化缘的官员们也都明白其中的猫腻,这些东西啊,怎么出去的一定会怎么回来。

    就说这羊首壶,到时候不管拍出怎样的天价来,明面上的捐赠人都会是沈义伦,这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一件好事,要知道宋朝的这些文官都是极重名声的,而到时候那个花了大价钱的人,一定会恭恭敬敬地将东西给他送回来,而沈义伦呢,也就欠了这个人的人情。

    几万贯买沈义伦一个人情值不值得?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绝大多数人肯定会觉得有病,但对有些人来说肯定就是千值万值了。

    同理,这种事儿他们也得干,赵普所捐赠的倪宽传赞和赵光义所捐赠的青铜神兽,不管最后炒到什么价,哪怕是十万贯二十万贯,他们家都会将之买下来再物归原主。

    之所以费了这么大劲,饶了这么大一圈,孙悦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首先这样一来整个拍卖的数据会很好看,赵德昭脸上会很有光,其次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下面的那些官吏再伸手的时候总会犹豫一些。

    慈善腐败,这是哪个王朝都避免不了的事情,十成的钱粮落到灾民手上能剩下五成就可以算是吏治清明了,就算是二十一世纪也曾出过某美美事件,但如果这次的捐赠全是朝中大佬们的私产,那到了下面之后,敢动的也许就不多了,而且这些大佬们也许也会更用心看顾着点,哪怕是能多一贯钱直接落到灾民手里,他做的这些也就值了。

    除了这些之外,赵光美还帮他将全开封的花魁全都笼到一块来了,俨然办了个大型文艺现场似的,这地点那就只能放在丰乐楼了,因为地方实在有限,所以开场前索性将桌椅板凳都撤了,搞成站着吃自助餐的那种形式,就为了到时候能多站几个人。

    没办法,全城大佬到时候都会去,毕竟都捐了东西的,哪怕是过去混个脸熟也是好的,甚至于这天的请柬都成了抢手货,不少人都专门花钱在收,据说市面上都炒到六百多贯一张了,那还买不着。

    宴会当天,就连这二年渐渐已经不再出现的杨蓉也出来露了一面,并捐赠了一条他亲手刺绣的帕子,最后卖出了两千贯的天价,嗯,是孙春明自己买的。

    相比之下,当年另一位和她齐名的花魁刘欣,风头就出得很大了,又是歌舞又是抚琴,又是捐赠自己的金银首饰又是捐赠曾经穿过的贴身衣物,却也是活跃气氛的一把好手。

    这些年来,刘欣随着年龄渐长,如今也已经二十有四了,于她们这等女子来说,渐渐的已经从当初杨蓉退隐之后的艳压群芳,变成了力不从心,好几个后起之秀势头都不比她弱,因此谁都知道,这女人该要嫁人了。

    若不趁着现在名气还大赶紧嫁了,将来再嫁的话肯定会越来越卖不出价的,也正是因此,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破烂,还真卖了小一万贯,本来就是找她来活跃气氛的,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收获。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刘欣在表演完全部的演出之后,既没有先去谢过那些花重金买下她东西的‘善’人,也没有去找之前与他有过交情的恩客,而是径直地去找杨蓉嘀嘀咕咕去了。

    这就不免有些奇怪了,要知道以前她和杨蓉是对手关系,见了面虽然不至于打起来,但互相针对总是免不了的,杨蓉接了丰乐楼这一摊之后跟她更是直接断了来往,这让众人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不过很快也就顾不上她了,因为展台上,沈义伦的羊首壶已经拍上了,几乎是一个晃神的功夫就喊上了一万贯以上的高价。

    毕竟他们都是来拍马屁的,傻子才会在这个场合对一个女人浪费时间精力。

    后院。孙春明看着杨蓉和这个花魁刘欣,一脑门子的懵逼。

    “姑娘打算入股我这丰乐楼?”

    “红尘中的可怜之人,只求老来有个安身之所而已,我听说丰乐楼又要再起三座高楼,楼中的女子也有些不够了,妾身边这些女子跟了我也有许多年了,正要借此给她们安排个出身,还请孙郎怜惜。”

    丰乐楼这几年一直都在扩建,所以院子里的姑娘确实是越来越捉襟见肘了,毕竟他这是全大宋消费最高的地方,姑娘也讲究个宁缺毋滥,加上孙家父子并不喜欢跟女子签卖身契,更不干买卖人口之事,所以这确实已经成了制约丰乐楼发展的头号问题。

    而且杨蓉这二年来抛头露面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孙春明坚持不娶妻,杨蓉在他们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颇有了一些贵妇之气,这刘欣若是能来顶替杨蓉,于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件大好事。

    只是这种事毕竟不可能在仓促之间决定,今天二者之间也就是互相透个意思,事后肯定还是要再谈的,只是临走之前那刘欣冲着孙春明饱含风情的一瞥,和桌子底下偷偷伸出去的小脚,都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等到人走了,杨蓉不由皱眉道:“老爷可是想要答应她?”

    “怎么,吃醋了?”

    “妾哪有资格吃醋,只是此事在妾看来,着实有些诡异,此时不比妾身那会,她便是加入进来怕是也得不到多少的份子,于老爷和妾身此前又没什么交情,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想到此节呢?再说据我所知,这开封城中追求她的公子王孙也并不在少数,这般主动的贴将上来,会不会……有诈?”

    孙春明的神色也颇有些郑重,他才不认为自己的魅力能大到让一个花魁主动凑过来倒贴呢,想了想道:“你知不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

    在开封城,想要做这般一等的女子背后必然是要有靠山的,毕竟客人的素质还没到后来宋朝的时候,没根没底的大美女,随便来个富二代官二代就给硬上了,什么特么的卖艺不卖山,玩完不给钱不就不算卖了么?

    所以这刘欣背后之人必然也不会是什么一般二般的人物,如那杨蓉当年身后不就站着魏仁浦么。

    杨蓉道:“前朝之时,是符后,她原来是后汉李守贞他们家的人,因符后入宫前曾先嫁给李守贞的儿子李崇训,所以有一分香火之情,不过入宋以后,我就不晓得了。”

    孙春明想了一会,突然间苦笑不已,良久才叹息道:“我晓得了,这事儿咱们没得选,你去跟她谈吧,不管她说什么,咱们都答应便是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