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八十三章 屁股决定脑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折腾了半宿,宫里来的女红高手终于将曹婉身上的伤口缝完了。为此,孙春明还特意给这个女红师父包了一个特大的红包。

    其实这伤口不大,干脆利索点的护士也就几分钟的事儿,但奈何人家这女红师父胆子小啊,人家只缝过衣服又没缝过人,这一宿,光是猪肉就废了七八块来给他练手,结果一到了真章还是抖,鬼知道这一宿是怎么过来的。

    要不是三度伤口需要先缝肉再缝筋最后缝皮,操作需要比较细致,孙悦真想把他给踢回去。

    而曹婉,折腾了这一宿之后算是彻底的废了,之前生孩子的时候因为宫缩的疼痛掩盖,并不觉得切开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会缝针的时候却嗷嗷叫唤,要不是因为实在没有体力,估计她能把房顶给吼开。

    孙悦还检查了一下,基本上比较顺利,只要短期之内别太使劲,伤口彻底恢复之前也不要同房,几个月之后又是一条女汉子。

    看着曹婉沉沉的睡去,除了她的丫鬟留下来伺候之外,其余人全都离开,稀罕孩子去了。

    要不怎么说女人难呢,人类因直立行走带来方便与进化的同时,骨盆变小所引发的副作用全都转嫁到了女人身上,结果孩子娘刚从鬼门关前捡了一条命来,转脸全家人就都跑去看孩子去了。

    小东西此时已经不哭了,这孩子没心没肺的把全家都折腾了个半死,自己却睡了个香甜,让人又气又恨,却拿他没什么办法,老曹乐的跟个二货似的,非得说着孩子长得像爹,长大了肯定是个风靡万千少女的俊俏郎君,众人也纷纷应承,其实这么大点的孩子长的都差不多,根本就分不出谁是谁,用哪支眼睛都看不出帅来。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这大半宿折腾下来,大家心里都不怎么平静,一时半刻的也没人睡得着,索性就从酒窖里取了酒,各自喝着,孙悦已经两年多没见到吕蒙正了,之前几天一直忙活着伺候曹婉,哥俩也还真没一块喝顿酒唠唠。

    二人便在院子中的石桌上坐下,由小蝶拿了一炉冰片点上熏香,一来舒缓神经,二来也顺便帮他们驱一下晚上的蚊虫,取了一坛陈年的葡萄酿,两个琉璃夜光杯,借着浓墨的夜和皎洁的月,伴着蝉鸣虫叫,对酌而饮,取了冰块叮叮当的扔在里面,喝一口只觉得透心的凉爽,再让徐徐的晚风一吹,霎时间整个人就放松了不少。

    “什么时候走?”

    “怎么也得待一个月,等婉儿坐完月子之后啊,只是苦了这孩子,暂时不能给他个名分,这事儿怪我,唉,婉儿和孩子,还得在家里住上一年多。”

    孙悦笑道:“孝期不同房,本也没几个人真守得住,何况你跟你爹关系又一般,又赶上新婚燕尔,忍不住擦枪走火这很正常,事实上我一直都觉得,守孝期间不许同房这条规矩挺扯淡的,也不知是谁特娘的定的,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错过了好时候要不出来算谁的?没事儿,理解你。”

    说着,孙悦跟吕蒙正喝了一杯。

    说起来吕蒙正这两年多以来过的也挺苦哔的,封建社会的守孝之礼其实本身有着非常大的不合理,不许吃肉不许喝酒不许同房睡觉不许参与任何娱乐活动,这特么是青春期刚过完的小伙子,真要是严格遵守,那不是要把人给憋疯么?

    要是给他娘守孝也就罢了,以吕蒙正的人品可能还真会甘之如饴的遵守这些规矩,但他那个爹跟他几乎都是半个仇人了,换了是谁也受不了啊,这不,给倒上酒喝的不也挺快的么。

    “这大半年阿姊没陪在你身边,没纳个妾?”

    吕蒙正的脸刷的就红了,赶忙道:“别瞎说别瞎说,你阿姊跟她那后娘一个模子,这话要是让她听着,非打死我不可。”

    “哦对,你守孝不能纳妾,那就没个相好的?”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大家兄弟一场,不要害我啊你。”

    “啧,兄弟一场,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都是男人,我懂的,懂的,你放心,这事儿我肯定站在你这边啊,实不相瞒,我也快订婚了,咱大老爷们玩俩姑娘怎么了?哪能让她们这帮女人给制住?”

    “我……可是我真没有啊,真的,我这好歹也是守孝啊,你相信我。”

    “啧,真没劲,兄弟一场,居然不跟我说实话,你这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凭你的条件模样才学,那大姑娘小媳妇还不乌央乌央的往身上扑,莫非你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一直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可不信,呵呵,还说是兄弟,居然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心寒,心寒啊。”

    “我……其实有一个,不过是个风尘女子,她说她仰慕我的才学,所以……”

    孙悦一拍桌子大怒道:“好你个吕蒙正啊,看你人模人样的,你居然也会找姘头了,我阿姊为了给你们吕家传宗接代,命都好悬搭进去了,你居然敢背着他在外边偷腥?看打!”

    说着,孙悦咣的一脚就把吕蒙正给踹地上去了。

    “什么情况?你怎么还翻脸不认人啊,说好的兄弟情谊呢?”

    “谁跟你兄弟情谊,我现在不是你兄弟,而是你小舅子,怎么着?你莫不是还想给那个姘头赎身,娶回家去不成?今天,我就要替我阿姊出气,教训你这个负心汉,受死吧!”

    说着,孙悦使出了必胜绝学,夏姬八打,打得吕蒙正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这人啊,永远都是屁股决定脑袋,当他站在男人的立场时,一想到自己未来老婆可能会不让自己纳妾,气的浑身都在冒烟,可一换到小舅子立场上,听说姐夫居然敢偷腥,这简直就要气的爆炸了。

    直到吕蒙正被揍了个嘴歪眼斜,不但不敢还手,这可怜孩子还得求他千万保密,不要跟曹婉说这事儿,嗯,这当小舅子的感觉,果然很爽。

    他也不想想,他自己未来可是有十一个大舅子的,这慕容延钊可比那杨业能生多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